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什麼?生命靈印被繼承了,兄弟們,你們聽到了嗎?生命靈印被繼承了,我們也可以選擇了,我們也可以選擇死亡了。」

2021 年 1 月 6 日

林陽忽然覺得,這些人確實很可悲,不能死亡,有的時候,也是一種悲劇。

「好了,這是我給你們帶來的第一個好消息,第二個好消息就是,如今,法箭一脈的兄弟和冰雨一脈的兄弟都加入了我們,而且,我們在靈塔位面也有了立足之地,就在雅祭城那邊,我們將在那邊布置傳送陣法,以後可以在天境位面和靈塔位面互相傳送,你們想要回來看朋友也很方便。」

「好啊,這是一個好注意。不過,林陽盟主,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幫法箭一脈一個大忙。這是當年我就想做的事兒,卻一直拖到了現在。」法家的太上長老雲浪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法箭一脈的那個太上長老的眸子一凝:「雲浪老哥,你是說?」

「沒錯,射天九箭一直都在末法之地之中,你們都算是法修,來了末法之地根本什麼用都沒有,而我們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幫你們尋找,已經找到了位置,但是卻沒有辦法觸碰到那些東西。我知道,林陽盟主,你修鍊的乃是當年元陽大人修鍊的功法,我想,元陽之力應該能夠幫到我們將那九根射天之箭拿回來。」雲浪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如果我能夠幫到,我自然要幫到。那就請長老你帶路吧,我跟你過去。」

雲浪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林陽身後的人說道:「你們都等在外面,我和林陽盟主過去就可以了。」

林陽和雲浪一起來到而來魔法之地之中,果然四周的天地靈氣稀薄的無法想象,就像林陽這種修士能夠吸收一些天地靈氣,如果讓法修這種靠天地靈氣來凝聚攻擊的人,還真沒有辦法來到這裡。

雲浪一指不遠處的九座高塔說道:「這就是射天九箭。」

「這麼大?」林陽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說道。

雲浪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不不,他們本體並沒有這麼大,這只是一個虛無的表象罷了。如果你無法得到器靈的認同,它們是不會跟你離開的,而且,器靈是一個很厲害的存在。」

林陽一愣,然後走向了射天之箭,他驚訝的發現,四周的箭矢雨點一般的落了下來。

「這是什麼情況?」林陽驚訝的看著半空,然後一伸手,濃郁的元陽之力籠罩了他,箭矢落在元陽之力的護罩上漸漸的消失了,林陽來到了他面前的箭矢面前。

火焰籠罩了林陽的身體,林陽覺得四周炙熱的不行,而他抬起頭髮現,那個箭矢已經不見了,取代的是不遠處正有一個王座,王座上擺著一把弓。

林陽知道,這應該就是器靈的考驗,這種地方應該是一個幻境。而那個王座上的東西,應該就是他想要的東西。

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走向了王座,四周的火焰變得更加灼熱起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都有一些疼痛起來。

還好,林陽是一個久經元陽地獄考驗的存在。那些火焰帶來的疼痛對於他來說,還在掌控之中。

當林陽的手放在那把紅色的弓上的時候,四周的空氣似乎都凝聚了起來,那些灼熱的光芒快速的凝聚成了一根炙熱的箭矢。

林陽拿到了第一株火焰箭矢后又拿到了寒冰箭矢,雷霆箭矢,敗水箭矢,厚土箭矢,揚沙箭矢,風刃箭矢等九根箭矢。

九根箭矢都落在了林陽的手中,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不窺視元陽之力的掌控者。你是元陽的繼承人?」

「應該算是吧。」林陽點了點頭,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虛影出現在了林陽的面前:「那你知道,怎麼回到原界嗎?」

「原界?那是什麼地方?」林陽一愣,這個詞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老者沉默了,他搖了搖頭:「看來你不知道。元陽既然已經隕落了,還不想將消息留下來嗎?他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不,前輩,他沒隕落。他還活著,只能說是以另外一種狀態活著,而且,他的智力似乎出了問題,很多事兒,他都已經不記得了。」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聽了林陽的話,老者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那算了。我也不想去聽這些事兒了。」

看著老者消失,林陽的腦海之中又多了原界兩個字。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巫靈前輩,您知道原界在什麼地方嗎?」

「你想知道?」巫靈的聲音有一些陰仄仄的。聽了巫靈的話,林陽瞬間扼殺了自己的想法:「不想知道。」

「為什麼不想知道,你可知道,就算主宰,也很想知道,原界到底在什麼地方,原界,哪裡才是元點。」巫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的眸子一凝:「原界,世界的原點?」

「沒錯,這麼多年,想要找這個地方的人,比比皆是,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只是,知道那個地方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元陽,一個是影子。你是不是覺得,元陽這個人很偉大,很多人都為了他付出了生命?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的,他是一個陰謀家,這麼多年,影子一直都想要回到原界,我們這些他所謂的朋友,也很想知道原界的位置,但他卻將原界封閉了起來。沒有他,誰也無法打開。」巫靈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或許是,他也有什麼苦衷吧。」林陽沉默了一會兒后,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解釋了。

聽了林陽的話,巫靈沒有吭聲,林陽則快速的走到了外面。看到了林陽,法箭一脈的人和雲浪都有一些吃驚:「這麼快?」

林陽將射天箭矢都遞給了仰翎,仰翎和法箭一脈的人全都跪拜下了下來:「恭迎射天箭大人回歸。」

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都起來吧。」

「是,射天箭大人。」

看到法箭一脈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雲浪的臉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出事兒了,月彎城被滅了,牢宏城主被抓了。」

「什麼?」林陽的臉色大變,他們之前對法家的拍賣行動手的時候,他就知道,法家的人肯定會動手。

不過,法家的人目標是林陽,林陽覺得,他們應該是對自己動手的。就沒有想到,他們會對牢宏動手。

「情況怎麼樣?牢宏城主現在怎麼樣了,法家的人到底要做什麼。」林陽連續的問了幾句。

送情報的那個人苦苦一笑,然後說道:「他們已經佔領了月彎城,而且說要用牢宏城主的頭顱祭奠那些死去的法家人。」

「現在沒死就好,大家準備一下,我們要將牢宏城主截出來。」林陽看向身旁的幾個人,然後說道。

「林陽,你等一等,我覺得,他們的目標,或許就是你,你去了,才是正中下懷。」雲裳拉住了林陽,然後說道。

林陽的眸子一凝,不過還是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不管怎麼樣,牢宏城主一定要救出來,畢竟,他是沖著我來的,他加入到了天境聯盟,如今出事兒了,我們肯定要負責的。如果他沒有加入到天境聯盟,或許就不會出事兒。來人,整隊,還拿我林陽當朋友的,就跟我過去。」

法邪看著不遠處被困住的法涌嘴角微微翹了起來:「法涌,說起來,你應該是我的叔叔,按照道理說呢,我這個做侄子的,不應該這麼對你,怎麼說,你也是一個實力強悍的主神境界強者,可是你不應該背叛法家,你應該知道,家族律法之中,背叛了法家到底會被怎麼處置。」

法涌陰仄仄的笑了起來:「發邪,你和你爺爺一樣,心思都沒有放在正處,如果你心思放在正經的地方,你的天賦,早就成為主神境界的強者了。怎麼,你們真的要對我動手,你們別忘記了,我修鍊的禁術到底是什麼。」

「哈哈哈,威脅我,你看看,這是什麼。」法邪一伸手,一顆漆黑的珠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看到了那顆珠子,法涌的眸子就是一凝:「污穢魔珠,這東西不是鬼語一族的寶物么,怎麼會在你的手中。」

「哈哈哈,法涌,你還真是天真啊,你難道忘記了,我的母親,其實就是鬼語一族的人,今天這一次,你就別想離開了。」

法邪說著,漆黑的光芒籠罩向了法涌。

牢宏的臉上滿是猙獰,可是他的嘴被堵著,身上的經脈也被封印了起來,就連綁他的繩子他都沒有辦法弄斷。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忽然飛來了一根箭矢,箭矢落下,直接刺中了污穢魔珠。

冷婚暖愛:做你心尖寵 濃郁的魔氣被釋放了出來,林陽的身後雙翼展開,他的身上都變成了銀白色:「你就是法邪吧,既然你對牢宏城主和法涌大人動手,那我就滅掉你好了。」

「林陽,你敢。」法瑩大吼著衝過來,卻被火蜂主神攔了下來。

法邪雖然養尊處優習慣了,但是他的實力也擺在那裡,林陽的化玄魔功在污穢魔珠釋放的魔氣增幅下整個人的實力都變得很強。

法邪咬著牙與林陽拚鬥,卻發現自己這邊的人竟然都在下風。

「該死的,你們給我弄死牢宏那個叛徒。」法邪大吼了一聲,而林陽的身影卻忽然落在了牢宏的身旁。

牢宏感覺自己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竟然可以動了:「哈哈哈,林陽盟主,這一次的恩情,牢宏記下了,就讓牢宏幫你解決了法邪這個蠢貨吧。」

牢宏說著,一把漆黑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法邪的眸子一凝,可是黑色的光芒已經來到而來他的面前。

法邪閉上了眼睛,他覺得,他這一次肯定會隕落在這裡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邊傳出了一聲長嘆聲,一個老者竟然將他拉到了一旁。

看到了老者很多人都是一愣,法邪的臉上更滿是驚訝:「鹿前輩,是您,是您救了我。」

鹿潮長嘆了一口氣:「我本來不想出手的,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如果你真的隕落了,那就沒有什麼可以迴旋的餘地了。我現在,代替靈塔聯盟宣布一件事兒,法家和鬼語一族一樣,不再是靈塔聯盟的成員,請法家的人離開吧。」

法家的那幾位主神的眸子都是一凝,就連法邪也皺了皺眉頭,不過看到林陽等人站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樣子,他們果斷的選擇了離開。

看著法家的人都離開了,牢宏來到了鹿潮的身旁:「塔主,您好。」

「好了,不會怪我壞了你們的好事兒吧?」鹿潮一笑,然後說道。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兒怪不到您的身上,而且,殺了他確實有麻煩,我也是剛剛有一些火大罷了。」牢宏長嘆了一口氣,林陽也點了點頭:「不過沒有關係,怎麼說,這一次也是我們贏了,不是嗎?」

「這一點我還要與你說,你們天境聯盟的人來了靈塔位面交易,我們歡迎,如果再鬧事兒的話,我恐怕也要宣布,讓你們離開了。」鹿潮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林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其實,我也不想要鬧事兒的,只是有一些人要針對我。我想,既然您作為靈塔聯盟的盟主,也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而來,如今,法箭一脈的人和冰雨一脈的人都加入到了我天境聯盟之中,我天境聯盟將他們駐紮的地點放在了雅祭城,盟主如果有事情的話,可以去雅祭城找我們。」

「雅祭城?那個洛雅和靈祭所在的城池,你們竟然能夠合併這三個勢力,還真是我們靈塔位面的缺失啊。法箭一脈的人會和雲家一起投靠天境聯盟,這我還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冰雨一脈的人也要投靠呢?」鹿潮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

聽了鹿潮的話,冰雨一脈的那位蘇冰長老長嘆了一口氣:「鹿老,我明白您是怎麼想的,您是不是覺得,我們也算是靈塔位面的人,卻加入了天境聯盟,這讓您很不開心,其實,我們這也是被逼的,您想想這麼多年來,我們在做什麼,聯盟在做什麼,法家在做什麼,你已經讓很多人心寒了,還不讓我們離開?」

「蘇冰老頭還是這麼臭的脾氣。」鹿潮身後的一個老者竟然笑了起來,他看向鹿潮,然後說道:「盟主,要不要解釋一下?」

「算了,既然他們都選擇了,我們也不好在天境聯盟那邊挖人,這樣吧,我代表靈塔聯盟和天境聯盟定下一個友好契約,互不侵犯,互通有無,怎麼樣?」鹿潮一笑,然後說道。

聽了鹿潮的話,很多人都看向了鹿潮身後的那個老頭,很明顯,他剛剛是話裡有話,而且,這件事兒,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老者一笑,然後說道:「既然你們都看著我,那我就說兩句吧。」

原來,靈塔位面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在法家的掌控之下。

法家的人在靈塔位面可以說最大的勢力,當年的鬼語一族被他們逼迫離開,而其它的家族,也只能仰其鼻息。

直到最近一百年間,法家開始內亂,很多人都不服氣對方,支脈紛紛與主脈鬧事兒,甚至傳出了很多大亂的事情,法家的家主還在一段時間內無法服眾。

法家內部出了事情,對待靈塔位面的管理就疏忽了,於是,鹿潮等人聯合了很多人,將法家在靈塔位面的權力削弱到了最低的程度。

靈塔位面的人掌控了靈塔位面,法家的人因為沒有辦法掌控靈塔位面,於是開始向鹿潮等幾個靈塔聯盟的掌權人施加壓力。

也就是這個時候,靈塔位面的這些人更加徹底的聯合了起來。

他們一直都覺得,一直以來,是法家的人在壓迫他們,是法家的人在掌控著他們的生死,靈塔位面就像是法家的人養奴隸的地方。

就這樣,兩方的人鬧了起來。法家的人不得不顧及到靈塔聯盟的這些人,而且,法家在這裡的生意,也不得不依靠,靈塔聯盟的人支撐。

就這樣,靈塔聯盟徹底易主,成為了鹿潮掌控的靈塔聯盟。

也正是那個時候,牢宏等人都看到了對付法家的希望,法家的大亂變得更加的厲害。

「法家的人一直都盯著盟主,盟主不敢做什麼,也不敢說什麼,一直都在想著有人能夠與法家真正打起來,給法家的壓力。這樣,靈塔聯盟才會有時間,能夠讓法家徹底的在靈塔位面沒有辦法伸手。」

「你們之前做的那些事兒,徹底的激怒了法家的人,法邪這個傢伙太蠢了,竟然真的動手了,給了我理由,也給了他們壓力,法家本來就內亂的厲害,如今又找了你們這麼一個對手,他如果招惹我們靈塔聯盟,絕對是不明智的事情。」鹿潮一笑,然後說道。

「我懂了,很高興與你們結盟。」林陽微微一笑,而蘇冰也笑呵呵的說道:「鹿潮盟主,我記得,我們似乎還可以加入到靈塔聯盟,靈塔聯盟並不介意靈塔位面的家族加入到其它的聯盟,不是嗎?」

「哈哈哈,你還真會鑽空子,這可是當年法家的人為了停留在靈塔聯盟之中定下的規矩,你們啊,就給我滾蛋吧。」鹿潮大笑著說道。

林陽得到了靈塔聯盟的幫助,有了靈塔聯盟的人參與進來,法家的人全部退回到了天法位面之中。

「父親,鹿潮那個老傢伙欺人太甚,我們在靈塔位面的人手全部都被逼退了回來,如果鹿潮那邊說的話我們不執行,林陽的人頓時就會過去連砸再搶,這一次,我們損失慘重啊。」法邪苦著臉看著法家的家主。

那位法家的家主卻冷哼了一聲:「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自己不清楚?鬼語一族的人給了你足夠的好處吧?不過這些,我都不在意,反正,靈塔位面的人已經都是你的人了,折了就折了。法瑩死在了靈塔位面,這件事兒被拿到了長老會上談,你很快就會被下掉權力。」

「父親,您可要幫我啊,如果我的權力真的被下掉的話,您的位置也會出問題的。」法邪一愣,然後連忙說道。

法顯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搖了搖頭:「孩子,你錯了,你在幫你母親做事兒的時候,你就已經不再是我的人了,你母親那一脈的人能夠保住你,那你就保住了,她們保不住你,我也沒有辦法,因為你的事情,我也很快就會離開家主的位置,你以為,長老會的人不會對我下手,你太天真了,我能夠保住你的性命,已經不錯了。」

看著法顯有些佝僂的身軀,法邪的眸子凝聚了起來,這和很多支脈的家主一樣,在被他迫害后,那種落寞的神情。

「不行,我要成為下一任的家主,我要保留繼承人的位置,我要去找我母親。」法邪的心中吶喊著,而當他來到他母親院子的時候,卻看到了執法堂的長老。

「這不是法邪大公子么?您要找您的母親,她涉嫌危害家族,想要毀滅家族,已經被抓獲了,如果您有什麼話要說,可能要等我們審訊結束后,才可以。」執法長老嘲諷的看了一眼法邪,法邪的臉上頓時掛滿了落寞。

「我聽說,法家大亂了。」林陽和鹿潮走在院子之中,最近傳送陣已經安排好了,不過傳送陣需要的靈石太多了,林陽宣布,沒有緊急的事情,還是使用時空戰船,反正,天境位面的戰船比較多。

而且,由於靈祭和洛雅的加入,很多戰船都被改進了,這讓戰船的速度變快了很多。

有了戰船,林陽的生意便快速的做到了靈塔位面,以前的靈塔位面被法家控制著,一直都故步自封,有了林陽用戰船拉來的資源,很多高塔的法修臉上都露出了興奮之色。

「是啊,已經亂的不成樣子了,法邪的母親,那位鬼語一族的美嬌娘已經隕落了,落在那些執法長老的手中,簡直慘不忍睹。還好法顯保住了法邪的小命,不過他們父子倆也丟掉了大權。」鹿潮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一生一世笑皇途 「法顯果然是一個人物,這個時候,還知道應該怎麼做,倒是那個法邪,簡直就是一個坑爹的貨色啊。」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不要談那些事兒了,我**的東西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到,要我說,你們這些商人,簡直就是吸血鬼,如今的靈塔位面,物資供應簡直成了你們的獨門生意。一旦你們想要對靈塔位面動手,我都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鹿潮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哈哈哈,您覺得我會動手嗎?我可是一個正經的生意人。」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鹿潮一瞪眼睛:「你還正經?上次硬是將我藏了很多年的靈血美酒拿去喝了,還美其名曰研究一下配方,那可是上古時候儲存下來的美酒啊。這麼多年了,我都沒捨得喝,倒是便宜了你這個傢伙。」

林陽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來來來,你嘗嘗這種酒,這是我利用靈米和靈藥煉製而成的,味道還不錯。」

鹿潮拿過林陽遞給他的酒葫蘆喝了一杯,他的眼睛一亮,然後說道:「專門給法修準備的?」

「沒錯,您是修鍊大地法則的,所以,這種靈酒就以厚重為主,感覺怎麼樣?效果不錯吧。」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不錯,不錯,這葫蘆算你送我的了,我再買上幾葫蘆,這個東西的價格怎麼樣?太貴我可買不起。」鹿潮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

林陽知道,這邊的生意一直都是蘇冰在做,那個傢伙窮慣了,所以做生意一點小錢也斤斤計較,這讓林陽也很無奈,只能將張仙兒派了過來。

張仙兒出了很多次貨船,如今已經可以抵擋一方了。

「這事兒啊,我不管,你去找張仙兒吧,她會和你談價格的事情,當然,這一葫蘆的酒,算我白送。」 林陽回到雅祭城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最近天境聯盟的名氣已經打響了起來,尤其是天境聯盟在靈塔位面收下了冰雨一脈和法箭一脈的人後,林陽所在的天境聯盟實力強上了很多。

而且,靈塔位面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與外界互通有無,這也讓靈塔位面的東西一經推廣就受到了其它位面的歡迎。

「林陽盟主,出了一些事情,林雪柔姑娘讓您回去一趟。」蘇冰在外面推門走了進來。

林陽先是一愣,然後接過了傳訊玉簡,玉簡的內容很簡單,就說是因為靈猿位面出了一些事情,讓林陽快些回去一趟。

林陽知道,最近自己確實有一些散漫,多數的時候,都是呆在靈塔位面這邊,他對法修的修鍊方法還有一些法修的文明感興趣。

用鹿潮的說法:「林陽盟主啊,他已經成為一名學者了,很快,他或許就會成為一名合格的法修。可是林陽卻並沒有那麼選擇,貪多嚼不爛的思想一直都存在他的腦海之中。」

「這麼著急叫我回來做什麼?」林陽推開門走了進來,看到正在說笑的林雪柔和雲織問道。

雲織和林雪柔看到了林陽回來了,便直接將書桌上的玉簡遞給了他:「你看看這個。」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將玉簡拿了過來。 穿越從龍珠開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