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什麼!」艾里吃驚不小赫洛斯現在的力量甚至比他原來還要強上幾倍這怎麼可能!

2021 年 1 月 4 日

赫洛斯猛一刀斬下血光濺射伴隨著艾里的一聲慘叫這一刀他直接把艾里僅有的左手也斬了下來「以為這樣就夠了嗎!做夢!」赫洛斯已經完全被憤怒所控制雙手快的連出兩指點碎了艾里的膝蓋骨!

只聽兩身脆響艾里再也堅持不住軟軟的倒了下來大聲的慘叫起來但是赫洛斯此刻的心已經被憤怒所充滿變的無比冷酷猛的伸手只見一道鮮血從艾里口中噴出而在赫洛斯的手中一條血紅的舌頭已經在他的手中!

看著眼前的景象赫洛斯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加羅輕嘆一口氣「果然是我所預料的這個傢伙對於敵人的殘忍和對於同伴的關懷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還沒完待艾里的鮮血已經流了一地的時候他抬起腳一腳狠狠踩在他的胸口只聽幾聲脆響艾里的雙眼幾乎要爆了出來他的胸骨已經完全被踩碎了同時一股綠氣開始蔓延他的全身劇烈的痛苦在無邊無際的蔓延!

割舌剪肢刺骨三重地獄的酷刑完全在艾里身上出現了這種極端的痛苦甚至讓他感覺到現在比起來死也是一種幸福。

赫洛斯收回腳轉身向後離開了艾里的死是肯定的接下來他會在大量失血還有極端的痛苦中死去。

「用你一條命換我兄弟五千人的性命這樣的死便宜了你。」 「感覺如何?」看著慢慢走回來的赫洛斯加羅不由的出口問了一句。

赫洛斯深吸一口氣「無比的空虛殺了艾里之後我很清楚從現在開始我將要和以前所有的一切告別了死軍也好殺也罷一切都隨風而去了。」

「那樣不好嗎?想想你的以前那時候的你為了什麼而存在戰爭的殺戮對於死軍的責任你以前的生命中只有這些東西的存在而已不是嗎。」

「沒錯。」赫洛斯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了出來雙眼中一片清明「是啊十九年的生命終於和以前完全脫離了。」

加羅看了他一眼「走吧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加羅小姐你要去那裡?」

「森林雷塔。」

赫洛斯雙眼大睜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東西「泰。。。泰坦巨人!」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你看下這些東西應該夠了吧。」岡介雷斯指了指在地上擺放了大量的魔核加羅粗略看了一下這裡的魔核數量不少起碼有三百多個而且都是四級以上的不過可惜的是沒有九級的八級魔核也僅有兩個。

「應該可以了吧感覺上差不多了。」加羅點點頭「不過還是需要實驗一下不介意吧。」

「怎麼會盡量用吧。」只要能夠回到自己的故鄉泰坦巨人對於其他的問題都不在乎就算要把所有的魔核用光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加羅拋出鐵符文天空之龍的巨大身影出現讓赫洛斯大大的震撼了今天一天的震驚比以前永遠都多以後不管出了什麼情況自己大概也不會驚訝了吧嘴角抽*動一下赫洛斯苦笑不已看起來在加羅身邊的話自己必須習慣這種會一直出現的心臟跳動吧。

進入天空之龍一起的還有岡介雷斯對於這個可以讓他們回家的大傢伙這個泰坦心中只有無比的激動顫抖的手撫摸著堅硬冰冷的錶殼一個個熟悉的泰坦一族留下的痕迹讓他無比的興奮就差沒有伸舌頭去舔了吧加羅心中惡意的想到。

不過有這個想法的不止她一個一個古怪的聲音傳了出來「哦天那加羅小姐您從那裡帶來這樣一個可怕的傢伙居然還在一直撫摸我美麗的肌膚天那居然還是一個大老爺們我寧可是您的玉手來輕撫我的全身啊哦!不!這傢伙想要幹什麼!難道想要舔我!不要啊加羅小姐快救我啊!」

加羅看了過去岡介雷斯現在那裡還有一點族長的形象簡直就要瘋狂了加羅嘴角抽*動再也看不下去了急忙把他帶進了能源室。

在控制台面前這位族長大人才算克制了一點不過還是眼神四處分散看起來對於這個天空之龍還是非常感興趣嚇的毀滅之雷直接把他提升到危險人物級別甚至調集了十多個魔光眼布置在控制室裡面而目標就是岡介雷斯。

加羅無語了看起來毀滅之雷這個孩子被嚇的不輕不過不去管他了轉過身加羅把節能石放進了控制晶棒相對的凹槽位置只見裡面忽然伸出四支觸手牢牢的扣住了節能石。

「能量節能石確定開啟節能系統。」加羅取出一塊五級魔核放動了控制台上開口問道「毀滅估計一下這塊魔核的能量。」

一陣聲音傳來「滴。。。能量吸取。。。」只見魔核顏色開始變淡了到最後完全變成了白色隨後毀滅之雷的聲音傳了過來「吸取完畢能量補充o。2%節能石狀態下可以維持五小時飛行時間或者十分鐘中級戰鬥時間。」

加羅開始有點驚訝了五級魔核只補充了那麼一點能量天空之龍的能量儲藏量大的驚人而且只能維持十五分鐘中級戰鬥時間也就是說充其量最強也只能使用到六級戰鬥魔法不過現在有大量存貨還擔心什麼馬上加羅就把所有四五級的魔核全部丟上去讓天空之龍吸收這樣一來魔核立刻被消耗了兩百多個。

「能量補充21。45%預計飛行時間計算四百八十七小時戰鬥能量技能究級形態兩分鐘高級形態一小時二十分鐘。」

暈太誇張了加羅聽的一陣目眩簡直就是在燒錢兩百多個魔核居然只能維持究級形態兩分鐘還是在節能石的作用下不過究級形態的話應該就是指滅世之語吧。

不過沒有關係了加羅鬆了口氣一切都準備好了四百多小時也就是二十天嗎應該足夠飛回原始大陸了吧加羅心中最大的擔憂解除了「族長沒有問題了請你安排你的族人開始上來吧還有食物一起準備好我們要出了。」

岡介雷斯臉色一變一股威嚴感瀰漫開來「我知道了。」雖然很興奮但是在面對回去這個字的時候自己必須嚴正。

很快從雷塔中走出大量的泰坦族人他們手中都抱著幾個巨大的容器裡面是大量的食物還有清水不過真正食用的除了加羅他們也只有年幼的泰坦族人了一旦成年的泰坦就完全不需要進食只要從空氣中就足夠吸收自己需要的生命能量。

「出吧認識回原始大陸的路嗎?」

「當然大概十五天左右就可以了準備好了嗎加羅小姐。」天空之龍的雙眼閃起了青色的光芒一雙巨翅緩緩張開身體漂浮了起來「準備出!」

這是一幢完全純白色的石制建築裡面此刻沒有點一盞燈可是還是有耀眼的白光亮出而在外面守衛的幾個騎士和法師卻眼中流露出一種羨慕和尊敬的神采讓人感覺疑惑。

萌·光特拉教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紅袍大主教但是沒有人可以質疑她的力量現在的萌身上散出的白色光芒裡面蘊涵的光明能量無比濃厚讓人不由的驚嘆。

忽然白光一下收了回去萌睜開雙眼一絲笑容出現在了嘴角「哦您終於肯回來了嗎加羅小姐算一算也確實了洛現在只剩下最後四十天的生命了啊。」稀有的生命能量又怎麼可能那麼好找萌他們已經花了很大的精力但是依舊毫無所獲。

「但願您能有辦法加羅小姐。」雖然萌的一切似乎都是迷但是對於洛的安危她還是非常擔心的。

—————————————————————————————————————————————

「喝!」一聲巨響伴隨著的是無數飛射的巨石但是在巨石之中還有大量破碎的鐵塊而在其中一個全身金光閃閃的人影矗立著猶如一個巨神一般威武驚天。

「恭喜教主出關!」門口一直守護的兩人急忙跪下只見那人張開雙眼強者的氣勢顯露無疑正是金身教主傲世金神金魔天!「哈哈我終於成功了祖祖輩輩十幾代人數百年沒有人能達到的金界道第十一層!哈哈哈哈!」雙手猛的握緊「接下來我就等那一天的到來那個時候我們再比一場吧!血神炎神聖神!還有那個傢伙!」

—————————————————————————————————————————————

「看起來金魔天已經突破了嗎不過真可惜這次比賽我們會增加幾位新的人吧那時候我主要的目標就不是你了啊。」鐵面血神抬起右手在他的手上閃動著如火焰一般沸騰的紅色光芒「我血神七道的第七道血龍滅天道也已經完成了就看看這一次的比賽誰會先被我血龍的獠牙吞噬。」

九級強者們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他們的聚會但是時間一直不固定每一次的聚會戰鬥都將由一位布另外四位將會前去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先每次聚會都是九級強者的聚會而可以肯定的是加羅白可都將是這一次的參加者不論是當年排名最末的傲世金神還是鐵面血神不死炎神光明聖神還有第五神都將對這一次的聚會充滿期待。

此刻的加羅正坐在屬於她的控制室中岡介雷斯也想進來可惜他已經完全被毀滅之雷定義成不受歡迎者一群魔光眼就在門口堵著他在加羅的面前正擺放著一些東西。

光羅之鷹深海妖赤人面樹炎魔風魔妖五枚九級魔核還有憤怒迷茫希望三枚神之結晶體加羅知道只差最後的一份神之結晶五枚魔核能量加上四枚結晶為九之數在煉金界沒有十全十美之說只有遁去的一才能完成極限的作(/class12/1.html品九為初始亦為終結。

「最後的一次機會了絕對不能失敗。」 加羅輕輕躺在那張豪華的大椅子上長期來的戰鬥煉金體也開始感覺到金屬疲勞了難得有十五天的休息當然要好好調整一下。

毀滅之雷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對了加羅小姐好久不見您的力量好像又強了許多啊。」

「嗯你也能看見?」加羅微微睜開雙眼疑惑的問道。

「當然也許別的地方不行但是在我的控制室和能源室裡面有永恆固化的真理之眼因為這裡是最危險和最安全的地方所有進入的生命體都將被我觀察不過以前沒有能量不能使用不過現在看起來加羅小姐您的力量雖然強了很多可是好像很奇怪。」

加羅挑了一下眉「什麼奇怪?」

「您體內的能量現在很強比我以前見過的大部分生命體都強但是在您體內的能量現在似乎有三種每一種都很特殊而且厲害但非常奇怪三種能量完全不協調沒有共存的現象。」

「沒錯我現在的力量確實存在這樣一個古怪的現象。」加羅很清楚雖然三種能量都得到了質和量的絕對升華可是三種力量沒有共存實在是一種怪現象按理說洗髓經不可能留下這種不完美的缺陷啊完全不符合道理。

難道說!加羅忽然坐了起來她的腦海中此刻忽然出現了一個瘋狂的念頭但是這可能嗎!

「洗髓經最終界精氣神三間歸元界並不是洗髓經最後的境界在他之上還有更完美的力量層次!」似乎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道出現在力量不完美的可能了。

忽然天空之龍似乎震動了一下就連加羅都感覺到了奇怪以天空之龍的重量和穩定外加刻在外面的風系魔法能量怎麼樣也不可能會被風吹動吧?加羅站了起來走到大玻璃前「怎麼回事生什麼情況了?」

「運氣真糟糕居然在無盡之海遇到這種東西真是倒霉。」毀滅之龍的聲音傳了過來加羅問道「究竟是什麼東西?」

「無盡之海的空中領導者之一匪蛇。」

只見在天空之龍的外面正飛行著數百條足有十米長的巨蛇這種蛇頭部分叉形成一個特殊的三角形背生雙翼顯的無比恐怖而且它們所蘊涵的毒素也是非常驚人的雖然攻擊力不高但是藉助天生的劇毒和群居的特性霸佔了一片無盡之海的天空。

「真是麻煩的東西算了我也不想浪費能量看看要用那個好。。。嗯這個不錯那個也可以還有這個也能用對了順便還可以考慮一下這個。。。」毀滅之雷的語氣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得到一件玩具一樣興奮。

加羅哭笑不得她當然不擔心對付不了那群蛇不過還是要提醒一下「喂先告訴你啊能量不能給你亂用選一個最節約的。」

毀滅之雷的聲音一下停住了過了一會又響了起來「吝嗇太吝嗇了加羅小姐您千萬不要破壞您在我心中的崇高地位啊那麼多的能量讓我玩玩多好不用多5%不3%也行啊請您體諒一下我這個沒媽疼沒爹愛的可憐孩子吧看看在您手中還有那麼多高級貨色我使用的最多只有九牛一毛讓我玩一下也不可以嗎?」

加羅搖搖頭「如果說現在已經回到了原始大陸我是不介意你揮一下不過可惜啊這些剩下的能量我打算以後再用所以現在乖一點。」

「哦!不。。。好吧只能小玩玩了。」

天空之龍的雙眼忽然亮起白光龍口緩緩張開一片細絲般的東西從他口中吐出很快就瀰漫全身匪蛇撞上去的瞬間猛的爆出一片雷光被電的全身焦的摔了下去。

「閃靈電膜雖然是消耗很少的力量但是很適合現在使用因為他只是一種除了反擊什麼都不會的保護層不過看起來似乎還可以有所改進吧。」不能使用大能量來玩耍毀滅之雷只能自己找樂子了。

加羅翻了個白眼不去理這個瘋狂的傢伙了閉上雙眼靜靜的睡去。

只是這一睡似乎太誇張了一點連續五天就沒有醒來毀滅之雷差點嚇的心跳都停了當然如果他有心臟的話不過幸好加羅的呼吸雖然很淺但是一直存在也讓毀滅之雷鬆了一口氣通過真理之眼可以清楚的看見加羅體內的氣量有緩慢的流動看起來沒有危險。

五天後加羅終於睡醒了毀滅之雷的聲音響了起來「呼真是讓人無語的睡眠方式啊實在誇張的可怕。」

加羅輕笑一聲自己估計的沒有錯三間歸元界確實是洗髓經終界力量但卻不是終界的完美形式體內的精、氣、神即為三間境界但是卻並沒有達到歸元境界那麼現在看起來歸元之意應該就是指三種力量融合之後的狀態了。

「還有幾天可以到?」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大概還要八天就差不多了空氣不錯比估計快了一點。」

「還有八天啊實在是無聊啊對了正好無事把那些東西拿出來研究一下吧。」加羅劃開空間隨後從裡面掉出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毀滅之雷的電子眼狂閃「天那從來不知道您居然有那麼多的垃圾真是誇張什麼都有啊嗯不對好像就魔核沒有嘿嘿。」

加羅聽了無語確實魔核一直是她最喜歡使用的材料也是她用的最多的實驗道具怎麼可能會有剩就算有也早就被這個大肚子吞掉了毀滅之雷好像也想起了那些魔核的下場假笑一聲不說話了。

自己的空間東西果然亂七八糟雖然有的時候也整理過但還是太過混亂了很多已經沒有用的垃圾也在加羅直接叫毀滅之雷張開他的大嘴這是毀滅之雷另外一個消化系統可以通過消化這些材料得到一定的能量補充畢竟被加羅看中的東西起碼還是有一點能量存在的不過現在加羅似乎有一點後悔了。

因為毀滅之雷那張嘴太會說話了真不知道當初製造他的究竟是誰泰坦是老實的一族矮人天生就是打造者(/class12/1.html喜歡動手不喜歡說話古代精靈是注重精神的交流而侏儒又是天生的膽小者居然會製造出毀滅之雷這樣一個照加羅看起來根本就是廢話製造機的傢伙。

「哦蛇麻草是個好東西不過味道好辣應該是做為後菜吧怎麼拿來給我當開胃菜了?」看看居然當成大餐在享受了。

「冰耀石嗎?能量不錯可是太冰了啊我可憐的舌頭。」你有舌頭嗎?

「該輪到主菜了吧哦!不別告訴我這就是主菜天那。」毀滅之雷滿臉痛苦的吞下了一塊足有五斤重的土恆石。

「剛剛的東西太堅硬了給點柔軟的東西吧不要!當我沒說。」加羅還是比較好的既然要柔軟的當然沒問題泥漿獸的內臟絕對柔軟不過吃不吃泥沙就是毀滅之雷的問題了。

「終於能有塊肉吃了加羅小姐您真善良。。。。。。我收回前面一句話。」混亂獸的獸肉具有兩個特殊優點第一個臭非常臭第二個堅硬沒有咬勁就好像在吃塑料一樣。

忽然加羅現了幾個有趣的東西一個是當初贏來的水流石這可是上等的輔助材料啊不顧毀滅之雷哀怨的眼神她收了起來第二件是當初在北域所得到的磁石加羅看著這東西笑了「毀滅我想我有了一個好主意。」

「嗯?什麼?」

「你大部分的武器都是需要能量來啟動的吧萬一那天能量不足就會很糟糕不是嗎不過利用這東西的話相信應該可以給你製作一件不錯的武器吧。」

「哦太感謝了加羅小姐您的仁慈和善良就和您的外貌一樣傑出您的溫暖好像美麗的陽光照耀在我的身上我在此無比忠誠的感謝上天。。。。。。」毀滅之雷看起來興奮過度了開始嘮叨不休而加羅早就已經習慣了就當聽不見一心在自己手上的工作。

忽然毀滅之雷的聲音停止了加羅一愣「怎麼了?」

「嘿嘿找到一個好玩的傢伙。」毀滅之雷忽然出聲了「加羅小姐你有沒有興趣?是剛剛那群匪蛇的老大。」

「沒興趣。」加羅的精神力已經把磁石完全貫穿開始要準備成型了。

「不過真奇怪匪蛇的老大居然會是一隻九頭蛇魔。」

加羅愣了下「九頭蛇魔?怎麼會有那種東西?」放下手中的工作加羅走了過來。

「但確實有啊就在下面那個小海島上。」加羅伸頭一看「那也叫海島那麼一塊也就足夠勉強讓它趴著吧別開玩笑了。」

一個巨大的身軀正在下面的小島上說是島但其實是只有一塊足球場大小的海岩石而已在整片大海中看起來是無比的渺小加羅點點頭「不錯這傢伙的內核很有用那麼你要花多少時間和能量?」

「不過是一隻剛剛八級的小傢伙很快很快的。」天空之龍的話語中無比的自信漸漸落下九頭蛇早就看見了天空之龍正打算要和這個欺負自己手下的傢伙大戰一場。

毀滅之雷沒有說錯這個九頭魔蛇是剛剛成為八級魔獸的還處在成長期中不過似乎是個被拋棄的可憐傢伙所以才會流浪到無盡之海上生存可是當天空之龍那無比巨大的身軀出現在它上面的時候這個傢伙還是產生了恐懼感。

「對付你不能浪費能量我看十秒就足夠了。」 天空之龍眼中閃起一片白光無數的冰箭落了下來向九頭蛇魔砸去這僅僅是第一波的試探而已只見蛇魔抬起九個巨頭一起張開大口無數綠色的液體被噴上半空冰箭在接觸的瞬間就化成了白霧。

「嗯很厲害的毒液啊接下來你怎麼辦?」

「嘿嘿僅僅是一個小傢伙還用擔心嗎。」天空之龍雙翅一展變成了土黃色的光芒「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幾十塊巨大的岩石出現在空中加羅不由的也要讚歎一聲在海面上面居然那麼輕鬆就召喚出如此濃重的土元素果然厲害。

可是還沒有結束天空之龍的雙眼忽然閃起一片血紅色巨石猛的就被無數的火焰包圍變成無數火隕石!向九頭蛇魔砸來!

九頭蛇魔完全感覺到了自己和對方的力量差別馬上捨棄了身下的小島快的跳下海中火隕石狠狠的砸在海面上彷彿爆起了一陣嚴重的海嘯!小島當場被炸成了碎片完全消失而隕石上面的火焰直接把附近一塊的海水完全蒸掉!

火隕石遍布的位置太大九頭蛇魔根本就沒有時間躲被砸的頭暈眼花再加上海水的衝擊和熱氣九頭蛇魔當場身受重傷現在它完全了解了還是快點逃吧。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僅僅一慢的動作就已經被天空之龍找到了位置只見在蛇魔身下的海水忽然翻動起來變成了無數尖銳的水箭輕易就貫穿了蛇魔那堅韌滑膩的蛇皮完全的刺穿了!

九頭蛇魔一陣嘶吼可是也阻擋不住生命的流逝水箭貫穿之後頓時變成了冰拄牢牢的把它完全定在了上面鮮血沿著冰拄流下很快就染紅的一大片。

「八秒。」加羅低聲道「天空之龍的力量比我想象的更可怕不過似乎也好。。。」

取出九頭魔蛇的魔核天空之龍再一次展開雙翼飛向天空所有的痕迹很快就被洶湧的海水衝掉留下的僅有九頭蛇魔那巨大的屍體緩緩沉入海中成為其他生物的一頓大餐而已。

「好東西。。。」加羅看著手中的魔核「九種特殊的能量相互參雜變成了現在的能量所以可以做為最完美的中介石材料呵呵無盡之海比我想象的還有趣啊。」

「加羅小姐看見大陸了。」忽然毀滅之雷的聲音傳了過來加羅一震站起來走到窗前果然一條黑色的大陸架出現在了眼前!

「終於回來了嗎。」加羅笑了「毀滅是按照泰坦族人說的路線前進嗎?」

「是的再有大約三小時就會到他們說的地方了。」

「明白了那麼到時候直接讓他們下去吧我不想去和他們說再見了。」加羅閉上雙眼似乎又睡著了。

其實加羅此刻忽然無比的心慌這種心情好特殊一種特殊的預感讓自己的心跳猛的加快達到了難以控制的程度這種情況有史以來只出現過兩次而且是永遠忘記不了的兩次。

第一次是在十年多前那個寒冷的夜晚就在自己心跳加的瞬間冰月永遠的沉睡在了自己的懷中。

第二次可以說離現在還不到一年可是感覺上真的過了好久好久自己心跳加的瞬間也是第一次復活冰月失敗的瞬間那一次的爆炸毀滅了自己的身體但是自己的靈魂侵佔了原來給冰月的軀體還把自己帶來了這個世界。

「兩次都是和冰月有重大的關係。」加羅忽然握緊了拳頭一絲鮮血沿著她的手滴了下來「這一次究竟會怎麼樣?神之結晶已(/class12/1.html經有三枚了魔核也齊全了接下來僅僅是身體的材料部分可是我也解決了為什麼我的心跳比上次還要嚴重。」

「加羅小姐終於回來了啊。」白可低嘆一聲「幸好啊如果你在晚上一點的話可能洛就真的不行了。」

「可是現在也一樣。」加羅苦笑著看著洛近三個月的時間讓洛此刻變的無比虛弱本身就透支了大量生命能量完全就是依靠沙那的生命之血在堅持著可是確實如他們所說洛現在需要補充大量的生命能量才能恢復過來可是一時之間到那裡去弄那麼龐大的力量。

白可萌沙那也是非常焦急「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赫洛斯站在一邊沒有說話因為他不認識任何一個人可是卻能清楚感覺到在這些人的身上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而對於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斷角牛自己也有一種特殊的擔心。

「大量的生命能量很簡單也很困難的辦法。」加羅皺眉沉思「想要得到那麼巨大的能量確實麻煩不過應該還有別的方法。」加羅伸手按在洛的胸口沉重的內外傷早就在萌的力量下治癒了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嗯這個是。。。」加羅原本就是想要再看一下洛的狀況可是很突然的竟然感覺到一種特殊的能量聚集在洛的身體深處。

那是一團充滿著綠色光芒的能量體無比的飽滿和充盈當中蘊涵的巨大能量讓加羅也感覺無比驚訝「這麼強的特殊能量究竟是什麼?」加羅能夠清楚的現這股力量中所存在的巨大生命力而且是如此的清新純凈如此的完美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