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九天伏魔陣,集結!」

2021 年 1 月 5 日

「九天伏魔陣,集結!」

在這一刻整個空間之中想起了吞仙魔花藤們的意念,他們歌頌著,唱著,厲害無比,虛空之中紛紛出現一些古老的圖案,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清晰,看不清楚,如果吞仙魔花藤成精的情況之下自然能夠看清楚,但現在嘛?!

呵呵,那就不能了。如果能的話,那就能斬殺仙人了。

而且是一根吞仙魔花藤就能斬殺一個仙人,而如今這裡足足有上千的吞仙魔花藤,若是一起上,那將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呢?

還好,這些吞仙魔花藤還么有成精。

轟隆隆——

除了吞仙魔花藤魔五外,其餘九百九十九根吞仙魔花藤全部凝聚在一起,化為金黃色的光陣瞬間籠罩住了雅妖,快!快!快!實在很快!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厲害無比,簡直就跟神風一樣疾。

雅妖也是一驚,不過沉得住氣,她一提身體,縱身一躍,地獄劍就劈在這個光陣之上,可是這個光陣只是泛起片片漣漪,並沒有出現破碎的現象。

在僵持片刻后,竟然唰的一聲彈開了雅妖的攻擊。

「嘿嘿,小姐,別做無謂的攻擊了,沒用地,九天伏魔陣集中的力量除非你有準仙的實力,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打破這個光陣。當然,若是,你有傳說之中滅天,滅地之類天地之間從未出現過的意志也一樣能夠打破這個光陣。」

「是嗎?不過即便如此,那又怎麼樣呢?」雅妖低沉著說,沒有絲毫恐懼。

「你瘋了嗎?我告訴你,你就等著看著這個小子別魔五給折磨至死吧!哈哈哈哈哈!」

「對了,這個小子是你什麼人呢?是弟弟?還是師弟?呵呵!」

雅妖竟然沒有理會這些人,竟然在九天伏魔陣的光陣當中盤膝而坐,凝氣屏神,就這麼開始結印,準備著什麼?不過即便如此,她也沒有留給敵人任何破綻,若是誰敢偷襲,第一時間就會遭遇攻擊。

對於葉小凡倔強,她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夠這麼做了。

「雅妖姐姐,你到底想幹什麼?」天堂劍一直跨在雅妖腰間。

「我想解開封印,小凡對上那個叫魔五的吞仙魔花藤,我不放心。」雅妖凝聲道。

「可是,這樣一來,你會受到傷害地。我能感受到那個封印很危險,雖然可以讓雅妖姐姐你立刻獲得強大的力量,展現出自己的真實力量,可是,那樣是不是太不划算了呢?」天堂道。

「沒事,只有沒死就行,我必須救小凡。」雅妖很堅決,這樣一來,天堂便閉嘴不說了。

****************************************************************************

「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嗎?那個女人已經被封印住了,這下你最大的依仗沒了,支呢個死在我手裡,這樣,只要你給我舔舔腳板心,我就大發慈悲,讓你一瞬間死亡,減少你最大的痛苦,怎麼樣?」吞仙魔花藤魔五哈哈哈大笑道,那大笑聲低沉渾厚,那獨有的興奮高亢自信簡直讓人頭皮發麻,不禁心中戰慄不已。

「那又怎麼樣?別忘了,你的夥伴因為這一招也不能來救你了,要是我殺你的時候,吞仙魔花藤魔五,你就死定了。」葉小凡完全冷笑著道。

「什麼?難道你的腦袋被驢給踢到了嗎?你能殺我?哈哈哈哈哈,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你若能殺我的話,那世界上的法則就亂了,一個小小的蟄伏之境的修士竟然敢說能夠殺我,這好比老鼠能夠殺貓,你認為世界上有老鼠能夠殺死貓?這是不可能是事情,小子!你難道真是腦袋有毛病嗎?」一聽,吞仙魔花藤魔五先是一怔,然後怒極反笑,彷彿聽到了天下最可笑的笑話。

吞仙魔花藤魔五的實力已經是修鍊界第五個境界的人,繁衍之境,尤其,吞仙魔花藤魔五是魔花,力量意志很特殊,非比尋常,仙人的特殊意志也沒有它特殊神奇,因為就算是對上一個修鍊界第六個境界的人,吞仙魔花藤魔五也完全不怕。

甚至,吞仙魔花藤有可能戰勝修鍊界第六個境界的人物。

畢竟,吞仙魔花藤魔花的獨特性擺在那裡。

「是嗎?在我看來是你吞仙魔花藤魔五腦袋才有毛病,而且,毛病很重,是一個超級笨蛋,不,準確一點來說,你們吞仙魔花藤不就是植物,而植物是需要狗屎來餵養地,用狗屎餵養出來地東西,那會是什麼東西呢?呵呵,可想而知。」葉小凡哈哈大笑道,那聲音雖然有些稚嫩,可是卻十足低沉,有些模仿吞仙魔花藤魔五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吞仙魔花藤魔五又開始了他那獨特的大笑,不過這一次,他的臉色完全變成了鐵青,在大笑之間,吞仙魔花藤魔五齣手了,毫不留情,大手宛如長手羅漢直接變長,伸長,抓向葉小凡。

「哈哈,小子,叫你嘴硬,這一次,抓住你后我要你生不如死,死無葬身之地。」

早有準備的葉小凡自然不可能這麼簡簡單單地被抓住,葉小凡的身體宛如不倒翁一個旋轉就躲開了這隻魔抓,可是,他小看了魔抓的獨特性,以吞仙魔花藤化形所施展出來的力量又豈會是如此一般呢?

那隻本來已經被葉小凡閃躲開的魔抓竟然一個詭異的扭轉,像是沒有骨頭似得,旋轉三十六度直接抓向葉小凡的後背,葉小凡心中一驚,他倒是忘記了,對手是吞仙魔花藤,吞仙魔花藤可是魔花,植物,那化形的身體又豈是一般,植物可是沒有骨頭啊!

身體柔韌度那完全神了,可以與橡膠有得一比。

抓向後背也不要緊,葉小凡宛如蛤蟆一般趴下,閃躲著,當然那魔抓也自然一個扭曲抓過來,可是就趁著這點時間一片黑色海浪衝擊過來,逆襲過來,蓬的一聲化為黑冰與那魔抓碰撞在一起。

鏗鏘!

鏗鏘!

宛如金屬交加,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黑冰與魔抓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先是爆發出一批火花,可是後面黑冰竟然抵擋不住魔抓,魔抓的實力力量實在太過強大了。不斷崩潰,可是,黑冰即便在崩潰也是很詭異的崩潰,他在葉小凡的意志控制之下,化為介於水與冰之間的一種存在。具有液體的高超的流動性,一下子就包裹住了那魔抓。

幾乎沒有時間縫隙,黑流再次化為黑冰,凍結住魔抓。

而此刻魔抓距離葉小凡的後背僅僅有一厘米的距離,實在危險萬分,要是慢上一點,在背後或許就得開上一個大洞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你是意志竟能夠化為黑冰,奇怪,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意志——「話到這裡,吞仙魔花藤魔五的話陡然止住,他就開始感覺到那黑冰之中的手掌竟然在被極其濃厚的死亡之力侵蝕著。

以吞仙魔花藤的防禦力竟然抵擋不住。

死亡之力的腐蝕性極其強大,不久后,死亡之力就將魔抓給凍結消滅了,同時將那吞仙魔花藤獨有的吞噬仙魔的意志吸收了一點進入葉小凡意志中融合起來,同時,死亡之力並不滿足,宛如病毒一般通過手臂侵蝕著。不多時,就要侵蝕向吞仙魔花藤魔五的身體,吞仙魔花藤嚇了一條,當即立斷,立刻將手臂捨棄掉,否則的話,那死亡之力侵蝕入身體當中,絕對不是一件令人舒暢的事情。

「什麼?魔五到底在幹什麼事情,快點收拾那個小子,一個蟄伏之境的修士你都收拾不了,你以後就別說自己是吞仙魔花藤,省的給吞仙魔花藤抹黑。要知道我們吞仙魔花藤天生出來就有修鍊界第四個境界,破繭之境的力量,若是你敗了的話,那一切就——」

「魔七,我知道你與魔五有些過節,不過,那些都是兄弟之間的一些小事情而已,不要傷感情,那小子不同凡響,絕不是一般蟄伏之境的修士,就算是破繭之境也很難贏那小子。你們看見沒有那黑冰,其實是由液體意志凝結而成,本來那液體意志當中具蘊含著極為強烈的死亡之力,尤其在凝結成冰的時候立刻就增加了十倍,死亡之力增加十倍,就算是我們吞仙魔花藤的身體也擋不住那股侵蝕。」

「是嗎?這小子這麼厲害,那豈不是說吞仙魔花藤魔五這一次要敗了。」

「誰說得,魔三百一十七,你記住,即便這小子特殊厲害,但是我們吞仙魔花藤可是遠古時期的魔花,比他特殊,境界差距在那裡,就算那小子又逆天能力,也不可能是魔五的對手,魔五的手段可是多著呢?又怎麼可能會敗在這麼一個小子手裡呢?」

「呵呵,也是,魔五可是在我們吞仙魔花藤中也算強悍的存在,又怎麼可能敗在這麼一個小孩?」

吞仙魔花藤一陣意念交織說著。

這些話完全被身為吞仙魔花藤的魔五聽見了,其中的侮辱性語言自然特別刺耳,他臉色驟變,怒氣沖沖,怒髮衝冠,緊緊地咬牙著,因為用力過大幾乎快咬出了鮮血:「小子,你該死,竟然該惹怒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不管你有多麼特殊都得死。我可是遠古時期的魔花,吞仙魔花藤,怎麼可能敗給你一個小孩。」

「去死吧!」

在說話之間,吞仙魔花藤魔五大吼一聲,那斷掉的手臂竟然嘩啦一聲長了出來,然後身體驟然變大,不斷變大,力量也隨之增強,最後在大到有如三層樓房大小的時候才停止下來。

這吞仙魔花藤魔五的身體很特殊是綠油油地顏色,並不如人類那般有皮膚,肌膚之下雖然有著血管,但是很猙獰,到不如說是水龍頭。一根根竟然大如十根手指,令人心膽皆寒。

看著這麼大的身體,葉小凡冷笑道:「你是蠢貨嗎?這麼大的身體,難道你不知道一旦觸摸到死亡之力就會別侵蝕嗎?」

蠢貨?吞仙魔花藤魔五再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大笑,那獨特的聲音盡顯無疑:「你說我是蠢貨嗎?你就給我看好了,準備受死吧!」說話之間,吞仙魔花藤魔五那巨大的身體竟然開始套上一層液體流轉般的鎧甲,淡青色。

看見這副鎧甲,葉小凡目光一凝,他單手一揮,那黑色海浪般的意志頓時之間砸在那副鎧甲之上,死亡之力與鎧甲之間一接觸迅速侵蝕過去,然而這一次,當侵蝕進入后,那像是水流般的鎧甲竟然沖刷著,將死亡之力沖刷下去,一直排除體外。

死亡之力竟然對這副鎧甲完全沒有一點作用效果。

不可能!

葉小凡這是第一個想法,他再次試了試,可是結果還是一樣,依舊如此。死亡之力再次被那淡青色的液體給沖刷了下去,流到地面,不能對吞仙魔花藤魔五產生哪怕是一點點作用都辦不到。

「不可能,這…」葉小凡這一下震驚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無往不利的死亡之力竟然失效了。

「哈哈哈哈哈,小子,我告訴你吧!這淡青色的液體乃是我們吞仙魔花藤的汁液,具有很強大的抗性,加上流動性,只要能夠抵擋住那死亡之力一陣侵蝕,再以流動性帶走排出體外就行了。」

吞仙魔花藤魔五手臂抱胸,大笑著解釋道,在他眼裡,葉小凡徹底完蛋了,以葉小凡那唯一的依仗,一旦失效,他必死無疑。

「是嗎?呵呵呵!」在氣勢上,葉小凡當然不可能認輸,他冷笑著,有諷刺,有嘲笑,那樣子就像是在看一個小孩子在表演。

吞仙魔花藤魔五怒了。

而且是大怒,這個小子竟然三番五次這般羞辱吞仙魔花藤,不可饒恕,要用我所知道最殘酷的刑罰對待這個小子,否則的話,難解我心頭之恨。在如此多的兄弟面前,吞仙魔花藤魔五被一個小孩子嘲笑,那簡直比扇他一耳光還痛苦。

「先抓住你,等一下看你還能怎麼樣?」

吞仙魔花藤魔五伸出手,抓了過來,非常恐怖,大手一壓宛如遮天蔽日,一片巨大的陰影落了下來,那氣勢實在恐怖不已。

蓬!

葉小凡被鎖定住了,完全不可能跑掉。

在巨大的聲響之中,巨大的手掌與地面接觸,當然中間還隔了一個葉小凡在其中。

大地驟然之間抖動著,顫動著,彷彿地震來臨,可想而知,這一招力量究竟有多大,在吞仙魔花藤化形之後,那力量就完全使出來了,不再是只要觸手蔓藤攻擊那麼單調,簡單,沒有一點特色。

吞仙魔花藤雖然是植物,但其實屬於一種特殊的存在。

不是像白菜那些普通的樣子,它是有根,但它也有身體,身體能夠脫離根。只要在化形脫離根后,他們才會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剛才蔓藤攻勢,那就是遠距離進行操控戰鬥。

「哈哈,我剛才那一擊是不是太過用力了呢?要是打死了那小子,豈不是太便宜了他嘛?」在巨大的轟鳴聲中,吞仙魔花藤哈哈哈大笑,他手掌之下完全感受不到葉小凡的存在了,當他拿開手掌的時候,卻沒有看見葉小凡是屍體,本以為該是一團爛肉的情況,如今卻什麼也沒有。

莫非,我將這小子一擊打成了粉末?

吞仙魔花藤魔五摸著腦袋如此想著。

但隨即,吞仙魔花藤魔五又是搖了搖頭,這小子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死呢?要是這麼容易死,就不是他了。

「吞仙魔花藤魔五,接招吧!剛才你給了我一個手掌,我給你一個拳頭。」正當吞仙魔花藤魔五bu解之時,地面之下忽然之間傳出一個冰冷的聲音,唰的一聲,土壤石頭翻滾,一個巨大的黑拳頭,竟然比吞仙魔花藤的身體還大上三分,直接從土壤石頭當中出現,穿越五十米的距離直接砸在吞仙魔花藤的臉上。

這個拳頭是由黑冰所造,晶瑩剔透,十分美麗。

「什麼?」

蓬!這個忽然之間出現的大拳頭與吞仙魔花藤魔五的身體撞擊在一起,竟然破裂開來,但吞仙魔花藤的身體也因此搖晃了一下,差點跌倒在地上,那臉上也出現一個凹印,看來,這一拳的力量還是有些力氣稍微傷到了吞仙魔花藤魔五。

唰!葉小凡從土壤之中跳了起來,身上穿著一件黑冰鎧甲,籠罩住自己,這個黑冰是由黑冰高濃度壓縮製造而成。

就在吞仙魔花藤魔五的手掌落下之時,驟然之間完成。

然後,葉小凡宛如一個陀螺般旋轉飛舞起來,在眨眼之間鑽進土壤之中,躲過了吞仙魔花藤的重擊,接著乘著吞仙魔花藤魔五那得意的時候給予一拳重擊,可是,那力量並未給吞仙魔花藤魔五造成想象之中的傷害。

看著吞仙魔花藤那幾乎絲毫無傷的樣子,葉小凡心中一沉,知道,對方的境界力量實在比自己高的太多了,即便以葉小凡的意志量,想要以數量彌補出來也是不知道的事情。

**********************************************************************

「嘿,你們看到了嗎?魔五竟然挨揍了,竟然被一個小孩子打了。而且,竟然還受到了一些輕微的傷害,我的天吶,我現在開始懷疑他究竟是不是我們吞仙魔花藤了。」

「嗯,我也有些懷疑魔五究竟是不是我們吞仙魔花藤。」

「太丟臉了,竟然被一個小孩子揍了。」

一番竊竊私語后,魔一對著吞仙魔花藤魔五說:「魔五,認真點,收拾他,如果你十招收拾不掉這個小子的話,就要受罰。」

「我知道了。」如今,吞仙魔花藤魔五是再也笑不出來了。

確實,以吞仙魔花藤之身竟然被一個小孩子揍,說什麼也說不過去。

地獄對著天堂道:「嘿嘿,老姐,小凡幹得不錯嘛!照這樣下去,說不定會贏額!」

「不,弟弟,你想的太輕鬆了,雖然我也知道小凡還有殺手鐧,但是要知道,那是遠古魔花吞仙魔花藤,具有不可思議地能力。只要那種能力使出來,那就是壓倒性的實力,完全不可能抗衡,畢竟,境界實力差距在那裡。」

也正是這時,雅妖睜開了眼睛,那美眸竟然有著星辰在破滅重生,十分恐怖,地獄一下子就戰慄起來。

「雅妖姐姐,封印解除了嗎?」天堂問。

「沒有。」雅妖道:「現在是臨界點,我已經做好隨時解開封印衝出去救小凡,畢竟,解開這個封印,其實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使出。」

這一聽,天堂震驚。

至於地獄已經嚇破膽子了,地獄劍在雅妖的手裡,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雅妖一旦解開封印那將將是何等的厲害,如今,即便沒有解開封印,但那股威壓也是讓得地獄這個仙器的器靈戰慄不已。

「這一次,我絕對要讓你死。」吞仙魔花藤大怒,身體金光閃爍,竟然在這一刻驟然之間變成了金黃色,金燦燦,如剛才那些吞仙魔花藤蔓藤變成金黃色一般,十分好看,璀璨奪目。

但葉小凡卻一點也不想看見。

「不行,這一次,不能保留實力了,如果保留的話,很可能會就這麼死去。」對於此時的情況,葉小凡很清楚,所以,當即決定不再保留實力。

帝皇神鎧化!

嘩啦!一片黑色的火焰驟然從葉小凡身體當中冒起,頭髮在黑色火焰之中變粗變長,十分恐怖,雙眼冒火,衣服在一瞬間化為烏有,身體也冒出了一顆顆黑色的符號,火焰符號,詭異森冷,充滿邪異詭異感。

力量從冥冥之中湧來!

十倍!葉小凡經過帝皇神鎧化后的實力驟然之間變成了十倍,力量著實提升到了一個十分恐怖的地步,足以與破繭之境一爭高下。

「好好!好!十倍的力量!這個力量足以讓我殺死破繭之境的強者,這個力量或許可以殺死吞仙魔花藤魔五。」感受著瘋狂涌動的力量,葉小凡自信十足。

看見驟然力量瘋狂增加,意志沸騰的葉小凡,吞仙魔花藤魔五一愣,尤其在看見葉小凡身上那附著的黑色頓時之間讓得吞仙魔花藤的目光微微凝重了起來,他覺得自己似乎在那裡感受過這種力量。

類似的力量。 當葉小凡帝皇神鎧化后,吞仙魔花藤他們立刻驚訝了起來,全體震驚,然而一陣意念交談聲驟然響起,議論紛紛,眾說紛紜。

「這是什麼東西?那小子的力量怎麼會驟然之間提升足足有十倍之多呢?那黑色的火焰是怎麼回事,該死,究竟是什麼才可以提升十倍的力量呢?這麼多年,我也沒有見過聽說有什麼秘法能夠提升十倍力量,這實在太科幻了,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十倍!我的天吶!這簡直就是科幻式小說一樣,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秘法才有這樣的能力呢?」

「不!這不是秘法,這莫非是…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一個吞仙魔花藤忽然吐出一個驚訝聲響。

「什麼?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這怎麼可能?」一聽那個吞仙魔花藤的猜測,眾多吞仙魔花藤頓時之間不能淡定了,這也太荒誕了,怎麼可能呢?

吞仙魔花藤是何等稀有的存在。

「對,是的,這是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也只要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才會有如此可怕的能量,提升十倍的秘法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就在眾多吞仙魔花藤驚疑不定的時候,忽然之間一個蒼涼悠遠的聲音說話了。

這個蒼涼悠遠的聲音一說話,頓時之間其他吞仙魔花藤的聲音都不說話了,他們沉默了,良久,吞仙魔花藤魔一說:「老大,你這麼蘇醒了,你不是一直在最底下沉睡蟄伏嗎?怎麼這點事情就將你給吵醒了呢?」

「因為這個少年的力量將我給驚醒了,赫爾墨斯血脈想做到提升十倍的力量也相當難,在這麼多年當中,我們沒有出去,難道這個世界上孕育出了極品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真是難以想象,看那少年似乎還沒有將這種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完全開發出來,也不知道,當這種赫爾墨斯血脈完全開放的時候,那緝拿更是何等地可怕。」那吞仙魔花藤的領袖低沉一聲,道。

聽到吞仙魔花藤領袖的話,所有的吞仙魔花藤頓時一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