img

「伊帥,我一個人仙境不合適吧!」姜陽連忙推辭道。

2021 年 11 月 19 日

「你在懷疑本帥的眼光嗎?本帥說你行,你就行!」根本不給姜陽推辭辯駁的機會,這位伊大帥就這樣定了下來!

(本章完)

(); 「那麼我們繼續吧,小少年你有沒有什麼疑惑,我可以為你解答。」

周圍的妖獸看著紅狐,他們中大多數人一直以來都認為紅狐只是在強大妖獸身邊賣弄風騷來博取資源地位,沒想到紅狐自身實力竟然這麼強。

「你們說的黑暗暴亂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人類記憶中沒有這件事。」

聽著紅狐的詢問陸沉有點懵,在封天城的記憶中並沒有眼前妖獸所說的這段黑暗暴亂,但是在封天城的記憶中確實有過修行界的衰敗期,他現在也弄不清要相信誰。

陸沉向風龍傳音:「風龍,你之前聽說過黑暗暴亂嗎。」

「我只是純粹的風元素凝聚而成的,對於這些秘密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我知道到妖獸對於歷史的記錄是通過血脈傳承來來實現的,但是對於血脈傳承的秘密每個妖獸都有共識,就算是死亡也不會透露給他人的。而人類傳承只有文字、書籍或者固影石,這些傳承會在時間中被磨滅乾淨。」

「他們之前對這些回憶都是是為禁忌,不知道今天為何會對你說出來。」

風龍的話音中斷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我記得獸王大人曾經在尋找妖獸時發現過上古時代殘存的古籍,上面記錄的文字、修行方式和現在的完全不同,而且修行的威力遠比現在強大,在這之後這群妖獸才找上獸王大人,好像和獸王大人達成了什麼協議。」

陸沉:「風龍我現在也不知道干怎麼辦,我想先聽聽這個秘密是什麼,再去想該怎麼做。」

陸沉剛說完,身體好像被一種天池內的特殊力量控制,手上握著混元巨劍走到眾人中間,將混元巨劍揮舞一圈插在地上。

「先天已成,我即陰陽。」陸沉腳踝處的神通光芒閃現。

陸沉左腳向前踏出一步,青皇神樹虛影在在身邊生成,這是之前的面孔給陸沉賦予的神通,他只是按照心中的想法使用出來。

陸沉的身體慢慢消散,融入小世界中。

先天八卦圖散發戰藍色光以青皇神樹為中心散發開來,一隻火紅色的鳳鳥在樹頂盤旋。

陸沉實力有限,先天八卦圖只擴張到十丈距離。

山川、河流、天空在青皇神樹下自然生成,一個虛擬小世界逐漸生將成將眾人含括在內。

「這……這幅畫面。」白澤突然跪倒在地,看著前方的陸沉:「我沒有看錯,就是這幅畫面,我已經找了整整三萬年了,他就是那個能帶我找回上古時代的人。」

眼前的畫面與他在三萬年前使出的第一個預測法術所產生的畫面萬全重疊,就是這個預測法術告訴他這個人可以找回失落的上古時代。

白澤已經找了整整三萬年,他完全沒想到時以這樣的形式見到,更沒想到畫面中的人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

「白澤,這是怎麼回事。」夔牛從青皇神樹上摘下一片葉子:「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白澤站起身,看著和青皇神樹:「對,這就是一個新世界的雛形,我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陸沉就是那個帶領我們尋回上古時代的人。」

「這是什麼,烙印?我的身體被束縛了。」夔牛手中的葉子飛起化作小型烙印飛入夔牛身體內。

就在這時青皇神樹又落下17片葉子,全部化作烙印融入剩下的妖獸體內。

黃金巨龍伸出龍爪,眼神顫動接住樹葉:「對,這是是烙印也是祝福,是天地對於修行者的祝福,我們是這個世界的先行者,我現在也已經可以確認陸沉就是那個人。」

白澤盯著黃金巨龍的的龍爪,眼中閃過白色奇異光芒,似乎看出了什麼。

「砰……」

陸沉靈氣用盡摔倒在地,小世界突然崩潰,眾人回到獸王府第三層。

吞天鼠:「我們回來了?烙印還在,我們真的是新世界的先行者?」

「確實還在,從今日起我夔牛願稱他為王。」夔牛感受著眉心新出現的烙印,其中有一種巨大的束縛,似乎也帶給夔牛一些微妙的變化。

……

……

「呼……我這是在哪。」

陸沉清醒過來,看到自己正躺在中間龍椅上,周圍圍著一群人,眼睛直直盯著自己。

「王,你醒了?」紅狐上前將陸沉扶起。

陸沉:「怎麼回事?我怎麼了。」

風龍:「小陸兒,他們已經稱你為王了,你身上的秘密可是有點多呀,竟然已經生成小世界的雛形。」

「什麼意思?我不太懂?」

陸沉心中很疑惑,他剛將混元巨劍插在地上醒來就被眾人稱王。

「剩下的你問他們吧,他們願意將一切都告訴你,我必須要需要休息一下,等你要進入下一層時在喚醒我。」說著控制著混元巨劍回到陸沉身體內開始休息。

風龍已經變成器靈對這些秘密的渴求度並不大,再加之最近消耗的本源太多已經支撐不住。

「王,你有什麼要問的嗎?我們都可以為你解答。」白澤看到陸沉氣息已經平穩,上前詢問。

「我想知道你們所說的黑暗暴亂是什麼意思,還有上古時代又是什麼意思。」

「王,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等我們釋放出還原術你就會知曉一切的原因。」

白澤帶著陸沉來到之前準備好的大型陣法前,黃金巨龍等人之前就在這裡等候著。

「王,你來了。」黃金巨龍上前扶住陸沉。

此時的黃金巨龍得到祝福烙印,早已經將黃金巨龍一族復甦的希望寄托在了陸沉身上。

黃金巨龍:「白澤,快開始吧。」

場中的18個人全部化成妖獸本體,將白澤圍繞在中間。

黃金巨龍、九轉吞天鼠、九尾紅狐、夔牛、四翼熟湖……每一隻放到外界都能夠成為一方天地的首領。

白澤:「王,我們開始了,你仔細看好了。」

白澤率先將體內的精血噴在提前刻畫好陣法中心上,周圍妖獸同時將精血滴在陣法外圍,血液隨著陣法線條慢慢布滿整個陣法。

「乾坤借勢,術法回天,陣起。」

白澤念動口訣,一陣煙霧從陣法中生起,在陸沉面前形成一座虛擬景象。

陸沉盯著眼前的虛擬景象:「這是什麼?我的心中好像有點觸動。」

「王,你好好看著其中的變化,這就是我們妖獸血脈中的秘密。」

……

……

虛擬景象中一片虛無混沌,唯一的光點只是一顆漂浮在混沌中心的巨樹。

陸沉看著虛擬景象中的內容,他能感覺到虛擬景象中的時間快速流動。

參天巨樹上樹枝樹葉一枯一榮,十萬個春夏秋冬過去,枝葉紛紛颯颯落滿地面化做地面,最終在樹榦上留下五個花朵。

慢慢的巨樹上樹枝樹葉繼續開始一枯一榮,又是十萬個春夏秋冬過去,樹頂和樹低的高度已經有三千萬丈,枝葉紛紛颯颯落滿地面,樹榦上留下五個果實。

樹枝變成萬丈連綿的山脈,樹葉覆蓋地面變成各類靈植藥草,快速生長。

虛擬景象中又是十萬個春夏秋冬過去,這一次樹榦上的2個果實落到地上。

東方果實率先落到地上,果實裂開從中出現一人類妖獸生物,行為中充滿著智慧,迅速佔據整個東方、北方開始採摘藥草,催生植物,修建房屋。

南方果實落下地面,從中出現一隻的巨大火鳳妖獸,向南方翱翔萬里又向西遨遊萬里,重新飛回巨樹上開始沉眠,等待剩餘果實繼續落下。

這兩種妖獸並不知曉他們在這片混沌中應該做什麼,只能每天重複這一種生活。

十萬年後,第三枚果實附帶陰寒氣息從北方落下,一條人面蛇身的妖獸從中出現,天地開始一明一暗變化被燭龍控制。

人類、火鳳、燭龍開始為了地盤爭鬥,地面開始傾倒出現裂痕,火焰覆蓋地表,植被焚毀。

又是十萬年後西方的果實落下,一團被虛無覆蓋的生物出現,附帶著雷霆雨露流淌在地面裂縫中,加入三種妖獸的戰鬥中。

四隻妖獸並沒有特殊的技巧,只是依靠著身體本能不斷爭鬥,從中身體中生成自己的同族生靈,組成部落種族。

四隻妖獸盯著巨樹上的最後一個果實,他們都想得到這顆果實用來爭奪自己的地盤。

「砰……」

十萬年後,最後一顆果實炸裂,一把巨劍從中飛出。

四類妖獸同時飛上天空想要搶奪這把巨劍。

人類妖獸距離巨劍最近,率先拿到巨劍。

轉身一劍劈在火鳳翅膀上將火鳳擊飛,火鳳血液落到南方地上,一部分化成熊熊火焰,一部分化成各種妖獸。

虛無生物趁機背後偷襲,雷電劈在人類妖獸身上,將巨劍搶下轉身劈在燭龍頭上,將燭龍龍雙眼劈下。

人類精血灑在大地上,血液中生成各種人類生物。

燭龍雙眼落在通天巨樹下,剛好生成一道黑白陰陽圖,天地間的黑暗變化更加明顯有序。

此時四隻妖獸只有虛無生物沒有受傷最輕。

人類妖獸、火鳳、燭龍聯合起來,依靠純肉體力量快速攻向虛無生物。 第二天一早,在佈置了一番的酒店會議室里,攝製組擺好了設備,導演組也到齊,六名成員蹦蹦跳跳進來。

愛喝酒的路金眼睛有點腫,被楊錦抓着取笑腎功能不好,路金反唇相譏,說他虛胖黑眼圈,腎虛更嚴重。

演技加硬搞,六個人熟練的嬉笑打鬧差不多二十分鐘。

導演盤算著素材夠了,開始介紹本期嘉賓。

前面五位都是女嘉賓,穿的衣服明顯能看出來,是一一對應五位男成員的。

等衛青池進門,男成員們從歡迎女嘉賓的雀躍,變成了壞笑的「哦~」。

邊拍手還邊朝林瀟壞笑。

他穿的衣服跟林瀟的是一樣的。

「吶,大家歡迎青池。」

「歡迎~」

「明顯拉高了這裏男生的顏值。」

「還有身高。」

「瀟瀟?瀟瀟!青池一來,你就『目無餘子』是吧。」

衛青池一邊回應成員們一邊朝林瀟小跑,至於五位新來的女嘉賓,他也分別點點頭,說你好。

林瀟抬頭看他:「昨晚是不是沒睡好?」

衛青池微微側着腦袋:「有點認床。」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