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以血族對你們的仇恨,他們強大起來,怕是要滅了你們狼人。」

2022 年 1 月 20 日

阿古巴聲音再度響起,這次已經有了怒意:「麥克斯閣下,你這是在威脅我們戰牙部落,威脅我們狼人嗎?」

麥克斯微微欠身,笑道:「完全沒有這個意思,我單純的想要你們幫忙。」

阿古巴沒有再說話,似乎在猶豫,在權衡利弊。

金剛狼見長老遲遲沒有說話,他忍不住了,站出來大聲的道:「長老,答應他的請求吧。」

「比利是我朋友,他被人類殺害了,我要出山,親自宰了那個叫陳寧的傢伙,給比利報仇。」

良久,阿古巴聲音再度響起,帶着點嘆息:「麥克斯閣下,我答應你的請求,派遣金剛狼去協助你斬殺華夏戰神陳寧。」

「但是記住,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麥克斯聞言面露喜色,對着遠處大山,微微躬身行禮,笑道:「多謝。」 「當年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

「這個世界上,紙是包不住火的,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藏一輩子,我讓你做的事情,你辦得到嗎?如果辦不到,我也不會求你。」

路一鳴立刻緊張的回答道:「當然辦得到,只要是你想讓我辦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的,不僅僅是因為我欠你的,還是因為你是我的妹妹。」

除了露露和辰辰之外,她已經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親情溫暖,這麼多年來也習慣了,沒有親情的感覺。

突然之間,路一鳴對她說這麼多煽情的話,反倒是讓她覺得不太適應。

如果是在五六年前,他說這番話的時候,她心裡一定會非常感動的,可是現在除了厭惡,大概就只有厭惡吧。

「那我先掛了。」

路一鳴立刻叫住了路棉心。

「棉棉,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可是,路棉心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她不想再聽他說那些所謂深情的話,和那些廢話,她快速的把手機掛斷了,一點兒都不想再聽到路一鳴的聲音。

如果不是因為當年他的自私,她怎麼會過得那麼痛苦?

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現在不是說幾句話,就可以彌補得了她當初所承受的一切,沒有人知道她這6年來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路一鳴站在房間盯著已經掛斷的手機發獃了許久。

好不容易找到了妹妹的消息,可是她早就不把他們當一家人了,不過這也不能怪她,這種事情無論發生在誰的身上,誰能夠當成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呢?

他苦澀的笑了笑,把路棉心的手機號碼存到了手機里,並且在微信裡面搜索她的微信。

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了添加好友請求。

他本以為路棉心不會加他好友的。

路棉心看見好友請求的時候,還是有些猶豫的。

她覺得有的時候得知一些消息,發微信比打電話更容易一些,畢竟她並不想聽到路一鳴的聲音,如果可以用文字解決的,最好不要直接打電話,所以還是按下了同意的按鍵。

當看見添加好友成功的時候,路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久違孩子般的笑容。

打從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他回來整天受到良心的責備,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來,也好像對任何事情多麼不關心,沒有辦法讓他真正的開心起來。

如今棉棉回來了,他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目標,以後的日子,他一定會想盡各種辦法讓棉棉原諒他的,並且讓他回到路家,畢竟這裡才是她的家。

對著手機發獃了許久,隨後他撥出了一通電話給自己的一個好友。

這個好友是圈子裡的一個富二代,也是一個百事通,有什麼事情大家都喜歡找他,基本上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你幫我查一下楚恆最近的動向,最好能夠知道他的定位,到時候把他最近的行程全部都發給我。」

楚恆回到家之後一直心神不寧,惴惴不安,無論怎麼都睡不著,一想到路棉心說的那些話,他就感覺心煩意亂。

他甚至不知道,應該相信思甜,還是應該相信路棉心。

他覺得路棉心應該還沒有必要對他說謊,除非她想報復他,才會故意這麼說的。

可是既然選擇跟他做朋友了,應該也沒有這個必要吧。

紫筆文學 月二十三很震驚,她羨慕地看向雲梨,隨即意識到,衛臨不走的話,她也有一線生機!

衛臨衣袍翻飛,手中之劍金芒耀耀,一股鋒銳之氣直衝天際,而後擴散開來,四周的蛇陣有些亂了,後方不少蛇不安地扭動軀體,甚至想要後退。

藍書臉色一變,眼中閃過深深的忌憚,這是,劍勢!

築基期才能領悟的劍勢!

在練氣期就悟出劍勢的劍修,鳳毛麟角,悟出劍勢,就意味著在練氣期修士中,無敵!

她露出一絲幾不可見的苦笑,看來照影劍註定是他的了。

這一刻,衛臨只覺周圍風定天清,蛇群的噝噝聲更加清晰了,空氣中的靈氣爭先恐後進入他的身體,經過體內循環再入長劍,劍上金芒一點點變成淡淡的青色。

一劍揮出,青芒帶著銳不可擋的氣勢斬開前方蛇陣,點點青芒綻開,如一個個小小的旋風,將周圍的蛇群拉扯進蒙蒙青意中,青芒接觸到蛇身,立刻爆開道道輕盈劍氣,輕飄飄切斷蛇的軀體。

只須臾,青芒散去,一截一截斷蛇啪啪掉落在地上,一黑一紅兩條四階妖蛇身上也各有幾道深深的傷口。

月二十三狂熱的看向衛臨,心中升起了希望。

藍書深深看了他一眼,夢沉劍斬出,已經受傷的四階黑紅二蛇倏然分開,藍書腳尖輕點躍至空中,正待動作,上方墨紫蛇尾狠狠抽在她的背上,猛地砸向地面。

她的身上一道黃光急速閃爍幾下,右手腕上一條黃色手鏈碎裂,落在地上。

她騰地跳起來,嘴角滲血,警惕地看向空中,顯然方才那一下若不是這件防禦法器,就不是嘴角滲血這麼簡單的事了。

「小姐!」月二十三驚呼,上前扶起她。

不知什麼時候,變異青鱗蛇已經來到了他們後方,蛇尾高高翹起,在空中揮舞。

看來逃不了,藍書心中暗罵,一股鬱氣堵在心口。

衛臨轉身扔出一張爆裂符,可將三階妖獸炸殘的大殺器,落在六階青鱗蛇身上,就像一顆小雪球砸在了岩石上,除了讓它暗紫的鱗片黑了一些外,沒有任何作用。

他手勢一轉,剩餘的爆裂符向四周甩去,周圍企圖靠近的蛇軍頓時被炸得七零八落,對付不了六階,還炸不死這些個二階三階嗎?

噼里啪啦的爆炸聲后,整齊的蛇軍潰散,倖存的蛇開始瘋狂游竄。

青鱗蛇沒有阻止小弟們的逃竄,看到小弟大片大片的慘死,它怒了,長尾猛地向衛臨掃去。

衛臨閃身飛旋,空中一個漂亮的翻轉,手中長劍直直向青鱗蛇七寸刺去。

鋒利的劍刃卡在了暗紫鱗片間,再進不去一分一毫,他手腕輕抬,劍尖移動,順著青鱗蛇的動作,尋找鱗片張合的縫隙,送入一道劍氣。

青鱗蛇的動作有一瞬停滯,體內脆弱的血肉被劍氣切割,它痛的仰天長鳴,藍書與月二十三被震的神魂一盪,吐出一口血,衛臨也覺識海刺痛,隨即腦中清涼之意出現,激蕩的神識平靜下來。

有效!

他心中一喜,對付高出他們太多的妖獸,又沒有扭轉戰局的大殺器,也只能靠著技巧一點點磨死它了。

見他的方法有效,藍書也加入了進來,青鱗蛇雖已化人頭,靈智卻不高,戰鬥還保持著蛇的本能,蛇軀纏繞勒絞,蛇尾拍抽,還不時張開殷桃小口企圖撕咬,看來提前化形對它的實力也有一定的削減。

二人身法飄忽,逮住機會就刺兩劍,不管刺沒刺中,一擊擊退,一時間像兩隻煩人的小蚊子,擾的青鱗蛇煩躁暴動。

見狀,月二十三舒了口氣,抽出青木劍,將周圍上前的蛇群斬殺。

衛臨方才丟出的爆裂符,首當其衝承受的就是前面的三階妖蛇、那兩條四階的也在衛臨藍書相繼的攻擊下重傷瀕死,月二十三應對起來倒也不是很吃力。

只是她畢竟優先顧著自己,總有那麼一兩條漏網之魚到了雲梨身邊,每當這時,與青鱗蛇周旋的衛臨就會如鬼魅般飄過來,將其斬殺,再回到與青鱗蛇的戰局。

中間的雲梨對這一切一無所知,在看到成群結隊的蛇爬過來時,她神魂一震,腦中紛雜,似有什麼呼之欲出,卻又被阻隔。

眼前一片漆黑,恐懼像藤蔓,在心底滋長,一點點蠶食她僅存的勇氣,有什麼東西在從身上爬過去了,浸骨的冰冷、黏稠的滑膩,耳邊傳來噝噝的聲音,她戰慄起來。

是蛇!

鴉睫急速顫抖,哆嗦著要想爬起來,腿上腰際卻被什麼勒緊,又有蛇爬上了她的身體,渾身上下都是蛇!

它們在她身上勒纏、撕咬,她想要尖叫,又怕一張嘴就會有細細滑滑的蛇爬進她的嘴裡。

她絕望而恐懼地閉上眼睛,眼淚、冷汗混著作嘔的涎水在臉上流淌。

這時,耳邊響起一個小女孩驚恐的哭泣,她倏然睜眼,被蠶食殆盡的勇氣仿若荒漠中乾枯的風滾草瘋狂汲水生長,她一把擼下身上的蛇群,站了起來,跌跌撞撞向女孩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她也越來越恐懼,像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就要失去了,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顧不得踩到什麼蛇屍,也顧不得一條條朝她撲咬過來的蛇,她只是一直向前,到後來她已經快得像道閃電。

終於,她衝出了黑暗。

天地一片白,唯有空中騰飛的巨蛇有顏色,極致的黑,與周圍的白形成鮮明的對比,鮮明的深深烙印在她眼底。

黑蛇吐出艷紅的蛇信,捲起空中近乎透明的昏迷女孩,她腳尖一點,背上似乎長了翅膀似的,閃電般朝女孩飛去,終在黑蛇要咽下去前抓住了女孩。

她一手撐著黑蛇上頜,一手緊緊抓住女孩的手,黑蛇口腔內傳來巨大的吸力,像一股龍捲風,將她們往裡吸,她咬緊牙關,死死撐住堅決不放手,碩大的毒牙刺穿了她的手掌,一滴滴鮮血落在黑蛇口中。

黑蛇似乎很懼怕她的血,牙齦分泌出大量黏膩的涎水,包裹住她的血,順著張開的蛇口流出去。

耳邊似有急促的琴音傳來,黑蛇躁動起來,發了狂,在雲層中翻滾,想要將她甩出去,她一聲不吭,心中拚命告訴自己,撐住,一定要撐住,千萬不能放手!

昏迷的女孩醒了過來,她很虛弱,特別的虛弱,身體越發透明,唯有眼角一枚淡粉的花瓣讓她鮮活了幾分,雲梨覺得心不可遏止痛了起來,眼淚刷刷往下掉,她恐懼地哭喊:「不要死,不要死…..」

忽然,女孩的臉倏然變成了衛臨的,腦中的清涼讓渾噩的她清醒過來,視野慢慢有了焦點,畫面一點點清晰。

視線盡頭,衛臨腰上纏著一道猩紅,向不遠處的青鱗蛇飛去,那嬌小的少女臉上長著一張與其極不相稱的巨大蛇口。 秦穆打著關懷感激員工的幌子去視察他的船廠,而裡面有很多老員工都很歡迎這位少東家,秦穆小時候就跟著爺爺來玩了,這個老船廠以前是軍工廠,國企改革重組以後才變為民用。

原野卻被打發來照顧衛瀾衣。「哈啰,美女,不介意我坐你旁邊吧。」可是還沒等衛瀾衣同意,原野已經坐上來了。

衛瀾衣:「哦!我們之前在派出所見過是吧。」「美女好記性,像我這麼玉樹臨風,那麼帥的人總是讓人難以忘懷。」

「呵呵,我聽剛才有人叫你原總,你是這廠里的老總嗎?」伸手不打笑臉人,衛瀾衣胡亂的打著哈哈。

「我是遠洋集團的代理總裁,這船廠是遠洋旗下的,秦穆沒跟你說過嗎?」

衛瀾衣搖頭:「他跟我說什麼!我們不熟的。而且他一個商務總監哪知道那麼多?」

原野扶額:「啊,蒼天,你說他放著總裁不做,去當個什麼商務總監幹嘛啊?」

「總裁?秦穆?」

「是的,秦總才是你真正的老闆,我是在他不願意乾的時候幫他乾的小弟。」

衛瀾衣一副被嚇到了的表情,幾乎是一瞬間,她就棄車而逃了。之前以為他就一上司,再過份也還有人壓著他,可現在才知道,只要他想做,沒有人可以管得了他,這樣的人可不是自己能惹的啊,不計後果先逃了再說。

原野看著往外跑的衣衣,一臉納悶:「嫂子,你跑什麼啊?」衛瀾衣聽這一聲嫂子跑得是更快了。

秦穆過來就只看見原野一個人在自己車上優哉游哉的,問道:「人呢?」

「跑了。」剛說完就見秦穆一把就把他從車上拽了下來,差點摔個狗啃泥,剛站穩就只聞見一車屁股的尾氣了,罵人都沒對象:「重色輕友,什麼人啊?」

大晚上的,衛瀾衣也是倒霉透頂,這裡是遠離城市的海邊工廠,沒有的士,沒有公交,員工上下班都靠廠車接送,沒有車索性就沿著海岸走,只是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馬月。

走走停停看能不能搭個順風車,這時來了一輛路虎,衛瀾衣招了招手,車也慢慢減速靠過來,等近了看,衛瀾衣才發現這根本就是大老闆那車,上不得啊。

衛瀾衣裝沒看見,掉頭就加快了腳步,可那車亦步亦趨的跟著,衛瀾衣乾脆轉向往路基下走去,公路下面是沿著海岸蜿蜒的海灘。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