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什麼?!維拉你居然敢取笑我!」薩而娜張牙舞爪地沖了過來,「我要好好教訓你!」

2021 年 2 月 3 日

「我怕你不成!呀——!」維拉不甘示弱。

「啊——!」薩而娜奮力拚殺。

「哦!啊!」維拉越戰越勇。

看著扭打在一團而絲毫不顧春光大泄的兩人,露娜和碧兒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

陸天羽房中——

「喂!霍雅!今天你和老媽談得怎麼樣?」陸天羽追問道。

「還好啦!維莉絲是個很好的人啊!與其說是媽!還是更像個姐姐!」霍雅笑了笑。

「那就好!」陸天羽躺到了床上,「老實說,我現在感覺我身邊人的輩份全都亂套了!龍浩和和我老爸伊夫特輩份相同!而我卻又是星際之神!是他們的頂頭上司!而你也說對我媽卻更像姐姐!感覺都亂套了!」

「有什麼關係?開心就好!不要計較那麼多啦!就像現在宇宙中的人壽命少說也有數百年之久,而這其中不知又要誕生多少因果關聯!數不清!道不明!事事都要去計較的話!那不煩死了!」霍雅靠到了陸天羽的胸膛上。

「說的也是啊!但是現在——!」陸天羽的手又開始不安分了。

「討厭啦!」

第四天早上還是陽光明媚——


決勝戰:陸天羽VS蕭月痕

觀眾台——

「加油!!」

「蕭月痕大人!!好帥!!!」

「陸天羽大人!!加油啊!!!」看來陸天羽也有了粉絲團。

「都要加油啊!!」

「不要輸啊!!!」

「耶」

「看來天羽現在很有人氣嗎?」流影笑道。

「流影你認為這場決賽的結果會如何呢?」龍浩也來了。

「不知道了!他正在我們無法察覺的速度成長著,以常理來判斷的話!可是行不通的哦!」流影搖了搖頭,「我們就敬請期待吧!」

「你們那場打完之後,已經沒有戰鬥能引起我的興趣了!打完了喊我一聲!啊——!」天雲伸了個懶腰,「我先睡一覺!」之後頭靠在王若雪腿上,手放在菲莉絲腰上,睡著了,而當事人的兩個女人只能順從。

擂台現場——

「喂!你就是星際之神嗎?!」蕭月痕突然用精神力傳話道,因為周圍有結界,所以不怕給截住精神力。

「是愛德華告訴你的吧!還是應該說是先知.鏡.無夢!」陸天羽倒是沒有多少驚訝!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那樣就不用我多說了吧!」蕭月痕抽出了水月。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沒什麼!而我現在只想印證一下他做出的那個預言是真還是假?」蕭月痕笑了笑。


「什麼預言?」陸天羽問道。

「打完了你就知道了!水月.海天翻騰!」蕭月痕突然出招,一陣陣水花揚起,輕盈飄逸—

「好帥啊!」女生叫道。

「先通知一聲啊!傲天.曉風殘月!」巨大的龍捲風擋住了蕭月痕的招數。

水球一棟白色豪華別墅中——

何麗茹望著窗外,眉頭微微一皺,已經開始了嗎 擂台現場——

「啊——!」

砍砍砍砍砍砍!!一直都在砍!!互相對砍!!

兵器相交處擦出強烈的火花,能量相撞,不時會引發小型的爆炸!(像炮仗一樣!)

「哼!」蕭月痕手臂一橫,長槍向下一扣,把傲天直接嵌入地下!空出一隻手,對著陸天羽的臉部,「凍—!」

「恩!!」陸天羽果斷放下傲天,向後退去。

「靈!」手掌所對之方向,全部結成了一條橫向的冰柱,擦過陸天羽臉龐,頓時蒙上了一層冰霜!

「可惡!」陸天羽看著地上的傲天,有些懊惱。

「這下武器也沒有了!你要怎麼樣與我戰鬥呢?」蕭月痕笑了笑。

「唉!雖然還不是很熟練!但是試試看吧!」陸天羽鬆了松肩膀,之後右手食指指向天空,「雷之元素,幻化.賓士!閃電風暴!」(閃電風暴:雷系四級咒語,最接近大自然的法術,威力無窮!代表種族:血族)

觀眾台——

「四級咒語!」

「怎麼可能?!只憑一人就能夠發動!」

「好強!」

「這下有些看頭了!」龍浩笑了笑。

「沒想到天羽的魔法被傲麟訓練得還挺熟練的!」流影點了點頭,表示讚許,「但是好不容易修好的結界又要報銷了!」

擂台上——

陸天羽全身包圍著閃耀著閃電的光芒,天空烏雲一片——

「我看你還是做好防禦比較好!」陸天羽看了蕭月痕一眼。

「要來就來吧!」蕭月痕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臉頰上流下一滴汗,硬抗下四級魔法,對他來說可不是那麼簡單,而且自己的本身屬性偏水,而遇到的又偏偏是雷!水是導電的啊!傷害會變得更大!

「喂!周圍的那幾個穿著黑色緊繃衣的大叔,注意了!小心一點啊!」陸天羽說的是周圍的星際調查組成員,但是沒人有反應,只是臉上的稍微有些不好看了!雖然本來就丑得要死!

「準備好了嗎?」陸天羽回過頭望著蕭月痕。

蕭月痕沒有說話—

「不說話就算你默認了!」陸天羽把手放下了「落!」

「轟轟轟轟轟——!」數道雷電霎時而落,結界直接破滅,整個擂台上一時間雷電交加,兩人的身影消失了—

觀眾台——

「控制力還不錯!沒有波及到外面來!」龍浩讚許道。

「啊——!」怕雷的女生,捂著頭尖叫。

「這種威力!」

「好厲害!」

「這就是四級咒語的威力!」

人群驚嘆不已—

「天羽,那個傢伙到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卡洛斯現在對陸天羽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主席台——

「哇!好壯觀啊!」愛德華讚歎道。

「那個!我說!現在是讚歎的時候嗎?」霍爾哭笑不得,提一句霍爾已經從流影那裡知道了愛德華的身份。

擂台現場——

片刻后,煙霧散去,場上一片狼藉,周圍有幾個穿黑色緊繃衣的大叔已經被電暈過去了,但伊斯.特麗倒是毫髮無傷,美女和大叔的待遇就是不一樣——

「呵!呼!啊!呼!——」蕭月痕全身變得焦黑,大口的喘氣,看來費了不少勁!

「還沒死啊!」陸天羽一副惋惜的樣子。

「你這傢伙就這麼恨我啊!!!」蕭月痕咆哮道。

「那就沒辦法了!」陸天羽撓了撓頭,「再來一發吧!火之元素,幻化.飛騰!」

「這是——?糟了!水之元素,幻化.嘆息!」蕭月痕雙手合十。

觀眾席——


「流影!凌風!露娜!維拉!薩而娜!丹妮卡!」龍浩察覺到了問題。

「知道了!」流影顯然也知道龍浩的意思。

「恩!」凌風點應了一聲。

四女點了點頭—

主席台——


「哦!又來了!」愛德華繼續讚歎。

「結界已經沒有了!糟了!」霍爾作勢想衝上去。

「放心吧!霍爾校長已經有人行動了!」愛德華攔住了霍爾,顯然他注意到了龍浩他們的行動。

擂台現場——


「梵天火焰!!」(梵天火焰:火系四級咒語,如天火般的強烈熱度!所有四級法術中最強的招術!)

「龍嘯八方!!」(龍嘯八方:威力巨大,高傲威嚴!招式華麗之極!代表種族:龍族)

劇烈的火焰,咆哮的水龍,水火不容,兩個四級咒語,互相抗衡——

這個傢伙!為什麼在發動雷之後,又可以發動與之相剋高等火之法術!蕭月痕用上了全部精神力!

「有意思!老實說這還是我第一次和別人魔法對決!來吧!」陸天羽再一次加強了力量。

「這就是星際之神嗎?」蕭月痕想起了無夢說的話!那個少年今後將是足以顛覆整個星際之人!

擂台周圍——

人們再次被強烈的魔法波動給震撼了,這還是學生嗎?!

龍浩等人在周圍結起了強大的結界,防止眾人受到傷害!而眾人卻沒有注意到,這是誰還有精神去注意這些啊!

擂台現場——

「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