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早戀了,但我不知道是誰,你平時跟他玩的熟,知道對這是誰嗎?」珉美女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明所以,像疑問,又像陳述句,看著賀小寺的眼神異常堅定,似乎從一開始就有了答案。

2021 年 1 月 7 日

「我也不知道。」賀小寺頭搖的像撥浪鼓,眼神慌張不敢跟珉美女對視,她的腳尖不自覺朝門外靠,身體的每個毛孔都在訴說她現在想離開的心情,異常強烈。

「真的,不知道?」珉美女又一次問。

「不知道不知道,您還是問其他人吧,我只是表面跟他熟而已,什麼也不知道。」賀小寺訕訕笑著。小說吧www.xs8.net

「你——」

「老師,快上課了,我得趕緊回去,拜——」賀小寺找了個理由,一溜煙的跑走。


珉美女話說到一半被打斷,想繼續詢問也沒了機會,她狠狠搖了搖頭,又低頭捏起發紅的眉心,拿著手機來回翻看信息,刺眼的寶貝兒,還有那句「小扣,醒醒。」

時間是上課,而地點也很明顯是243班的同學,具體是誰,傻子都能看出來。

其實上次他找珉美女聊天時說自己早戀,喜歡上一個不知道喜不喜歡他的女孩兒時,珉美女以然隱約感覺到那人是賀小寺,一方面是因為雪小扣好懂,什麼情緒都表現在臉上,喜歡誰或者討厭誰一眼就能看出來,他看賀小寺的眼神帶光,這她知道,另一方面,剛剛她問賀小寺是否知道那人是誰時無處隱藏的表情完全表明了她的心虛,已經證實了二人談戀愛的事實。

珉美女仰起頭來,心累的呼出口氣:「愁啊,一個個的都不讓人省心。」

賀小寺一路上都沒有放慢腳步,幾乎衝刺的跑到243,進門第一句便喊道:「賽賽!」

對上同學們迷茫好奇的眼神,並沒有聽到庭賽賽的回應,她不在教室裡面,賀小寺漬了下嘴,心道庭賽賽怎麼關鍵時刻瞎跑,便又跑到了246的教室門口。

還沒進去,就看到庭賽賽和王聰頭站在門口的窗戶前,庭賽賽叫道:「小寺,來這兒。」

賀小寺聞聲走去,臉上的慌忙疲憊著了家門般鬆了下去,喘著氣來到二人身邊。

「都快上課了,你怎麼又來這兒了。」賀小寺問庭賽賽。

「不是我,是聰頭叫我過來玩的。」庭賽賽指著王聰頭道。

王聰頭笑著一把將手放在賀小寺的頭上前後甩著玩,賀小寺頭晃的暈里暈氣,沒好氣把他的手拿開了。

「欸,你怎麼又被珉美女叫到辦公室了,談對象被發現了?」王聰頭問。

「沒有,我們兩個很低調的。」賀小寺說著從二人身邊擠出一個位置,無精打採的趴在窗戶前,一臉疲憊相。

「什麼低調,我看著挺高調的,早上不還光明正大逃課去找雪小扣了么,怎麼,當著我的面不好意思說?」王聰頭的語氣中聽不出所以然,沒有生氣或是嘲諷,倒有種好像從未看過世面的新鮮感。

賀小寺有些驚訝:「誰告訴你的?」

轉眼看向不停躲在王聰頭身後的庭賽賽:「賽賽,你怎麼什麼都說?」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聰頭。」她憤憤指著王聰頭:「他套我的話,王聰頭你太過分了。」

王聰頭露出一副賤賤的表情,並不當回事:「是你自己藏不住秘密,可不能怪我,還有你。」

王聰頭一根手指狠狠戳在賀小寺額頭上:「準備瞞我到什麼時候,就這麼怕我對你那個小男朋友的不好啊?藏著掖著不想讓我知道。」

「我只是不希望你們都不愉快。」對於王聰頭看清自己賀小寺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並不感到意外,淡淡說:「你們對雪小扣的態度真的很重要,畢竟你們兩個是我的朋友,你們要是不喜歡,我會很難堪的。」

「切,一點都不忠貞。」王聰頭無情吐槽:「我是不怎麼喜歡他,但他是你對象,既然好上了就該明明白白秀出來,你這樣東躲西藏跟犯了罪一樣,那個什麼扣,他會怎麼想,你有考慮過么?」

「是雪小扣。」庭賽賽弱弱補充。

「我知道。」王聰頭白了她一眼。

「說的還……有那麼幾分道理,這樣似乎是有些……」賀小寺小眉擰巴在一起,心虛的看著王聰頭。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你胸太小,勾引不到我。」王聰頭道。

「靠死聰頭,想什麼呢!」賀小寺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他胸口。

本來也沒幾分鐘休息時間,隨著上課鈴聲響起,幾人散開,各回各班,互不相干。

回教室的路上,庭賽賽明顯有些不自在,手緊緊環著賀小寺,但眼神下垂,一直沒有跟她對視。

「小寺……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說給他聽的,我也不知道他叫我出來是為了套我的話啊,你知道的,我又不是很聰明,他說點什麼,我不自覺就……」

「好了好了,我又沒真怪你。」賀小寺又好笑又無奈:「說到頭還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一直以為王聰頭不喜歡雪小扣就要少在他面前提起我跟他的事,沒想過這樣會對王聰頭和雪小扣造成什麼影響,最後還讓王聰頭自己把事情搞明白,是我考慮不周到了。」

確實,因為雪小扣的介入,她跟王聰頭在一起玩耍的次數明顯減少,再加上什麼都跟庭賽賽說,卻又考慮王聰頭的心情,處處瞞著他,本是好意,可在無形中把幾人的關係越拉越遠,若是,剛開始就什麼都跟王聰頭說,就算他不喜歡聽,但情況總歸會被現在好的多。

「什……么意思啊。」庭賽賽一頭雲里霧裡。

「我們以後別瞞著事情了。」賀小寺有些心累的說。

「啊?你不是特別介意王聰頭對雪小扣的態度么,怎麼又不瞞了……」庭賽賽疑問。

「就你這張嘴,咱們能瞞住什麼?」賀小寺笑著說。

庭賽賽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縮了縮腦袋:「我都知道錯了。」

賀小寺笑的更歡了,一個人獨自喃喃道:「一開始我就估摸錯了,朋友之間的坦誠相待,不該是這樣。」沒讓庭賽賽聽見。

晚上吃飯的時候,賀小寺照常在陽台上趴著看日落,她發現最近的日落似乎變早了些,還沒等到晚自習天就黑了,心情也變的有些低落,心不在焉極了。

她掏出手機,熟練的打開電話界面,可依舊沒有任何信息,雪小扣已經將近一天沒有聯繫她了,不由讓她心慌,手指忍不住在窗戶邊緣扣來扣去。

猶豫到現在,她打開了從雪小扣兄弟那裡借來的他父母的聯繫方式,想要打過去問問雪小扣的情況,但她沒有那個勇氣,該用什麼借口詢問,又該用什麼身份去問,她都不知道,畢竟她從來沒有跟大人溝通的經驗。

她咬著下唇,指甲蓋不停在那撥通鍵上滑動,忐忑又緊張的心情覆蓋了所有器官,讓她變成了一個思緒萬千的痴獃。 低吟咒語,雙手劃出優美的弧線,林安也用法術檢測了一遍蒂蒂,加上他本身感受的確認,有了幾重保證,林安終於放心下來。

她之前吃過靈魂創傷的大苦頭,那段昏沉不醒的瀕死教訓印象太過深刻,再發生蒂蒂身上,蒂蒂又是為她擋了災,林安心中更加緊張關注,不容一點可能的紕漏。

況且蒂蒂本體特異,也正因為這點特異,林安必須再三檢查確保,以免現在發現不了的隱患遺留到未來,形成大害。

蒂蒂的事情完結后,林安移步中樞室。

蒂蒂和暗影猞猁對附近環境好奇,林安便放他們去玩,有雅典娜這個神殿之靈在,他們即便觸發了什麼,也不會出大問題。

他們兩個離開后,林安坐在雅典娜招來的一朵白雲上,柔軟如棉絮的微涼雲團拱成斜卧榻的角度,說起了這次次位面之旅的經過。

「什麼?那個次位面中還有通往另一個位面的空間裂隙?那道裂隙是自然形成的嗎?波動的能量級是多少?有多大?開在哪裡?」

盤膝坐在空中,雅典娜稚嫩的面容上露出凝重,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又接連問出一堆問題。

林安一一把知道的回答,見她狀若對空間裂隙有一定了解,便問道,「主中樞中存儲了很多關於這方面的資料嗎?調集出來,我也需要進行了解一下。」

「好的,主人,不過現有的資料。大部分都是雅典娜搜集神殿中沒來得及毀去的資料集合而成的,神殿主中樞原本有關這方面的資料,已經都被封印了。」

雅典娜慚愧地說著,手中凝出一個白色的光球。食指點向林安。

光球射入林安眉心的菱形晶體中,林安感到雅典娜寄居的晶體里多出了不少東西,但內容還需要她自己查閱記憶。


「主人你的描述的具體細節太模糊了,僅憑目前所知道的,雅典娜沒法做出判斷。不過你做的是對的,即使那個空間裂隙看似自然形成。它的附近依舊可能存在不穩定的空間裂紋,危險性很大,你絕對不能以身犯險——最重要的是,即使弄清了那個空間裂隙的狀況,以你目前的層次,也根本不可能改造或者封閉那道空間裂隙。」

雅典娜嘆了口氣,嬰兒肥的小臉褶皺了一下道,「如果是以前,神殿的人手倒是不難解決這個問題。不過對神主來說,如果能發現另一個位面。那是天降的好運氣,歡迎都來不及,神主絕不會去封閉那個空間裂隙的,反而會……呃,不會吧!」

她忽然想到一個幾率很大的可能,被噎了一下。圓圓的黃睛瞪大,看向林安。

「不用看我,事實上我的猜想和你的差不多。如果那個位面能夠和魔界相連的話,你原本的神主不可能不發現,甚至那就是她弄出來的,直到鍋底打破了補不回來,才急忙封堵……我不清楚以前的次位面是怎麼樣的,不過我這次進去后,次位面的地貌和生物給我的感覺和魔界的描述很相似,我想。這大概不會是自然形成的。」

林安哼了哼,又問,「你真的找不到一點關於特殊區域內部的資料嗎?」

雅典娜搖頭,小臉兒沮喪。

整座神殿現在相當於被放在火山上烤,如果有幫助改善她處境的資料。雅典娜不會遲遲不拿出來。

林安問這句話,也並沒抱希望,失望一閃后,平靜道:

「那麼只能暫時把這個問題放一邊的,既然這麼多年沒有出事,我又把沼澤之王放在那裡看守了,想必短時間內,還不會出現不可收拾的異變。哦,對了,我懷疑那個女魔族的血統可能有特殊之處,在她身上取了一點樣本,有實驗室嗎?我想儘快做個檢驗。」

「有的,當然有!」

現在只要是有關次位面或者能幫助林安提升實力的東西,雅典娜都很積極。

也不見雅典娜有什麼動作,兩人所坐的白雲飄進雲霧中,四面八方被雲霧所籠罩,形成一個密閉的空間。

白雲隆起幻化,形成桌椅櫃檯等事物,全都是平整光潔的大塊白曜石組成,平面上規律的突起凹陷,形成凹槽曲面等平面。

「主人,你取的樣本呢,放進這些凹槽,很快就能檢驗出來,這是根據你自己習慣的實驗室幻化出來的。」雅典娜指著平面上一列凹槽說道。

林安有些明白為什麼整個神殿完全以白曜石所構成了。

在這個主要以幻術為表現力量的神殿中,白曜石大概是重要的幻術媒介,大部分所需都能依靠幻術做到,天空之城本身,就已經是一件最強大的武器和最堅固的堡壘,雅典娜之前所說的話並非誇大。

林安取出裝著血液毛髮等樣本的水晶試管。

管身比凹槽略細,白曜石凹槽表面浮起一團薄霧后,林安再放上去,便完全契合起來,雅典娜在一邊按下了一個紋路符號。

凹槽順序縮回,桌面密閉起來。

過了一會兒,桌面再度打開,凹槽浮出來,水晶試管中的樣本已經消失。

雅典娜在旁邊接連按下幾個複雜的紋路符號,黃睛深處一閃一閃,不久后回神,面露驚異,看向林安,道:

「主人,你猜對了,那個女魔族的血液對空間力量好像真有輕微反應,如果不是穿過空間裂隙的過程中導致變化的話,那麼很可能那個女魔族的先祖中有這方面的血統——如果能把她帶回來就能肯定了。」

但她很快又沉下臉,「不過這個反應太輕微了,那個女魔族的血統恐怕很遙遠薄弱了,這還是她已經激發了血統的緣故,如果沒有激發血統。只憑這些樣本,雅典娜恐怕根本檢驗不出來。」


「沒關係,也是意外的收穫,留著她。或許以後還有用處。」林安微笑。

她最看重的是,這個結果確定了安米拉能安全通過那道空間裂隙有特殊條件,次空間的存在不會輕易有人能發現,她才能放心暫時離開神殿,把次空間的事先放到一邊。

「這次的遺迹之行,真是一波三折。雖然如願獲得了神殿的認主,不過也背上了次空間這個大包袱,還有神殿被封印的上層,總覺得可能還存在什麼古怪……不過現在時間不足,梅林的使團很快就要出發了,神殿這邊我一時半會也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能先顧及迫在眼前的事情。」

不過次位面之行,除了接回蒂蒂他們之外,林安也並非全無收穫。

她讓雅典娜安排了一個靜室,進去了兩天。

再出來時。在次位面領悟的空間切割的法術構型被解構重組成功,成功在主位面施放出來。

而且,或許是因為不再受位面排斥阻隔的緣故,在主位面施展空間切割的各方面效果都比次位面更勝一籌,不受壓制的精神力在法術操控上更加隨心所欲,能夠使空間裂紋穩定停留至少五個呼吸。

以此為基點豐富戰術。讓空間切割真正能成為林安的一個殺著,對目前缺乏強力攻擊手段的林安來說,無疑是補充了一塊短板。

尤其這是在使團出發之前,可謂一場及時雨。

「主人要帶我去周遊大陸?好啊好啊,我從沒有去過呢——對了,外出遊歷需要實現準備的對吧,主人等等,雅典娜立即去準備!」

小蘿莉忘性大,一聽說能出去玩,兩眼晶晶亮。一下把本身的危難忘在腦後,立即咬著手指自說自話起來,末了興奮地原地轉了個圈,刷一下在林安面前消失了。

林安寬容地笑笑,召喚出主中樞。

薩林的通訊申請已經積累了十多個。每天一個,林安看看他的留言,沒有什麼格外重要的,都是他在下面兩層的發現,看完后,她便連通了薩林。

擁有神殿的最高許可權,林安的要求不需要通過薩林同意,光鏡瞬間出現在薩林面前。

他似乎正在探索遺迹,背景是一個飛塵紛紛的房間,林安的突然出現沒有讓他驚訝,好像這十幾天的不通音訊不存在一般,如常打了個招呼。

林安也沒有告知他次位面等事的打算,那些事太過重大,關乎整個位面安危,並且把整個神殿捆綁在中心,這個秘密只能林安自己知道,她連安德烈兄妹都不會告知。

如果沒有得到神殿認主而知道了這些事,對於薩林的處置,林安倒可能會有些為難。

但神殿認主后,薩林目前所知的範圍有限,也就無關緊要了,即便是法師塔的老傢伙們知道后回來找事,也沒法將神殿從她手中奪走。

「神殿的事情我基本處理,這兩天差不多可以走了,你的收穫怎麼樣?」林安含笑問,當這段時間的波折沒發生過,彷彿這就只是一次普通的遺迹探索收穫之旅。

「收穫很大,我心滿意足,隨時可以離開。」

薩林自然是沒法從林安臉色看出什麼的,儘管林安者十幾天失去聯繫,他心中猜想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卻不表現出來,也和林安一樣若無其事。

「再等兩天吧,時間還有空餘,看你也意猶未盡的樣子,我也要一兩天時間整理一下我的收穫。」

確切地說,應該是整理神殿。

這麼長時間以來她都沒好好看看神殿認主后,她究竟得到了什麼,兩天時間十分緊迫,但林安也無法空出更多時間了。

「好。」

薩林毫無異義,兩人就這麼定下了。

(未完待續)

ps:

好晚,但總算碼完了,不然明天要三更的話,還真不一定能搞定。

肚子有點餓了,去吃點東西,晚安了親們~~(^_^)~ 「啪」的一聲,在她發獃的中間,一條胳膊打在她肩上,緊接著一個只要開口就讓人感覺到濃烈不爽情緒的聲音出現了。

「發什麼呆呢。」

賀小寺被嚇了一跳,尖叫出聲的同時手指也不受控制的摁下了撥通鍵,只是她並沒有發覺,簡單又不失情緒的眼睛吃驚意外的瞪著身後的邵時柏。

「你怎麼在這兒?」

「學校又不是你開的,我怎麼就不能在這兒?」邵時柏傲慢反駁。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賀小寺扭頭四處張望,此時正值飯點,空蕩蕩的走廊沒有一個學生,唯一的一個,就站在自己的身前,滿臉不屑,傲慢的令人不爽。

「你怎麼沒去吃飯?」賀小寺問。

「我吃不吃飯關你什麼事。」邵時柏說。

「不是……」賀小寺簡直要被他不好好說話的態度弄瘋了,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往下接。

「喂?」雪小扣的媽媽接起了電話,可打來電話的人卻沒跟自己說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