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什麼?就這麼點?」顧飛一愣。

2021 年 1 月 9 日

「那你還想怎樣!」燕塵沒好氣道。

旋即,神色一動,又問道:「對了,那個吳閻山,你可熟悉?」

「我跟他啊,不熟!但還是挺了解的。」顧飛道。

「那……他是天位第幾?」燕塵問道。

「第三!」顧飛咧嘴道,「實力是相當不錯,說起來,他也是東萊府人,戰域的,跟衛家是一個域的,聽說吳家跟衛家還有一點交情。」

「戰域?」

燕塵喃喃一聲,露出瞭然之色。

這戰域,乃是東萊府九域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域,也是戰神衛家所在。

「哎!燕兄弟,這傢伙是去找你麻煩了吧!」

燕塵點點頭,笑道:「他是來了,不過,沒得逞。」


聞言,顧飛露出詫異之色,一拍燕塵的肩膀,樂道:「燕兄弟,你行啊!不錯的嘛!」

言罷,他哦了一聲,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對了,我剛才去換了點東西,喏!這是你要的凈心丹!」

燕塵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驚喜之色。

從顧飛手中接過一個布袋,打開一看,裡面裝滿了一個個小巧的玉瓶,粗略一數,有十來個。

「一共十五顆,你看夠不夠!」

顧飛大咧咧道。

「夠了!多謝了!」燕塵收好袋子,沖他一拱手。

這裡十五顆,再加此前二十顆,他身上便有了三十五顆凈心丹,夠支撐好一段時間的修鍊了。

「誒!謝什麼,托燕兄你的福,這兩趟我可是賺大了,什麼時候再去,可要帶上我!」

「一定!一定!」燕塵笑道。

顧飛笑了笑,便道:「那……我先進去了。」說著,便是轉身,往屋內走去。

走了幾步,卻是一頓,猛地轉過身來,神色頗為凝重。

「燕兄弟,你可要小心,那個吳閻山,可不是省油的燈,還有……現在二年生中,想要對付你的,可是大有人在。」


燕塵沖他一擺手,道:「放心,我知道的。」

「那就好……」

顧飛點點頭,但眸中仍有一抹凝重之色。遲疑了一會,還是轉身,回了屋內。

燕塵目送他進去,這才回了七號閣。

在房內坐定,他面色沉了下來,露出思索之色。

目前,凈心丹的問題解決了,那麼,接下來便該去劍魔塔了。

今日天色已晚,不如修鍊一夜,明日早上再去。

打定了主意,他便盤膝坐好,開始修鍊。

一夜修鍊,小睡了片刻,他早早起來,下了蒼雲峰,往劍魔塔方向行去。

片響,便見到了前方那座佇立的高塔。

高塔雄偉,形如利劍,直刺蒼穹,當真不愧於劍魔塔這個名號。

塔身黑沉,更是有種神秘而又厚重的氣息。

仔細一數,塔高十三層,據說每一層,都設有一考驗,而每通過一層,便可得到一定的獎勵。

燕塵駐足,眺望了一番,眸中浮現一抹驚嘆之色。

旋即,加快步伐,行至塔前。

近了一看,劍塔更為雄偉,儘管是大早上的,通往劍塔的路上,已有不少人影,三三兩兩,個個一襲制服,身負長劍。

看其臂章,大多是二年生。

見得燕塵,皆是一怔,旋即,目光轉冷,透出幾分敵意來。

燕塵此刻穿著制服,胸前別著徽章,一般人一看,都能認出來,畢竟新生之中,只有三個天位,一個是女的,一個是出名的冰山臉,那麼,剩下的一個,便是顯而易見的了。

感應到這些目光,燕塵面色如常,大步行去。

行至塔門前,正欲邁進去,忽然,他神色一動,腳步便是頓住了,卻是聽到一側傳來了幾聲低呼。

「是那個姓傅的,他又來了!」

「嘿!這傢伙,可是個怪物,上次一來,便是一口氣闖了九關,這一次來,怕是要衝擊第十關吧!」

「姓傅的?難道是他?」燕塵喃喃,轉身看去,便見那一條道路上,行來了一人。

身姿筆挺,如劍一般鋒銳,遠遠的,便能感應到他身上,那一股驚人的劍意。

「這傢伙……」

燕塵瞳孔一縮,掠過一抹凝重之色。


只是遠遠一觀,他便看出,此人在劍道上的造詣,並不會輸他多少。 「傅西門……」

燕塵佇立塔門前,望著那一道接近的身影。

此人,便是新生之中,三大天位學員之一的傅西門。據傳,此人的武魂頗為奇特,乃是聖品器武魂,而且,還是一種劍類的器武魂。

更令人稱奇的是,此人古怪的性格,整日綳著一張臉,宛若冰山一般,平素皆是獨來獨往。


此人邁步行來,一路上,引得四周的人紛紛駐足側目,爆發出一陣竊竊低語聲。

「這傢伙……倒是有意思!」

燕塵喃喃,眸中忽地綻出一抹精芒。

這時,似是感應到了他的目光,那人一抬眼,投來一道冰冷的目光。

一落到燕塵身上,霎時,雙目猛地一睜,暴起璀璨精芒。

旋即,腳步加快,大步行來。

他渾身氣勢大放,升騰起一股驚人的鋒芒,每邁出一步,那一股氣勢,便是暴漲數成,宛若怒濤狂潮,往燕塵壓來。

那一對劍一般的眼眸中,充斥著驚人的戰意。

被這一股戰意感染,燕塵亦是渾身一震,氣勢大放,往前壓去。

霎時,兩股氣勢如驚虹一般,在塔前交鋒,激烈碰撞,盪開一股股狂風。

兩人的目光,亦如利劍一般,互相交鋒,碰撞出無形的火花。

四下,起了一陣驚呼,眾人紛紛退去,皆是露出震驚之色。

這兩人的氣勢之盛,著實令人心驚。

旋即,便是露出了好事之色,議論了起來。

這兩人皆是一入學,便被授予天位身份,可以說,都有著准神位的資質。

雖然,那姓燕的名聲更響亮,此前更是擊敗了嚴風等人,但那傅西門也是不弱,此前還擊敗了天位第九。

在劍道之上,天賦更是驚人,第一次來劍魔塔,便是連闖九關。

兩人究竟孰強孰弱,倒真令人難以判斷。

但單論劍道天賦,應該還是那傅西門更強一些,畢竟,此人的武魂,可是劍類器武魂,在劍道上,有著卓絕的天賦。

塔前,兩人對峙片刻,那傅西門忽地一斂氣勢,冷冷看著燕塵道,「你……倒是不錯!」

說罷,便是一轉身,進入了塔中。

燕塵一斂氣勢,面露古怪之色,這傢伙語氣雖是冰冷,但顯然,並無惡意,似乎就是他一貫的語氣。

「還真是個怪人!」

燕塵嘀咕了一聲,亦是進入了塔中。

入得門內,便見是個大廳,前方設有一櫃檯,櫃檯後面坐著一位老者。再左右一看,四周有四條通道,通道旁的牆上,分別刻著四象圖紋。

四下打量了一番,他才上前。

這時,那傅西門已離開了櫃檯,走向了那條刻著朱雀圖紋的通道。

行至櫃檯前,那老者抬眼一看,便是怔了怔,露出了一抹古怪之色。

「你……就是燕塵?」

「正是晚輩!」燕塵一躬身,行了一禮。

那院老打量著燕塵,輕一撫須,便是頷首道:「第一次來吧!我先跟你介紹一下,這劍魔塔,一共十三層,每一層,皆設有劍陣!」

「第一層,為一元劍陣,第二層,為兩儀劍陣,第三層,則為三才劍陣,如此類推,一直到第十層十方劍陣為止。」

「最後三層,則頗為特殊,我不便透露,還得你自己去探索。」

「每破去一關,便可得到一枚劍令,對應其層數,憑劍令,可以來此兌換獎勵。每一層的獎勵,皆不一樣,越高自然獎勵越好。」

「你第一次來,還未闖過關,所以,只能從第一關開始,若是以後,就不必這麼麻煩了,就比如你這一次闖到第八關,那麼下一次可以憑藉八星劍令,直接闖第九關。」

「原來如此!」

燕塵微一頷首,露出恍然之色。

老者又道:「這塔分作四個內塔,分別冠以四象之名,四個內塔中,考驗皆是一樣,現在玄武塔還比較空,你就去那邊吧!」

說著,老者抬手,指了指一側的通道。

燕塵一拱手,道了聲多謝,便轉身向那通道走去。

沿著通道走了一會,便至一門前。輕輕一推,石門開了,內里一片漆黑。

燕塵往裡探了一眼,便是邁步,走了進去。

咣當!

身後的石門關上,四下徹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燕塵一皺眉,立時警覺起來,魂識大放,往四周掃去。

忽然,聽得吱嘎一聲,旋即,便是嗖的一聲,在那黑暗中,一道劍光閃現,朝著他面門刺來。

這一劍,速度極快,更是如鬼魅一般。

燕塵雙眸暴睜,綻出璀璨神芒,腳掌一跺,便是飄然而退。

嗆!

無妄出鞘,劈斬而去。

鐺!

一聲金鐵交擊的爆鳴聲。

雙劍交擊,燕塵渾身輕震,往後退了退,劍上傳來的力道之渾厚,著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而那道身影,亦是往後退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嗖嗖嗖!

四下起了道道破空聲,那道身影正繞著他,急速飛奔,霍然,掠至他背後,一劍刺來。

燕塵早已把握到了這一劍,猛地轉身,一劍刺出。

叮!

劍尖交擊,暴起一聲清脆的響聲。

那道身影一震,往後退去。

這時,燕塵眸光一寒,腳掌一跺,爆射而上,手中的劍突刺如電,爆發出一蓬猛烈無比的劍光,宛若疾風驟雨般罩去。

鐺鐺鐺!

一時間,金鐵交擊的爆鳴聲不絕於耳。

在他狂暴的劍勢籠罩下,對手只得揮劍抵擋,一開始,還能應付下來,但很快,動作便是凌亂起來。

驀然,漫天劍光一斂,燕塵輕輕刺出一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