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今天,可是很多人都想要看看我這位西域新晉霸王的實力,只不過他們都沒有膽子出來試試看罷了,不過,既然你這麼大方,願意拿你這條命來試驗的話,那麼,這份好意,我豈能拒絕?」杜飛緩緩站起,聲音雖然平淡,但是卻瞬間就如同潮水一般的向著四面八方瀰漫而出,顯然,此話四周隱藏的強者都是盡數聽到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而杜飛的這輕輕一個動作,卻是頓時就帶來了一股極端強悍的壓迫,直接將那葉宇身上凌厲的氣息壓了回去。這等氣勢,令得那葉宇的瞳孔也是微微的一縮。

「好了,你們也不用怕成這樣,好歹也是來參加九州之戰的人,既然跟在杜飛身邊,就不要丟了他的臉了。」儲靈看了杜飛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旋即伸手按在了身形微微顫抖的楊梓身上,旋即淡淡開口道。

聞言,楊梓的身形才緩緩的鬆弛了下來,此刻,她望著杜飛的視線之中,也是多了幾分期盼之色!或許,真的只有此人能夠將她從那赴日王朝的陰影之中徹底解放出來。

「看來,你身後那些女人,對你的實力倒是頗為有信心啊。」葉宇輕輕踏前一步,頓時就聽到空氣之中傳來一陣轟鳴之聲。

「說起來,既然要在我這地方動手,不如動手之前,我們雙方下點彩頭如何?這樣的話,或許打起來才會有幾分意思吧?」眯眼凝視著前方的葉宇,杜飛突然一笑道。

「你說。」葉宇神色不動,淡淡道。

「若是我敗的話,那麼也不用多說什麼廢話,你想要的三個女人,自然是你的。但是,若是你的敗的話,就將九仙天池的女人還來,如何?」杜飛似笑非笑道。

「你倒是打得如意算盤啊。」葉宇一臉冷冽。

「怎麼?你不敢么?」杜飛側了側頭,「若是不敢的話,就當我沒說過,動手吧。」

「誰說我不敢了!」葉宇冷哼一聲,「既然你要賭鬥,我便陪你又如何?」

說罷,他抬起右手輕輕的向著前方一拍,頓時一道波動瞬間傳出。

「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

杜飛也是右手一台,頓時一道波動傳出,旋即,就聽到一陣真氣暴響之聲瞬間傳盪而開。

「既然約好了,那麼就開始吧!」

「正有此意!」

杜飛一笑,下一剎那,其眼神卻猛的一變,旋即就見到一陣白色的光芒猛的從其體內瀰漫而出,旋即下一瞬間,玄冰武宗環,瞬間啟動!

對付葉宇這等人物,便是杜飛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因為他很清楚,眼前的這位人物,其實力就算比不上當日的楊正,估計也是差不到哪裡去了。

「嘭——」

幾乎在玄冰武宗環啟動的瞬間,杜飛的腳掌就在半空之中猛的一踏,身形頓時就化為了一道殘影向著前方竄出,頓時一道道音爆之聲傳出,耳後一道道犀利無比的攻勢,也是快若閃電的向著葉宇所在之處侵蝕而去…… 「嘭——」

幾乎在杜飛身影閃出的瞬間,那葉宇也是一步跨出,剎那間,兩道快若閃電的身影就在閣樓之上瞬間交錯而出,旋即,一陣陣的音爆之聲瞬間瀰漫而開,在下一瞬間,狂暴的勁風直接將這閣樓的頂端盡數震成了粉末。

「嗤嗤——」

兩道身影同時在半空之中一頓,旋即身形一旋,兩人的視線都是同時變得凝重了幾分,因為在剛才的那番交手之下,雙方竟然不分勝負。

「有點意思!」

杜飛的腳掌在虛空之上再次一踏,旋即就見到其身形一閃之下就出現在了葉宇的身後,而後,那狂暴無比的真氣瞬間就在其手心之中直接凝結成了一個巨大的寒冰石印。

「冰魔一元印!」

巨大的寒冰石印如同風車一般的被杜飛掄起,旋即帶著狂暴無比的勁風席捲而出,直接狠狠的向著葉宇的腦門之處砸了過去。以杜飛此刻的實力施展出這一招冰魔道武技,頓時就見到四周的天地元氣都是被壓得砰砰作響,這是這一點,就足見杜飛攻勢的凌厲之處。

見到杜飛的出手這般迅捷,那葉宇的眼眸也是微微一凝,旋即其腳掌一錯,右手已經極端詭異的在半空之中一旋,頓時一道螺旋氣勁瞬間從其指尖之處飆射而出。

「風陀螺!」

「唰——」

隨著葉宇的一指點出,頓時極端犀利的氣息瞬間從其指尖之處噴涌而出,旋即瞬間化為了一個半徑數米的巨大陀螺,帶著凌厲無比的氣息,狠狠的向著前方砸來的寒冰石印轟了過去。

「鐺——」

兩道武技相撞的瞬間,頓時極其清脆的聲音頓時就在半空之中擴散而開,而那肉眼可見的道道火光也是瞬間閃爍而起。

「只有這麼一點本事的話,可是沒辦法妄稱霸王的啊!」

一擊無功,葉宇的眼眸之中寒芒更甚,而後他猛的低喝了一聲,頓時一股極端狂暴的真氣卻猛從其體內瀰漫而出,這等氣勢,堪稱鋪天蓋地!

這等波動瀰漫而出的瞬間,不少人都是眼眸微微一凝,很顯然,這個葉宇已經衝擊第四次破宗劫成功,進階六品巔峰武宗境了!

夜色之中,不少人注視著這一幕,眼角都是瘋狂的顫抖著。這葉宇的實力已經到達了這個地步,那麼,那霸王章天的實力,又將恐怖到何等層次?

「咔嚓——」

隨著葉宇的實力暴漲,其指尖的風陀螺變得愈發的凌厲,旋即在某個瞬間,就見到杜飛掌心的寒冰石印之上,竟然被崩出了一道道裂痕,隨後在一道道的目光注視之下,轟然爆裂。

「嘭——」

在這等衝擊之下,杜飛的身形也是猛的一顫,旋即腳掌在半空之中後退了幾步之後才算是再次穩住身形。

「風陀螺,旋!」

見到杜飛的攻勢被破,那葉宇的也沒有絲毫的遲疑,而是手指輕輕一顫,頓時手中印記變化,而那風陀螺瞬間暴漲成了一個巨大的狂風漩渦,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席捲而去。

「轟——」

半空之中的天地元氣驟然間爆裂而開,就連四周的空氣中都隱隱約約有了風雷閃現,就彷彿,葉宇的這一招連天地都能夠撕裂一般。

這一刻,不少隱藏在暗處的強者,都是一個個到抽著涼氣,顯然他們都明白,若是自己面對葉宇的這等攻勢的話,那麼下場,定然是慘不忍睹!

「杜飛,能夠死在我這一招之下,也算是你的運氣了!今天我就要告訴你,死字到底怎麼寫!」

葉宇的目光凌厲,死死的鎖定了杜飛的所在之處,而後其手指再次一點,頓時那巨大的暴風漩渦就如同一條暴風巨龍一般,對著杜飛所在之處席捲而去。

「咔嚓咔嚓——」

暴風巨龍所及之處,霸王北閣的閣樓之上都是有一道道的裂痕出現,而一些地方不時的爆出一片片碎石木削,只看這一點,便知道這一招強悍之處。

「居然是五品尊級武技……」凝視著眼前的這一幕,杜飛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眯,顯然,這個葉宇的強悍程度,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呼——」

下一瞬間,巨大的暴風巨龍已經將杜飛的整個身形都席捲在內,在所有人的眼中,杜飛的身形就這般被這暴風巨龍瞬間吞噬。

「結束了!」

總裁的迷糊妻 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是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這葉宇不愧為赴日王朝霸王章天之下的第一強者,這所謂的霸王杜飛,竟然不是其一合之將!

「轟隆隆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一切就將要結束的瞬間,突然間,一股極端陰寒的氣息卻猛從那暴風巨龍體內爆發而出,而後,就見到那暴風巨龍在這一刻,居然瞬間,凍結……

天地之間,彷彿冰晶瞬間取代了狂風一般,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之下,這一幕出現得極其突兀,就彷彿,一切都是在一眨眼之間發生的一般。

「冰魔道!冰極逆乾坤!」

一道淡淡的喝聲,突然緩緩的在半空之中傳盪而開,旋即就聽到,一陣狂風的呼嘯之聲再次響起,而在這等聲音之下,那半空之中的冰晶驟然崩潰,而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一道寒冰龍捲風瞬間浮現天地。

「呼——」

狂風呼嘯之中,杜飛的聲音緩緩的在龍捲風中心之處浮現,在身形出現的瞬間,一股極點恐怖的威壓就瞬間從其體內瀰漫而出,令得不少人的臉色都是微微的一抽。

那葉宇召喚出來的風暴巨龍,居然被這般輕而易舉的破去了?

夜色之中,一道道倒抽涼氣之聲瞬間響起,旋即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有震撼之音響起。

杜飛的實力,在這一刻不過爆發出了冰山一角,但是,只是這冰山一角的實力,卻已經壓得不少人呼吸困難。

「想要教教我死字怎麼寫,恐怕,你還沒有這個資格!」凝視著下方臉色巨變的葉宇,杜飛輕輕開口道。

夜空之中,葉宇死死的凝視著眼前的寒冰龍捲風,眼眸之中,驚詫之色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絲絲的凝重。在這一刻,葉宇心中的那一絲淡淡的不屑終於被盡數的收斂,對於面前的這個傢伙,他倒是第一次重視了起來。

「看來,能夠自封霸王,倒是果然有幾分本事啊……」葉宇緩緩伸手,夾住了半空之中飆射而來的一塊冰晶,輕輕捏碎之後,才淡淡道,「不過,就算是如此,我還是要告訴你,與我赴日王朝為敵,便是自尋死路!」

杜飛腳踏寒冰龍捲風,居高臨下的注視著下方的葉宇,片刻后,他才輕輕的搖了搖頭,冷冷道:「自以為是,不知死活!」

「既然你真的以為你們赴日王朝那般的強大,那麼今日,我就親手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絕望!」

「去!」

聲音落下,杜飛眼神陰寒,旋即抬起手指,一指輕輕的向著葉宇所在之處點了過去。

隨著杜飛的動作,頓時其腳下的寒冰龍捲風瞬間呼嘯而出,帶著驚天動地的威勢,直接向著葉宇所在之處席捲而去。

杜飛這攻勢,直接令得葉宇的心頭悚然一驚,旋即其腳掌一踏,極端狂暴的真氣再次從其體內飆射而出。今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敗!因為,此刻他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更代表了赴日王朝在這祁城之中那無以倫比的威勢!

只不過,若是僅僅如此的話,似乎還不能滿足一般,下一瞬間,杜飛手中的印記已經再次瘋狂的變化了起來,旋即,一股比起葉宇的氣息更加狂暴的波動卻是瞬間在其掌心之處凝聚而出。隨著杜飛的動作,一道道狂暴的真氣不斷的從其掌心之處瀰漫而出,而就在所有人都瞳孔微縮的瞬間,其手中印記,才緩緩一凝!同一時間,一道冰魔虛影,瞬間浮現其身後!

「十方冰魔道!冰魔吞天地!」

一聲輕喝之中,杜飛的手指再次一點,頓時就見到其身後的冰魔虛影瞬間竄出,虛影所及之處,空間之中頓時有玄冰浮現,直接形成了一道直線。

「什麼!?」

葉宇的臉色,在這一顆終於猛的一變,在杜飛的這一招之上,他感覺到了一種極端隱晦的殺機,便是以他的實力,在這一刻也是忍不住手掌微微顫抖了起來。這等感覺,令得葉宇瞬間將實力飆升到了極致,在體內真氣暴涌而出的瞬間,其手中印記也是猛的一變,旋即斷然厲喝!

「風盾!」

狂暴的風暴瞬間在葉宇的前方凝聚,而後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頓時就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如同最為強悍的防禦一般。

都市最強仙尊 「咚——」

而就在風遁成形的瞬間,那凌厲到了極致的兩道武技,幾乎是瞬間悄然而至,而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重重的落到了那面巨大的風盾之上,在這一刻,金鐵交鳴之聲,瞬間就是在這夜空之中傳盪而開!

而在這一刻,全場所有的強者眼中,所剩下的只有一抹金光! 「嘭——」

可怕無比的力量,在武技接觸的那一點爆發而出,帶著一股勁風瞬間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開。

在這等狂暴的氣勁之下,那葉宇的身形一震,卻已經擦著空氣在半空之中倒退了數十步。

「鏘——」

風盾之上,陰寒氣息不斷的侵蝕著,使得那些呼嘯而出的狂風之中,也是帶上了幾分寒氣,而杜飛手掌連拍之下,那兩道武技之中蘊含的氣息就變得愈發的狂暴,而隨著他的動作,那葉宇卻是步步後退。在這一刻,每個人都看得出,在這一次的交鋒之中,杜飛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葉宇的面色在這一刻也是變得極端的凝重,他可以感應到,杜飛此番攻勢是何等的可怕,在他使用出最強的防禦之後,依然是被逼迫到了這等地步,只不過在他看來,如此強勢的武技,持續時間定然不久,只要他能夠堅持下來的話,那麼待到杜飛真氣鬆懈的瞬間,就是他翻身之時了。

一念及此,葉宇的眼眸之中卻是閃過了一絲怨毒之意,但是就在這一瞬間,杜飛的臉上卻有一絲淡淡的嘲諷味道浮現。

掌燈奴 「破——」

嘴角泛起淡淡笑容,杜飛的腳掌卻輕輕一踏,頓時就見到一道真氣光柱猛地從其體內飆升而起,而同時,杜飛的實力卻開始節節攀升,一直暴漲到了無限接近六品巔峰武宗強者的時候,才勉強停了下來。

而隨著杜飛的真氣飆升,幾乎同時,其手指一點,頓時又有濃郁無比的真氣瞬間匯入了前方的兩道武技之中。

望著這一幕,葉宇的眼角卻是猛的一陣抽搐,這個傢伙不過是六品高階武宗強者罷了,但是想不到,其真氣的量居然達到了如此驚人的地步。

「吱吱——」

隨著杜飛的動作,一股陰寒之氣瘋狂的傳出,然後在葉宇驚駭欲絕的視線之中,那冰雪已經緩緩覆蓋在了後者召喚而出的風盾之上,而後者也清晰的感覺到,隨著風盾被侵蝕,自己也是在逐漸的失去對那風盾的控制。

「咔嚓——」

在冰晶盡數覆蓋的瞬間,在葉宇驚駭欲絕的視線之中,那覆蓋風遁之上的冰盾表面驟然間浮現了一絲絲細密的裂痕,旋即在一聲脆響之下,那風盾就直接化為了點點碎片。

「嘭——」

武技轟暴的瞬間,杜飛的神色卻沒有半分變化,而是腳掌猛的在半空之中一踏,身形頓時如同鬼魅一般閃出,旋即一拳極端狠辣的落到了此刻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葉宇胸口之處。

「咔嚓——」

一拳落下,令得後者的身形一震,頓時就聽到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旋即後者身上的衣服盡數炸裂,露出的身軀之上,能夠清晰的見到那深陷下去的拳印。只不過,這葉宇畢竟也有幾分本事,所以在杜飛這一拳即將落到了他心臟部位的瞬間,他卻硬生生的橫移了半步,才將這致命的一擊勉強避開。但是就算如此,他受傷也不輕。

「噗哧——」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葉宇的身形已經極端狼狽的向著後方甩了出去,只不過被甩到了後方之後,他竟然靠著這股推力,腳掌猛的在半空之中一點,身形瞬間向著後方逃遁而出。

「杜飛!得罪了我赴日王朝,你會後悔的!」蘊含怨毒的聲音,在夜空之中轟隆隆的傳來,雖然充滿了怨毒之意,但是也說明,葉宇敗了。

夜幕之下,整座城市在這一刻都是變得寂靜了起來,旋即一道道視線落到了此刻有幾分殘破的霸王北閣之上,眼眸之中都是閃過一絲震撼之意。那葉宇的實力,在這祁城之中可以說是人人皆知,赴日王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絕頂強者,擁有六品巔峰武宗境的實力。但是如此強者,居然在一個交鋒之下就徹底落敗了?

「霸王杜飛…名不虛傳!」

一道道倒抽涼氣之聲響起,那些圍觀者實在難以想象這一幕的發生。而且,這個杜飛的膽子也太大了吧?雖然大家同為霸王強者,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杜飛和赴日王朝之間的差距是極其大的。但是,這個杜飛此刻的行為,卻和直接挑釁赴日王朝已經沒有半分區別了,這個傢伙,就不怕么?

「那霸王章天,可是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啊!」

一些對章天的性格有幾分了解之人,忍不住喃喃嘆氣開口道。他們很難想象,面對那位赴日王朝的霸王章天,杜飛還能夠像是此刻一般輕鬆淡定。

…………

夜幕愈發的幽深了起來,但是方才杜飛和葉宇交手之下的能量波動,依然是殘留在了夜空之中,令得無數道目光依然是或明或暗的觀察著此處。

在城市東面,一座如同霸王北閣一般的高大閣樓的頂層之中,此刻有兩道身影倚欄而立。

其中的一道身影,赫然便是那妖媚入骨的慕傾城,而另外一個,則是穿著一身白色袍子的俊逸男子,他的視線淡淡的注視著北方,片刻后才收回了視線,思索了片刻后,才輕輕道:「這個杜飛,倒是不愧霸王之名,若是我沒看錯的話,此刻他使用的最多只有他一半的實力罷了。」

「這個杜飛我的接觸不多,但是以一人之力,能夠走到西域霸王這個位置,怎麼可能會是簡單的人物?而且,那章天痴心妄想,居然想將如此人物收入麾下,他就不怕一口撐死他么?」慕傾城微微眯著眼睛,片刻后才略帶嘲諷開口道。

「呵呵,章天自付為西域霸王之中第一強者,自然有幾分自傲,只不過,他卻忘記了,能夠得到霸王之名的人,又有誰甘於人下?便是那此刻聲名狼藉的楊正,多半也是不會接受如此條件的,何況是聲望已經快要達到頂峰的杜飛?」白袍男子輕輕一笑,「不知道在師姐看來,若是你全力出手的話,這個杜飛,能有幾分勝算?」

慕傾城思索了片刻后,才輕輕搖了搖頭,淡淡道:「我不知道,這個杜飛隱藏得太深,便是那金榜第七的名頭,也不會是他的全部實力,如此人物,能夠不得罪,還是不要得罪得好。」

「居然連師姐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么?」這一刻,這白衣男子臉上終於露出了幾分震撼神色,「既然師姐如此高看他的話,那麼赴日王朝招惹了他,對於我們卻有百利無一害啊!」

「或許吧,只不過,三日後九州拍賣會上的那件東西實在是太過吸引人了,章天此刻的心,多半也是懸在那上面吧。若是此事能夠讓他分心幾分,我們得到那件東西的幾率就大增了。」慕傾城緩緩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