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錯,比我厲害!」波塞西眼睛一亮,光這一下,她就不行。

2022 年 1 月 17 日

葉楓僅僅是七十六級實力,和古月娜融合就有着不亞於神的實力,要是他的實力到了封號斗羅,那會怎麼樣……

而且…他會不會和我也有融合技?

這一刻,波塞西突然有點期待葉楓來攻略她了。

「吟…」

一陣轟然之下,白龍直接破了一個口子,但很快,這個口子又慢慢的回復,眼看就要完全回復,古楓心中一動,直接閃到了裏面。

出現在海面上空,古楓成功的到了裏面,看着下方的戰鬥,毫不猶豫的加入其中。

「長槍依在白龍吟!」古楓大喊,一手長槍破天而入,朝着深海魔鯨王猛的刺下。

「找死!」深海魔鯨王一甩尾巴,先是拍飛了魔魂大白鯊,可憐的小白直接撞到防禦罩上,暈了過去。

解決了小麻煩,深海魔鯨王又一抬頭,眼睛中發射出冰刺,朝着古楓衝殺而去。

無盡的冰刺像子彈一樣沖向古楓,古楓皺了皺眉,心中一動,魔鎧附體,兩粉無敵時間直接免疫了所有傷害。

「吃我一槍!」古楓沒有絲毫猶豫,長槍落下,直刺深海魔鯨王的眼睛,恐怖的力量直接將這一隻眼睛毀了。

「啊吼吼吼!」深海魔鯨王痛吼,用力甩飛了眼睛中的古楓,連帶着眼睛也飛了出去。

也就是他眼睛多,不差這一個。

「該死,你們怎麼這麼強?」深海魔鯨王不甘的怒吼著,面對眼前的人,他總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這從血脈上的壓制,和實力無關。

「哼!小小魂獸,睜大眼睛看看我是誰!」古風嬌喊一句,獨屬於魂獸共主的氣息散發開來。

恐怖的氣息直接壓了下來,一旁的波塞西毫無反應,但是麗雅則是抖了一下,有點驚訝的看了古楓一眼!

「魂獸共主?可惡,竟然是你?」深海魔鯨王眼睛中多了一絲害怕,身為魂獸,天生被魂獸共主壓制,雖說他現在的實力,魂獸共主也壓制不了他。

但那骨子裏的恐懼感依舊是讓他覺得害怕。

「哼!知道本王是誰,還不乖乖獻祭?」古楓冷冷的盯着深海魔鯨王,身為共主的氣勢十分強大。

深海魔鯨王眼神閃躲了一下,讓他獻祭,絕無可能!

「吼…」

大吼一聲,深海魔鯨王直接一甩尾巴,朝着大海深處游去。

惹不起,我躲的起。

「哼,垃圾!」

古楓不切一笑,也沒去追,因為融合時間差不多到了。

深海魔鯨王離開,防禦罩自動消失,古楓落到地上,化做葉楓和古月娜。

剛一落地,葉楓就一臉幽怨的看着古月娜,說道:「娜娜,下次不要和我搶控制權,我直接上去一a一大不就結束了嘛,要這麼麻煩!」

「哦!」古月娜平靜的哦了一聲,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葉楓無奈,只好先暫時放下。

幾人急忙去查看魔魂大白鯊的傷怎麼樣了。

「這個小鯊魚…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可以化做人形的吧!」葉楓心中想着,這應該就是原著中的小白了吧!

「小白,你沒事吧?」波塞西來到小白面前,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小白只是暈了,沒受多大傷。

她急忙從懷中拿出一瓶葯,放到小白口中,讓她吞下。

不到三息的功夫,小白就醒了。

「大…大祭司?你怎麼來了?」小白看着波塞西,有點小尷尬,剛剛在波塞西被打暈的樣子,實在太丟人了。

「我再不來,你就涼了,好了,先和我回去吧!」波塞西對小白伸出了手,小白臉直接紅了,急忙化做人形。

人形態的魔魂大白鯊,身材是非常棒的。修長的大白腿,讓魔魂大白鯊自帶韻味之美,兩處「波瀾」也極其搶眼,一頭直垂腳尖的藍色長發更是搶鏡。

她看着波塞西的手,臉紅的不要不要的,小心翼翼的碰了上去,顫顫巍巍的說道:「是…是,謝…謝謝!」

波塞西笑了一下,說道:「不用謝我,其實是他們救了你!」

她指著葉楓和古月娜說道:「這二人救了你,他是葉楓,她是古月娜,哦,還有這個叫麗雅!」

小白對葉楓幾人點了點頭,一臉平靜說道:「謝謝你們救了我!」

「啛?這二女…難道……」葉楓看着小白對不同人的不同態度,不由的笑了起來。

他好像發現了點什麼!!! 不敢再看第二眼,全程低頭龜縮著跟在陳喜身後。

大多庄稼人都沒那麼講究,有些婦人哺乳孩兒都袒胸露乳的,因為年紀大了就更不講究了,大家都一直看她們。

畢竟薛婆子和春紅哪怕在後院養得比她們細皮嫩肉一些,可也已經不大年輕了,三十好幾和二十左右的人,在這邊那都是當娘當奶了的,還是這副羞答答的模樣就很納罕。

也難怪大家都盯着她們瞧,但大多也都是好奇的目光。

薛婆子和春紅頂着各種視線就更煎熬了,覺得渾身都跟被火燒似的,難得抬頭看一眼,見那邊田埂上頭看過來的人們又緊忙低頭,呼吸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倆人緊張地直哆嗦。

陳喜那邊倒是和老管家侃侃而談,因為先前她就已經過來刷了個臉熟,順便也認了個路,這回才能直接帶着她們倆過來,畢竟她還是喜歡提前做好準備的。

未雨綢繆嘛。

老管家和她也相談甚歡,畢竟她最近的壯舉也傳到農莊里來,大家都對她欽佩地很,知道她的腦瓜子很行。

只盼着她也能弄出什麼新門道,也替大家尋個新出路。

「如今咱們種的東西已經定性,大多都是米糧那些個東西,實在是不知道還能怎麼種,我們那些東西都穩定了,一年到頭來除去要繳的糧食,還要給主家送些糧食,剩下來的大傢伙也就勉強混個溫飽而已啊。」

想要再多一些生活費都是很難的事情,只能靠其他婦人做點手工什麼的,多少也可以幫補一下她們家裏。

但日子還是清貧的很。

若是換作其他上司,老管家也不敢跟她說起這些苦,畢竟人家哪裏管你們的死活,人家只在乎每年農莊能有多少收益,達不到要求,農戶就自己勒緊褲腰帶供上。

老管家這些年來也是苦不堪言,好在如今換了位好主子,心是真的善,馬來客棧的雇傭殘疾人和二次販賣肉菜的事情,他們也都是聽說過,並且很傾佩的。

如今再同陳喜交談過後,老管家覺得她當真有氣魄,並且也是個心善的人,所以才敢對她實話實說。

陳喜也的確很受用,她最煩阿諛奉承,直接說實話才是最爽快直接的事情,她聽完實情后,也好想法子解決啊。

拍馬屁和掩蓋事實也不過是短期應付而已,長時間下去,農戶們日子不好過,那生產肯定有影響的嘛。

從前那些管事的,就是怕麻煩,所以選擇掩耳盜鈴,覺得自己不願意聽那些麻煩事,老管家也不敢說,那就當沒有這回事似的,時間長了不就是要出事么?

陳喜見老管家犯愁的模樣也心軟,知道這老人家也是個熱心腸的,真心為農莊裏頭的大家考慮著未來。

她笑着說到:「別慌啊,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我先前也發現這邊的種植確實已經沒有什麼發揮的餘地了,能種的東西都已經種完了,種的也都是符合土地的東西,再換其他的種類種植,也未必有如今的產量啊,所以咱們得想別的法子,就不往種植上邊做文章了。」

陳喜又對着老管家說出自己的想法,想要做些農家食品加工的,好比這邊的紅薯生產量挺高的,她打算教他們製作紅薯粉,到時候連鎖的客棧可以賣粉不是?

紅薯粉不管是做成酸辣粉,還是在各種燉菜或者湯裏邊放一些,也是一種很美味的東西,因為目前這邊沒有這種東西,那完全可以當成稀罕物來販賣賣啊。

價錢可以往上提一提,他們的純利潤就會再高一些。

像類似這樣的農產品還可以再加工成別的,花費一些時間就可以將原本定死價錢的農作物翻好幾倍的價錢出來呢。

這樣農莊裏面越來越多的勞動力也可以派上用場。

不然這邊的孩子越生越多,他們又捨不得賣兒賣女的,也沒地方安置,如今若是農作物加工可行,小年輕夫婦以後就可以建廠分出去了,農莊負擔也就能減輕。

老管家聽完這麼系統的想法,整個人都精神矍鑠起來,滿心都是歡喜,只覺得農莊的未來都明朗起來了呢。

他樂得不行,連忙說道:「如今農莊有您在這兒把關,我這老頭子也沒什麼不放心的了,我那心裏安穩著呢。」

陳喜笑着說到:「哪裏,我不過是靠腦子想的,一個人也辦不成,還得你們自己努力,未來啊都是抓在自己手裏的。」

老管家卻搖搖頭,只說是她的能力,也是他們的福報啊,有她在的一日,這農莊以後只會越來越好的。

畢竟她說的那些新奇想法,和別人都沒有想到的發展規劃,簡直是無價之寶啊,哪一個點子都是價值連城。

偏生都集資在她一個人身上,可見的這姑娘有多能耐?

老管家都不得不服,話語間也對她愈發恭敬起來了。

薛婆子和春紅跟在陳喜身後,聽着她那麼小的一個小姑娘侃侃而談,口齒伶俐地將自己的看法和規劃說出。

她們倆也覺得震撼不已,從前只知道她很厲害而已,卻也沒想過她居然這麼厲害,那麼多新奇的想法層出不窮。

薛婆子和春紅都徹底服氣了,心底對她佩服不已,又不禁慶幸自己最終沒有跟她對着干,不然指不定是如何可悲的下場,光想想都叫她們覺得後背發涼呢。

她們倆瞧見她都那麼膽大的樣子,便也慢慢放鬆起來。

雖然不再哆嗦,可也不怎麼敢看人,特別是男人。

倆人的臉蛋紅彤彤的,一路跟着陳喜和老管家去吃晌午飯,因為陳喜讓別特意安排,所以她們都是直接跟着農戶們吃的大鍋飯,她們倆甚至都不好意思吃呢。

陳喜一路說得口乾舌燥,老管家已經跑去給她沖蜂蜜水了,旁邊有熱心腸的年輕人給她打飯,她都坦誠地笑着道謝,反倒將人家小夥子弄了個大紅臉地結巴起來。

周圍的婦人們都發出善意的笑聲來,卻沒有人敢打趣她。

陳喜當然是靠自己獲取尊重的,換作其他小姑娘指定會被她們打趣的,但是她的一身本領在,她們就不敢亂來。 「不必,這些不用我們操心,自會有人處理的。」

李問搖了搖頭,如今大悲山的隱患已經暫時告一段落了,現在他最重要的是便是搞天道值。

要想一次性弄到大量的天道值,僅憑一些小門派怕是行不通了,李問緩緩的將目光移向了帝國。

「閣主,這次多虧了閣主幫助,才護住了我們飛雲門,這些是我們飛雲門這麼多年來所積攢的所有秘寶了,還請閣主收下!」

就在這時候劉乾坤突然拿出了一枚儲物戒指走到了李問面前遞給了他。

「這,劉門主,既然是你們所有的秘寶,我不能收,我若是收了,你們飛雲門未來如何發展!」

「劉門主,你還是拿回去吧!」李問義正言辭地說道。

此時的李問心裏已經樂開了花,沒想到這個劉乾坤竟然如此上道。

「閣主嚴重了,若不是閣主,我飛雲門早就不復存在了,這些又算什麼。」

「再說了,閣主幫我們激活了靈脈,僅憑這條靈脈就足以支撐飛雲門發展數千年了。」

「而且我們已經開始開採靈脈了,想必第一批靈石很快就會運到天機閣了,我們飛雲門會將整個靈脈的五成交給閣主!」

「劉門主,不必如此客氣,這靈脈本就是你們老祖留給你們的,我不過是借花獻佛罷了。」

劉乾坤繼續堅持:「閣主不必推辭,我們飛雲門多虧了閣主才得以生存下來,我想就算老祖還在,也不會阻攔的。」

「閣主,你就不要推脫了,這也是劉門主的一番心意。」這時候高峰突然開口說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