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嘛。」他兒子才被抓進來沒多久,蘇永定就收到了消息。張揚冷哼一聲道:「蘇永定現在估計正在滿世界找人,想把他兒子撈集去!」

2021 年 1 月 8 日

這才一會功夫,他就找到了楊天雲和周康來充當中間人,能量和人脈都不小啊!而且偏偏這兩個人。還都是張揚一脈。

既然找到了楊天雲和周康,張揚多多少少還是要給些面子的。

他和王誠信對視了一眼,說道:「行,那我就去見一見這位白手起家的宗師級人物吧!」

半個小時后,市最高檔的雨後茶樓門口,許文強測把車停下來,就有一位服務生迎了上來,恭敬地問道:「請問是張先生嗎?」

「是我!」張揚淡淡地點了點頭。

「蘇老闆已經恭候多時了,請跟我來。」那服務員作個一個請的姿勢,立刻便領著張揚往三樓最裡面的一個豪華包廂走去。

網走到門口的時候,張揚一眼便見到了楊天雲,和一位中年男人正相談甚歡。

「蘇老闆,張先生到了。」那服務員跟蘇永定打了個招呼后,便恭敬地退了出去。

「許哥,你先在外面等我吧。」跟許文強交待了一句之後,張揚才緩步走進包廂中。

「張老弟,你總算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永定集團的董事長,蘇永定。」楊天雲先是把那名中年男人介紹給張揚認識。然後才轉頭對那蘇永定笑道:「蘇老弟,這個少年俊傑,相信就不用我為你介紹了吧!」

「張兄弟的大名,我蘇家人早就是如雷貫耳啊!」蘇永定連忙站起身來道。他這話倒是實話,張揚的名字,早就已經傳遍了全中國,如果沒有聽說過,那才是怪事!

蘇永定萬分熱情地朝張揚伸出自己們手,笑道:「當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張兄弟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幾分,真是少年英雄,長江後浪推前浪啊!楊老哥,看來我們這些老傢伙很快就要給年輕人讓個了!」

「蘇總太客氣了,您身上才是有很多值得我們年輕人學習的地方。」張揚客套地回應了他一句,伸手和他握了握。

「來來,張兄弟,快請坐

蘇永定熱情地招呼張揚坐下之後,才鼓起氣息道:「張兄弟,今天把你請來,相信你也知道是所為何事。那我就直話直說,不兜圈子了。」

蘇永定頓了頓,接著道:「我那不爭氣的兒子蘇嘯鰻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你。如果他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這個當父親的,代他跟你說聲對不起,還望張兄弟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馬!這是我的一點笑笑心意,還望張兄弟你笑納說完,蘇永定便直接將面前一個上等檀木盒,遞到了張揚面前。


蘇永定如此低聲下氣,也屬無奈之舉!在來之前,無論是楊天雲還是周康,都曾經反覆告誡過他,千萬不能開罪張揚。北京的鐘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唉,真是作孽。」見蘇永定堂堂一個集團公司的老總,現在居然要為了兒子,這樣低聲下氣地來求自己,張揚不禁忍不住在心裡長嘆了一聲。

如果換作自己是蘇嘯鰓,要老父親這樣向人求情的話,早就一頭撞死算了!

看到蘇永定的樣子,張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聯想到了自己的父親。不過他馬上便搖了搖頭,看來自己還是太嫩了點啊,居然這樣就被對方打動了。

這個月因為工作的關係,更新度大大減慢,滅絕知道自己實在不像話,但是現在滅絕已經辭去工作。準備全力奮戰了。四月份。滅絕一定會爆起來,彌補三月份欠下來的承諾。

級學習機的內容,到現在為止,才剛剛開始,請大家繼續支持滅絕!

月初了,請大家將手裡的保底月票投給滅絕吧。四月,全力奮戰的滅絕一定會用自己的更新和情節。來回報大家的支持!) 第十九章精神損失費

吊然蘇永定打出了親情牌,也微微打動了張揚的惻隱點心。【】六辰揚並沒有因此就妥協下來。

如果這事是直接和他本人相關的話,或許看在蘇永定的份上,張揚就這樣放蘇嘯鯉一馬了。不過這事並不止和他一個人相關,最大的受害者,是王朝翔,而不是他!

所以,張揚並沒有因此,就答應蘇永定的條件。

他也沒有去接蘇永定遞過來的檀木香盒,而是緩緩地搖了搖頭道:「蘇老闆,令公子和我的衝突,只是小事一樁罷了。如果只是得罪了我。那也沒有什麼,但是因為這件事,我的一位好朋友,卻被令公子糾集了三十幾個學生毒打一頓,現在正在醫院裡搶救。現在這事,並不只是我和令公子的事了,蘇老闆應該去找正主談,而不是來找我吧。」

「張兄弟,這件事情我蘇家人一定會負上全部責任,你那位朋友的所有醫療費用,我一定全力負責。」蘇永定非常誠懇地說道。雖然要他向一個小輩道歉,實在是丟人。但是兒子的小命現在掐在對右手裡,他也只好厚著臉皮上了。

國安局是什麼地方,蘇永定這個老江湖自然清楚。而且張揚的背景。他也從楊天雲和周康兩個老朋友那裡了解過。所以也只能舍下這把老臉來,除非他不管自己的兒子了。

他站起身來,親自給張揚倒了一杯茶道:「張兄弟,來,這可是這座茶樓的招牌龍井,趁熱喝才有味道。」

張揚也不矯情,直接端起茶杯輕唯了一口,然後才道:「蘇總,有些事情,不是光用錢就能解決問題的。我那位朋友,被令公子用電棍招呼,現在還在醫院裡昏迷不醒。而且這事給他造成的傷害,恐怕一輩子都會是個揮之不去的心理陰影,這些東西,醫生是治不好的。」

蘇永定見自己已經如此低聲下氣,但張揚還是不買賬,心裡不禁將這小王八蛋的所有親屬都問候了一遍。不過現在的形勢,話語權掌握在別人手上,他也只要忍氣吞聲地賠笑道:「是,是,張兄弟說得對,犬子所做的混賬事,的確是給你的朋友帶去了很大的傷害。張兄弟,那這事你覺得怎麼處理比較好?我蘇家人一定會好好配合,補償那位小兄弟的精神損失。」

「蘇老闆既然有誠意解決問題的話,那就太好了。」張揚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我那位朋友的醫療費用,心理輔導,再加上後期的調養,這恐怕都不是一筆小數目。不知道蘇老闆」說完,張揚還故意頓了一下。

「蘇家人自然該全部承擔。」張揚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蘇永定自然不能沒什麼表示,連忙說道:「犬子對那個小兄弟造成的身體和心理上的傷害,我都深表抱歉,所以我準備拿出一筆錢來,給那位小兄弟。算是我對犬子惡行的一點補償。」

蘇永定說完,從身上的西裝口袋裡拿出兩張中國銀行的銀行卡遞給張揚,說道:「張兄弟,這兩張卡里。裡面各有一億。其中一張是補償給那位小兄弟,希望可以彌補他的精神損失,讓他安心調理身體。當然,等犬子回家后,我會立馬讓他到那個小兄弟那裡,親自向他賠禮道歉,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原諒!」


他頓了頓,又道:「這另外一張。則是給張兄弟你的,希望你可以替我向那個小兄弟說說好話,讓他原諒犬子。」

「這蘇永定出手還是大方!」見他出手便是兩個億,張揚也不禁微微驚訝了一下。原本他只是想幫王朝翔討回一筆精神損失費,在張揚的預期里,能拿到個幾百萬,那王朝翔這頓打也算沒有白挨了。結果沒想到比他想象中,還要遠遠高出幾個倍!

而且蘇永定還給自己也準備了一份。這個禮當真是夠重!

張揚眯著眼睛思索了一下,才接過那兩張卡,笑道:「既然蘇老闆這麼有誠意,那小弟就代我朋友收下了。蘇老闆放心吧,我一定會跟我朋友好好說說的。

有了這一億,別說是電棍了。就算是挨上幾刀,恐怕王朝翔也願意啊!

見這兩個億就如同冉包子打狗一般,有去無回,就算是對身價幾個億的蘇永定來說,也絕不是一筆小數目。不過見張揚這隻小狐狸終於點頭。蘇永定也只好強忍著肉疼,打落牙齒和血吞了。不過更難堪的是,他還要強裝出一副笑臉來,裝作好像是他賺了兩個億一般。

在心裡暗罵了一番后,蘇永定再次將之前那個檀木香盒推到張揚面前。笑道:「張兄弟,之前大子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你。所以蘇某今天特地準備了這份薄禮,希望張兄弟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既然是蘇總的一番心意,那小弟就卻之不恭了。」張揚將那個檀木盒接過來,放到自己面前,微笑道。稱呼也由之前的蘇老闆,改為了蘇總。

見包廂里的二人已經談妥了條件。楊天雲也適時地端著茶杯站起來道:「既然已經把誤會都解釋清楚了,那咱們就以茶代酒,一起喝一杯。以後冰釋前嫌,在商業上多多合作!」

聽到楊天雲這個中間人的話。張揚和與蘇永定自然也都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站起來喝下了這杯和事酒。

「張兄弟,不知道犬子他接下來,幾人和洽地談笑了幾句后。蘇永定也適時地提起了兒子的事情。

張揚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蘇總放心吧,令郎只是被請去喝了杯茶。一點事都沒有,相信今天晚上就可以平平安安地和蘇總一起吃晚飯了!」

既然條件已經談妥,張揚再留著那個軟蛋二世祖也沒有用,就直接告訴蘇永定,晚上之前你兒子一定能到家!

目的已經達到了,張揚再留著也沒什麼意思,繼續了幾句沒有營養的話后,他就提出告辭了。

「張老弟,我和你一起走吧。」張揚打算走人之後,楊天雲也趁機提出了告辭,準備和他一起離開。

兩人走出雨後茶樓幾虹右,橡天雲才說道!「老才的事,沒給你帶來什齒之前也是蘇永定突然十萬火急地找到我,所以我才叫你來的。」

「沒事啦,老楊。」張揚擺了擺手道:「蘇永定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這樣一來也算是幫我減去了不少麻煩。」

說完,他似笑非笑地望了楊天雲一眼,義道:「不過老楊,你幫蘇永定當了這個中間人,相信他也給了你不少好處吧?」他才不相信楊天雲的關係,已經和蘇永定好到了那種地步,耍真是這樣的話,剛才在茶樓包廂里的時候,他也不會一言不了!

「老弟真是聰明人,什麼事都瞞不過你!」被張揚識穿,楊天雲也不尷尬,嘿笑道;「蘇永定知道我公司最近有一筆業務,所以以一條香港的銷售渠道作條件,我才答應幫他這個忙的。」


「呵,他出手倒是一點都不含糊啊!」張揚冷笑了一下,之前的兩億,加上楊天雲這裡,蘇永定這次可是大出血了。

「這筆財他不破都不行,總不能看著他兒子去死吧!」楊天雲臉上有些幸災樂禍,蘇永定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他也早有耳聞。蘇永定也真是倒霉,生出這麼一個兒子來。而且每次蘇嘯鰓惹了事,他都要出面幫他擦屁股。


平日里胡作非為也就算了,在這市裡,基本上也沒有蘇永定擺不平的事。

不過沒想到這次居然惹到張揚頭上來,真是找死啊!

張揚是誰?連京城出了名的紈絝子鍾浩晨都栽了,蘇嘯鰻這不是自己活膩了嗎?

不過其實說起來,這蘇嘯鰓也挺到霉的,之前因為一個車個的事,被張揚教颳了一下。之後在學校現了當初那輛車,於是就想報當初的一箭之仇,卻不曾想,那輛奧迪好的車主,竟然是一塊鐵板!

「老楊,我還要去醫院看我同學。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再聊吧。先走了!」

跟楊天雲打了個招呼之後,張揚便帶著許文強上了車,往王朝翔所在的醫院趕去。

這家醫院,隸屬於市軍區,也就是軍區醫院。張揚當初被殺手刺殺的時候,就曾經住過這家醫院。

這家軍區醫院無論是從醫療設備,還是醫療水平上來說,都是市數一數二的醫院,張揚唯一覺得有些不大滿意的地方,就是這裡的消毒藥水味道,實在是太重了點。

這也沒辦法,因為他的噢覺。本身就要比普通人高出好幾倍!

除了覺得氣味刺鼻些,其他到也沒什麼感覺。讓許文強在外面等之後。張揚獨自來到了王朝翔所在的高級病房,不過網推門進去,病房裡的一幕卻讓張揚大跌眼鏡!

只見王朝翔躺在床上,而蘇靜則趴在他身上,兩人尖吻得火熱呢!

「咳!」

二人似乎十分投入,竟然沒有現張揚走進來,張揚只能尷尬地乾咳了兩聲,讓正在親熱的兩人知道有客人進來了。

聽見房間里突然響起了咳嗽聲。蘇靜頓時如同一隻受了驚的兔子一樣。從王朝翔的身上跳了下來,臉頰紅得跟猴子屁股都有得一拼!

「靠!老三,你來得可真不是時候。」還躺床上的王朝翔,臉色居然沒有絲毫變化,反而笑嘻嘻地對張揚道:「偷看別人親熱,當心長針眼啊!」

「老二,看來你好像一點事情都沒有了嘛。」張揚打趣道。剛才還一副慘兮兮的樣子,現在居然有力氣和女朋友親熱,看來那幾下電棍。對王朝翔來說根本就沒什麼事嘛。他笑了笑道:「老大和老四呢?回去了嗎?」

「那是。被人打一頓算什麼。哥只是個傳說!」王朝翔做了個握拳的動作,得意地說道。頓了頓,才又道:「老大他們回學校了。」

「呵呵,既然你沒事的話,那看來那個黃毛的醫藥費,應該也不用賠了,是吧?」張揚笑道。

聽到張揚的話,王朝翔頓時眼神一亮,連忙問道:「老:,那小子賠錢啦?賠了幾萬?」他心道,那姓蘇的小子既然能開寶馬,家裡肯定有錢。再加上張揚幫他出面,少說也要賠個幾萬塊精神損失費給自己!

想到這?,王朝翔已經興奮不已了。他甚至在想,拿到那些錢,要怎麼和蘇靜一起出去花銷花銷。

「幾萬?」張揚無語地搖了搖頭道:「老二,你也太容易滿足了吧。如果就賠幾萬,那你這頓打不是白挨了嘛!」

「有十萬?!」王朝翔聞言,頓時驚喜萬分。自己這頓打也挨得太他媽值了吧!一頓打可以換十萬塊,他反而寧願多來幾頓啊!

「少了。」張揚神秘地搖了搖頭,笑道:「你再猜猜,有多少?」

「老三,不會有幾個萬吧?」見張揚搖頭,王朝翔頓時雙目圓瞪,驚聲問道。

張揚還是搖頭。

「有一百萬?」王朝翔一屁股從病床上坐了起來,又驚又喜地問道。不過他動作太大,這一下似乎牽動了傷勢,頓時疼得直叫喚。

「還是少了。」張揚笑道:「老二,你可別太激動了啊。」

「阿揚,不會是有幾百萬吧?」這下連蘇靜都忍不住驚訝起來,捂著紅潤的小嘴驚道。

「算了,我還是直接告訴你們吧。」張揚怕他們猜來猜去猜出心臟病來,連忙說道:「你們做好心理準備。當心別嚇到了!」

在王朝翔和蘇靜驚疑不定的眼神中,張揚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萬!」王朝翔已經傻眼了!

「是一億。」見到他的樣子。張揚還真怕把他嚇到,乾脆就不再賣關子,直接把那個數字告訴了他。

「什麼?一億?!」

王朝翔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就連身上的劇痛,也渾然不覺,震驚萬分地望著張揚叫道。

蘇靜更是已經徹底嚇傻過去。獃獃地說不出話來。) 第二十章楊天雲的女兒

「老二。【】今天不是愚人節,你別開玩笑了

傻傻地望了張揚好半天,王朝翔才說出一句話來。

「沒有開玩笑,是真的!」張揚在上來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他會是這樣的表情了。這也難怪,換了任何一個人,恐怕一時半會。也難以相信的。

不過確實是那麼多錢,張揚又不可能私自貪污掉,自然要告訴王朝翔知道了。走上前去,和蘇靜一起扶著他,張揚才道:「老二,你別激動,先躺下來吧。」

愣了好半天,王朝翔才問道:「一億,是人民幣?」他還是不肯相信,這老三不會說的是越南盾,故意來拿自己開涮吧?

「怎麼,你還想是美元不成!」張揚打趣了一下。

「老三,你說是真的!」見張揚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王朝翔的臉色,不禁再次一變!

「是真的。」張揚的神色也嚴肅起來,靜靜地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和張揚對視半天,王朝翔突然傻笑起來。

「哦哦,財了!」正當張揚還以為把他嚇到了的時候,王朝翔突然神色癲狂地叫喊起來。

「阿揚,這事是真的嗎?」蘇靜同樣震驚和激動,但並未像王朝翔那樣大喊大叫,而是理智地朝張揚問道。

「確實是真的。」張揚點頭確認了一下,問道:小靜姐,你應該聽說過永定家電集團這個名字吧。打阿翔那個人的父親,就是永定集團的老闆。這筆錢,就是我和他協商之後,賠償給阿翔的。」

「永定家電!」蘇靜驚訝地望了張揚一眼,這家集團的廣告,這十多年來一直就在各大電視台沒有斷過。她當然有聽說過。不過一億的醫藥費,這也太誇張了點吧?

蘇靜還是破天荒第一遭,聽說過有這樣的事情,而且還是生在自己男朋友身上!

億!那可是億!

多少人奮鬥一輩子,也不可能賺到這麼多錢啊!

億人民幣,在中國可以做什麼?足夠舒舒服服地過上一輩子了!

億!那是多少恐怖的天文數字啊!

而這樣驚人的財富,自己的男朋友只是挨了一頓打,就換來了?

蘇靜真的不敢相信。說得難聽一些,別說只是被打一頓了,就算是一條人命,也值不了這麼多錢啊!

不過想到之前張揚他們來接自己的時候,身邊那一群全副武裝,全部手持著真槍的武警,蘇靜又有些釋然了。相信這一億,也是張揚去為自己的男朋友討回來的公道。

想到這裡,她只能怔怔地望著張揚,再也說不出話來。

張揚也知道,這一億,不管對誰來說,都太誇張了。而且這還只是一筆醫藥費!但張揚也知道,這也並不只是單純的一筆醫藥費,而是蘇永定用來買他兒子命的錢!

張揚在來醫院的路上,就仔細的考慮過,到底要不要把這筆錢告訴王朝翔。因為這麼大一筆數額的金錢,對還是一個大學生的王朝翔來說。實在是太誇張了。把這筆錢交給他,未必是一件好事!反而有可能害了他。

但是這筆錢本來就是屬於王朝翔的。張揚找不出什麼理由不告訴他。而且王朝翔這次被打。本來就是因他而起,張揚更加不是那種見則起意,把兄弟的錢據為己有的人。所以,張揚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王朝翔,至少。他有權利知情。

張揚拿出一張中國銀行卡,交給王朝翔,道:「老二,錢都在這張卡里,你什麼時候有空,直接去銀行辦個手續,把錢轉到自己帳上就可以了。」

王朝翔緊緊地抓著那張卡,生怕它消失掉一般,神色狂熱地問道:「老三,這卡里,真的有一億?」

「真的!一毛錢也不少。」張揚再次確認地點了點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