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知是何方貴客?莫非是我銀月宗有何得罪之處?」

2021 年 1 月 17 日

一道娓娓動聽的聲音傳了出來,如樂聲入耳,讓每個人都覺得心中一暖,有種如沐春風之意,滿身的煞氣立即被那聲音化去大半。

李雲霄心中微感詫異,這聲音之中並無媚術,卻帶有一種天然的嫵媚效果,看來這納蘭芷璇不是天賦異稟,便是修鍊銀月宗的功法達到了一定境界。

晏星華冷哼道:「納蘭芷璇,你來這紅月城是何目的?可是為了女神姜若冰而來?」

一道淡淡的倩影在空中閃過,一道清香襲來,白衣的身影翩若驚鴻,出現在眾人面前,一顰一笑間都露出動人心魄的氣質,正是那納蘭芷璇,凝望著眾人,不解道:「正是為了若冰妹子而來,有何不妥嗎?」

李雲霄瞳孔微縮,這納蘭芷璇竟是八星武尊的強者,而且一身的纖纖媚骨,舉手抬足之間盡顯柔情蜜意,顯然絕非輕易之輩,雖然寐含春水,臉如凝脂,但高手一望之下,元陰猶存,便知是處子之身,絕非那雪球肥姐說的什麼修了男女苟且的邪功。

「果然是否不妥你自己覺得呢?」

晏星華臉上浮現出一絲獰笑來,道:「現在我們正式邀請你走一趟,等到比武招親結束就能放你出來,這段時間我們兄弟會好好伺候你們的。」

這「伺候」二字,也不知晏星華想要表達何意,立即惹得納蘭芷璇大為惱怒,厲聲道:「無恥之輩,該死」

她瞬間就出手,一柄長劍就倏然出鞘,往晏星華身上刺來,她也一眼就看出了此人是眾人頭目,也是實力最強的一位,故而擒人先擒王。

劍氣立即化開一道真空,四周之人不敢當其鋒芒,紛紛散開。

晏星華連連後退,手中白光一閃,一道刀鋒就破體而出,擋了上去。他比納蘭芷璇修為要低上一星,不敢大意,出手就是全力施為,空中更是大喝道:「一起上,為了女神」

「為了女神」

所有人都大吼起來,如同吃了藥物一般,往那四名女子和建築物之內衝去,那幾名武尊級別的於事則是相助晏星華對付納蘭芷璇,上百人的群毆場面一下子就鋪開來了。

建築之內再次飛出數道人影,這次是四名男子,實力也不過是初級武尊罷了。

「哼,果然是納污藏垢之地」

晏星華譏諷不已的罵道,口中各種難聽的話一一爆出,手裡的刀卻是一招比一招凌厲,竟迫的納蘭芷璇變成了被動防禦,加上幾名於事的猛攻,一下子倒是陷入下風去了。

幾招過後,納蘭芷璇遇險連連,她何嘗不知對方口中叫罵是為了擾自己心神,可是那言語實在難聽,並且使用了一定的音波攻擊,直接灌入自己耳中,她已是羞澀的滿面通紅,手中更是遇險不斷。

另外上百人更是將那四名女弟子瞬敗,幸好隨後出手的四名男子皆是武尊,領域一看,便幾乎壓制了所有人,讓那幾名圍攻納蘭芷璇的於事不得不分離過來應對,這才讓納蘭芷璇的局勢有所好轉。

李雲霄已經看出這個冰塊組織絕不是什麼好鳥,反倒是銀月宗人,雖然各個臉上帶著一股邪邪的魅術,卻顯得正大光明多了。

終於,在納蘭芷璇遇險之際,他輕輕屈指一彈,一道雷光破空射出,沒有任何人反應過來,直接震在晏星華的刀上,蕩漾出一陣顫音,使得刀鋒一偏,錯過了殺機。

晏星華一驚,猛然抽刀回身,在自己身前防禦起來,生怕那暗中之人出手偷襲,怒喝道:「誰?是誰?給老子滾出來」

納蘭芷璇則是一陣驚魂未定,剛才那一險招下,若非有人施手救援,就算不成刀下亡魂,怕也是被對方重創,擒住無疑了。她感激的朝四下望去,想要一找恩人,卻不見人影,只得臨空謝道:「芷璇多謝大人施救之恩」

「呵呵,舉手之勞而已,芷璇妹妹不需多禮。」

空中傳來一聲回應,緊接著一道光芒浮現,一名偏偏公子現身在空中,緩緩旋落而下,臉上帶著十足的笑容,手中更是輕搖羽扇。

李雲霄一陣無語,明明是他出手的,這世上還真有如此多的無恥之人,看來這廝也不是什麼好貨。

「原來是東域七星子之一的西門金陵」

納蘭芷璇一喜,急忙謝道:「多謝西門公子,有公子出手相救,芷璇得幸

東域七星子,如同北域四秀一般,乃是一域之中,年輕一輩里被推舉出的實力最強的七人,雖然未必真的最強,但至少也是佼佼者,絕無虛名之輩。

西門金陵被贊的內心暗自得意,一臉的謙卑道:「哪裡,哪裡,芷璇妹妹過贊了」

晏星華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下來,怒道:「西門金陵,是非只為多出口,煩惱皆因強出頭,你可要考慮好了」

「哼」

西門金陵一臉的蔑視之色,譏諷道:「對付你們這些渣渣,何來煩惱」

他羽扇一倫,整個人翻身而來,一招就往晏星華身上拍去,氣勢之強,穩穩的壓住對方,晏星華驚怒之下不敢硬接,倏然腳下輕點,整個人便朝後退去

西門金陵一招驚退對方,更是信心和氣勢大增,冷笑道:「跳樑小丑,待本公子十招之內取你性命」

他此來的目的本就是為了納蘭芷璇,沒想到上天直接給他安排了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心中一陣大喜,而且對方實力在和納蘭芷璇搏殺后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正好給他一個大大表現的機會。

所以招式上除了狠厲外,盡量選那些看上去風度翩翩,盡顯英姿瀟洒的武技。

「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

西門金陵手中羽扇一展,直逼而來,壓迫的晏星華退無可退,得意的大笑道:「哈哈,不用十招,看來此招便可」

晏星華大駭,那一扇之力竟然封鎖了他的全部退路,僅僅是氣息就壓得自己喘不過起來,只感到一陣頭皮發麻,大吼著就扛起戰刀,硬拼了上去。

「砰」

兩人的兵器一震,一股漩力在中心散開,猛然間西門金陵臉色大變,只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如同山嶽落下,自己的一扇之力瞬間崩潰

那股力道不減,直接轟擊在他的胸膛上,噴出一口血來就震飛掉了,直接一個狗爬式,摔在納蘭芷璇的腳下。

「西門公子,你沒事吧」

納蘭芷璇一驚,急忙上前攙扶他。

由於大量的元氣震入西門金陵的體內,使得他內腑受損,不得不拚命的咳嗽吐血,一邊大口噴血,一邊叫道:「我,我沒事」他顫抖著站起來,盡量讓自己的姿勢優雅一點。

「怎麼回事?這人怎麼突然一下子這麼強了?」

西門金陵和納蘭芷璇都是內心一陣驚駭。

晏星華也傻傻的站在那,想不通自己怎麼一刀就劈傷了實力在八星巔峰武尊的西門金陵,他茫然的四望了一下,身後除了那名新加入的五星五宗外,再無他人了。

李雲霄內心一陣冷笑道:讓你裝逼,裝逼遭雷劈

「哈哈,看來是天助我也」

晏星華狂笑不已,寒聲道:「納蘭芷璇,這下看還有誰會來救你你的元胎妙女功所修鍊的元陰之氣,就給了我吧」

他再次舉刀就斬了上去,刀氣在空中劃出長虹,直接將兩人全部罩下。

納蘭芷璇臉色一片發白,這次受邀而來紅月城,本也只是和好姐妹姜若冰談談心而已,身邊也沒有高手保護,想不到竟然會遭人截殺,而且是為了自己的元胎之氣,這更是讓她羞憤不已。

銀月宗的元胎妙女功最為適合女子修鍊,特別是具有元陰之身的女子,若是女子修鍊大成后,第一次與男子同房,便會將那一絲的元胎度給對方,給對方的修鍊帶來難以想象的好處。

所以銀月宗的女弟子都是大陸上各大門派趨之若鶩的資源,宗門的發展也一定程度上得益於這些女弟子。

而納蘭芷璇則是那元陰之身,元胎妙女功大成之後,更是可以給男方帶來難以估量的好處,甚至能夠讓武尊直接衝擊武帝。故而她一直被視為宗門至寶,平日里都有宗門長老跟著,進行隨身保護,想不到這唯一的一次無人跟隨,就要落得這般下場。


若是被人奪去元胎,別說宗門將會視她如糞土,就是自己也無法忍辱存活

西門金陵猛地大叫一聲,不知從哪裡來的氣力,直接跳起來就要逃跑,嘴裡不斷的喊道:「芷璇妹妹,我這便去喊人來救你,替你報仇」


他本也是為了親近納蘭芷璇來的,但此刻顯然性命更重要,對方既然目標是納蘭芷璇,想必不會去追他。

納蘭芷璇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的苦澀和迷惑來,這人真的是剛才出手救自己之人嗎? 晏星華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雖然他想連西門金陵一起殺,但顯然奪納蘭芷璇的元陰衝擊武帝才是重中之重

就在此時,李雲霄想要再次出手,突然身子一凝,剛剛抬起的手臂放了下來,因為他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已經出手了。

一道狂霸無匹的氣息從天而落,一柄長槍,驚若游龍,沖入晏星華的刀氣之內,震在那柄戰刀上,猛地一壓

「砰」

戰刀在槍勢下直接崩斷,隨後那如龍般的槍威爆開,一股無匹的龍威之力擴散,直接將晏星華震出一口血來,狠狠的摔了出去,一臉驚恐。

一名男子出現在納蘭芷璇身邊,手中的長槍往地上一點,一撩而起,一道如同閃電般的力量從地面上爆出,一路震了過去,道道氣勁破空而起。

晏星華大駭不已,急忙身體一閃,就化作一道光芒逃遁,同時喝了一聲,「退」

那些冰塊組織成員,看著大哥都跑了,頓時成了烏合之眾,立即成鳥獸散跟著逃跑,那肥仔朱經義也在其中,跑起來可不比任何人慢。

李雲霄看了來人一眼,剛轉身要離去,突然一股氣息直接將他鎖定,正是那持槍之人,冷冷道:「看見我了,還想逃?」

李雲霄只覺得如芒在背,他不需回頭,便知那長槍是指向了他。

「呵呵」

李雲霄慢慢轉過身來,笑道:「想不到羅兄竟然還認得我?」

「哼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得你我的天靈環便是被你毀了」

那名男子的槍式一抖,立即冒出點點寒氣來,指著李雲霄的咽喉,那俊俏的面容出現在李雲霄眼前,正是當日須彌山中一起冒險的小夥伴之一-羅青

納蘭芷璇劫後餘生,一股難以言喻的感激湧上心頭,徐徐上前頷首道:「原來是羅青雲大哥,多謝羅大哥救命之恩」不過她也覺得十分奇怪,道:「羅大哥認識此人?」

李雲霄在她眼裡不過是個五星武宗的渣渣而已,而且對那要擒拿他之人是一夥的,內心生出一股極度的厭惡來,直皺眉頭。

遠處的西門金陵還沒跑多遠,這一下變故讓他的臉色瞬間發白,隨後各種顏色浮現在臉上,眼中儘是陰霾之色來。

這種結局不是他要看到的,自己的貪生怕死在這麼多人面前暴露出來了,他巴不得納蘭芷璇被剛才那人抓去破元陰,也不願她相安無事被他人所救,這讓他的臉面往哪放去?

這一下繼續逃也不是,不逃了也不是,不知所措的尷尬站在那。

「呵呵,羅兄別來無恙,你這槍太過鋒利,小心它會走火,可千萬別誤傷了小弟啊」

李雲霄打著哈哈,身子微微傾斜,要躲開那槍芒。

羅青雲卻是冷哼一聲,槍尖隨著李雲霄的擺動而動,就是不肯放下槍來,冷冷道:「當日你毀了我的天靈環,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你身上有不少的寶貝,隨便拿出三四件來賠償便好了。」

當日在須彌山中,他也是看到李雲霄收取了大批的寶貝。只不過時隔已久,他已經突破到了武尊,而李雲霄卻還在武宗之境,讓他倍感意外。

要知道他一直都念念不忘李雲霄的實力,雖然嘴裡不願承認,但的的確確對方是要勝過他的,這許久以來也一直以打敗李雲霄為修鍊目標,想不到再見之時,兩人的差距竟然是天淵之別。

這讓羅青雲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內心微微有些憤怒,氣對方不爭氣,臉上閃過一絲冷色,長槍在空中一抖,化出道道冷厲之光,便直接收入了體內。

他再三探查李雲霄的修為,確認了五星武宗之後,一下子趣味索然,失望道:「你已經失去讓我動槍的資格了。留下當日須彌山所得之物,便可以活命離開,還有立即給我滾離紅月城,這輩子也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一直以來拚命修鍊所要追趕的目標,那個在他心目中努力想要超越的強者,竟然還是五星武宗,讓他說不出的失望來。他不願看到李雲霄這副嘍啰渣渣的樣子,立即喝令他滾蛋。

李雲霄輕輕一笑,道:「東西沒有,那我先走啦。」他轉身就要離去。

羅青雲臉上浮現出一絲怒色,喝道:「實力沒長進,脾氣還是沒變,既然你非要我動手,那就成全你」

他單手揚起,也不見腳下動作,便這樣飛速移動起來,欺身而上,一道青芒在指尖閃動,就往李雲霄身上抓去。他這下還稍稍把握了下分寸,生怕自己用力過猛,將對方一下抓死了。

李雲霄則是輕輕一笑,同樣抬起手來,一點火焰在指尖凝出,將往羅青雲的手爪上點去。

羅青雲瞳孔驟縮,那一點火焰竟然給他帶來無盡的恐怖之意,讓心底的靈魂都為之震顫他眼中爆出一道精芒,立即便抓為拳,力量直接從一成提升到了八成

李雲霄臉上笑意不減,那道鳳凰真火直接在指尖熄滅,輕輕的伸出巴掌就往羅青雲的拳頭上拍了下去,一道太古罡風在他手掌四周浮現。

「啪」

一道清脆聲響,李雲霄的巴掌直接拍在了羅青雲拳頭上,直接握住了,笑道:「羅兄別和我開玩笑了,你可是七星武尊的強者,難道想要一拳轟爆我嗎

羅青雲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那八成力量的一拳,在被對方巴掌握住的同時,一股難以言喻的罡風不僅直接震散了他的拳勁,更是通過掌心傳了過來,好似一股旋風在自己的拳頭裡面漩起,如同絞肉機般將自己右拳內的經脈骨骼盡數爆開,幾乎成了一灘肉泥在裡面

他定眼望去,整個右手拳頭都變成了紫黑色,再沒有任何知覺了

「」

羅青雲猛然倒吸了口冷氣,連連退開,內心驚起滔天巨浪和洶湧的怒火來

這小子竟然如此強大了?

該死差點被他給騙了這張該死的笑臉,我真想撕裂了他我一早就該想到啊,這小子何嘗讓人看透過從來都是扮豬吃虎的惡魔

羅青雲臉上氣的鐵青,眼中閃過滔天的戰意,還有一絲察覺不到的喜色

自己一直想要追趕著的人,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啊

納蘭芷璇在羅青雲身後,雖然沒有看到李雲霄的動作,但也發現了不對,急忙上前關切道:「羅大哥,你沒事吧?」

遠處的西門金陵看著納蘭芷璇如此關切的模樣,氣的發抖,一股怨恨和嫉妒的怒火在胸中燃燒

被她關心的人,原本應該是我啊絕色的容顏,誘人的丰姿,更重要的是衝擊武帝的契機,這一切都應該是我的啊一股野獸般的咆哮在內心響起:羅青雲,你敢搶我的東西,我跟你勢不兩立

羅青雲根本沒注意西門金陵的存在,那拳頭雖然崩碎了,但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數日便可以恢復如此。雖然受了小傷,但心情卻反而更好了起來,輕哼一聲道:「我沒事小子,你這張死臉越來越讓人討厭了,我真想一腳踩下去」

李雲霄咧嘴笑道:「想踩的人很多,你要排隊的。」

「哼」

羅青雲冷冷道:「現在我有事在身,且放你一次,等事了之後我還會來找你的」

羅青雲臉上的怒氣這才漸漸消了下來。

納蘭芷璇臉上閃過迷惑之色,雖然他為看清李雲霄出手,但可以肯定剛才那一招下有名堂,否則以羅青雲先前的態度,不可能轉變的如此之快。這世道是十分現實的,唯有實力可以說話。

「哎呀,我們來晚了,似乎錯過一場好戲」

空中微光閃動,空間一下扭曲起來,出現兩道身影,臨空而落。

李雲霄有些訝異,竟然又有熟人,真不知今天是什麼日子。

納蘭芷璇喜道:「原來是聽潮閣的徐青大哥和琉璃山莊的裴明遠大哥,若是兩位能更早一步前來的話,小妹也就不會被人欺負了。」

「哈哈,有羅兄和西門兄再次,誰敢欺負你?」

裴明遠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李雲霄,嗤笑道:「莫非是這個小子?」

遠處的西門金陵臉上一陣發燙,也不知這兩人是否看到了自己先前的窘態,特別是那裴明遠,與自己同為東域七星子,若是被他知道了,那自己估計要從七星子里除名了。

他好恨自己為了佔一個便宜,早早的現身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