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是的,姐,他有一種葯非常神奇。」說著拿出一瓶慕容凡給她藥膏,打開瓶蓋遞到司徒曼的鼻子前,香氣撲鼻:「沒準他真有兩下子,讓他試試吧。」

2021 年 1 月 10 日

「無所謂,也難得你有心。保健醫生幫我預約的一個醫生也快到了,就等等吧,免得看來看去,麻煩!」司徒曼幾分厭煩的說道。

蘇小雨湊到慕容凡耳邊,小聲說道:「姐這個病有些時間了,看了很多醫生,都沒有什麼好轉,你要是今天能把她給我治好。以後你想怎麼樣,我都答應你。」

「嗯!」慕容凡一驚,眼神怪異的盯著她。

蘇小雨頓覺失言,俏臉嬌羞,粉拳輕輕落在慕容凡的肩頭,幾分撒嬌幾分惱的說道:「想什麼呢,臭流︶氓!」

我……我想什麼了,話可都是你在說啊。慕容凡一臉無辜的盯著蘇小雨。


就在此事,房門被敲響,穿著白大褂的保健醫生,引著一個西裝革履,三十齣頭的年紀,長相斯文俊逸的男人,進了房間。

男人一進屋,目光就肆無忌憚的掃過在場所有的人,除了目光掃過司徒曼的時候,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艷之色外,對其他人一律無視。一種眼高於頂的高傲氣場,令所有人都不舒服。

「小姐,市醫院的劉柏軍醫生來了。」穿白大褂的保健醫生,畢恭畢敬的向司徒曼介紹了一下:「小姐,我昨天跟您說過,劉醫生是咱們江市,甚至全國都數一數二的皮膚科和內科的專家。全年還剛剛獲得美國醫學研究會辦法的最高傑出貢獻獎。說來也湊巧,劉醫生剛剛回國,就被我給您請來了。」

「都坐吧!」司徒曼無所謂的抬了抬手,感覺對自己的病能被治癒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你們還請了別的醫生?」劉柏軍瞟了慕容凡一眼,面露不悅之色。

「這是我的一位朋友,劉醫生,今天你恐怕的打一場擂台賽了。」蘇小雨唯恐天下不亂,指著慕容凡,壞笑著介紹到。

劉柏軍鼻子里醫生冷哼,斜眼打量了一番少年摸樣的慕容凡,斯文的臉上是毫不掩飾的鄙夷之色,冷冷一笑,說道:「哦,不知道這位醫生在哪裡高就啊!」

「國立大學學生。」慕容凡回答的直截了當。

「哼,這不是和我開玩笑吧。」劉柏軍不屑的一聲冷笑。

「少廢話,能治好病才是關鍵。」慕容凡眼睛看著司徒曼,氣定神閑的說道。

從滄月提醒了自己開始,慕容凡的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司徒曼,這女人身上確實有一股濁氣縈繞,深入經脈,現在應該病症外顯。恐怕司徒曼憂心的也真是外顯的病症。

劉柏軍卻是驚異於慕容凡這個少年,在自己強大的氣場下,竟依然保持從容,推了下眼睛,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番慕容凡,張口仍是鄙夷之色:「根據我的專業分析,你這個人盲目自信,對自我價值無限誇大,典型的自戀型人格障礙。你若是有時間來我們醫院,我到是可以幫你介紹一個不錯的精神科醫生。說不定,你還有救。」

喲呵,你這小白臉,還真會罵人,哼!哥哥我也是吃乾飯的。

血瞳掃過劉柏軍全身,慕容凡哈哈哈大笑,說道:「根據我的專業分析,你面色蒼白,手指泛青,頭頂微禿,恐怕你小時候過度自瀆,導致腎陰虛。若是來國立大學找我,我到時可以用家傳的推拿手給你治治。說不定你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遺精早泄!趁你現在還單身,考慮下吧!」

「哈哈!」蘇小雨在一旁不禁哈哈大笑,就連司徒曼也不禁含笑搖了搖頭。

「你,你不要那麼囂張!」劉柏軍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頭頂,面紅耳赤,怒道:「在皮膚病面前,我若是束手無策,就沒有人能治得了,更別說你個學生!」

「是嗎?」司徒曼斜倚在貴妃榻上,上下打量著劉柏軍,介面問道:「不曉得劉醫生對我的這個病有什麼良策呢?」

劉柏軍一被問道專業問題,立馬恢復了自信,推了一下鼻樑上的金絲眼鏡,問道:「不知道司徒小姐都有什麼臨床表現呢?」

「表現?」司徒曼慘淡一笑,頭向後仰,疲憊的說道:「很多,紅腫、癢、潰爛,時不時的覺得有些噁心。你看吧!」

司徒曼說著伸出自己的左臂,挽起衣袖。

衣袖之下,整個小臂全是令人過目難忘的慘象,紅腫的包塊,潰爛的傷疤,遍布在那白嫩得像藕一樣的粉臂上,讓人禁不住扼腕惋惜,實在是暴殄天物。

「但是無論怎麼潰爛,我最多覺得有些有些癢,卻不會疼。」司徒曼輕嘆一聲:「只是時不時的會覺得有些噁心。」

慕容凡見狀自然是一身驚愕,而那見慣了生死的滄月,看到司徒曼手臂上的慘狀時,也免不了一陣唏噓。唯嘆命里有此劫數!

扭頭在看一旁的劉柏軍,卻意外的發現,他臉上不但沒有半點痛惜之色,反而有種隱晦的、壓抑的興奮一閃即逝,令慕容凡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嗯,我想我可以治!」劉柏軍咳了一聲,自信滿滿的說道。

「哦,你打算怎麼治?」司徒曼放下衣袖,懶洋洋的問道。

「根據司徒小姐的病因來看,應該是真菌性皮膚病。首先,司徒小姐需要跟我去醫院查明病因,根據病因,我會有針對性的用藥,清除壞死組織和皮膚中的真菌。待傷口結痂脫落後,輔以手術,讓司徒小姐重新長出新皮膚。」劉柏軍侃侃而談。

司徒曼聞言卻是一笑,偏著頭說道:「可,要是我不願意去醫院呢?」

「不去醫院?」劉柏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推了一下眼睛說道:「那怎麼可能治好?世界上任何一個醫生,也不可能在不知道病因的情況,治癒疾病!早知道你們如此兒戲,根本就不該請我來。」

「那麼,保健醫生,麻煩你送客!」司徒曼仰躺在貴妃榻上,緩緩閉上了眼睛,再沒有一句廢話。

… 「這……小姐,劉醫生能來一次不容易,您要不……」保健醫生很是為難,戰戰兢兢的說道。

「對不起,病因我不能告訴任何人!」司徒曼看向了慕容凡,說道:「你是不是也必須知道原因呢?」

慕容凡淡淡一笑,擺了擺手,說道:「那到不用。不過,曼姐要是不介意的話,讓我切一下脈,你的身體自然會告訴我。」

蘇小雨一臉錯愕的盯著故弄玄虛的慕容凡,瞪著眼小聲的說道:「你幹什麼?」慕容凡也不說話,只是得意的一笑。

司徒曼的病,慕容凡一雙血瞳早已經探查清楚,診脈無非是為自己給司徒曼驅除濁氣找一個合理的借口而已。

說自己已經看出來你的病因? 西游記之重啟封神榜 ,太江湖術士了一點吧!

「哦?這倒是第一個敢這麼說的醫生。」司徒曼突然笑了。



說著伸出手臂,放在慕容凡面前。一股如麝如蘭的香氣頓時鑽入了蕭逸的鼻端,那種香氣絕不是化學合成的,反而像是一種天然的體香。

慕容凡心中不由的一顫,有模有樣的伸出三指,搭在司徒曼皓白如雪的手腕之上,慢慢的閉上眼睛,看似沉心切脈。只有蘇小雨清楚,這小子就是在故弄玄虛。

「哼,江湖術士!中醫知道什麼是真菌,什麼是細菌嗎?還給別人治病!」劉柏軍對慕容凡的一舉一動無比的鄙夷。

一旁的蘇小雨此刻心裡卻是十分複雜,知道慕容凡肯定是有辦法,卻又擔心他在那個討厭的劉柏軍面前丟醜。

片刻,慕容凡睜開眼睛,說了兩個字:「能治!」

「怎麼治?」司徒曼淡淡問道。

「推拿即可!」說完,慕容凡也不由幾分擔心的問滄月:「我說,有譜沒譜,可別有坑了我啊。」

「哼,濁氣入體而已,我若不行,難道那個裝腔作勢的劉醫生可以?」滄月沒好氣的回答道。

「……」

「什麼?推拿?你……你還真敢開口啊!病因都不知道,就敢誇下海口!知道為什麼在國外好多人都叫中醫為武術嗎?就是你們這幫無恥的騙子,敗壞了老祖宗的名頭!」劉柏軍惱怒的走到慕容凡身邊,劈頭蓋臉一通謾罵。

慕容凡冷眼看了劉柏軍一眼,突然眼中寒光一閃,閃電般伸出手指,點在劉柏軍的天突、天偶兩處穴位上。

劉柏軍大吃一驚,剛要張嘴再罵,卻發現自己竟然一點聲音也發布出來了。

「唔……唔……」劉柏軍張口結舌,一張俊臉憋的通紅,心中更是無比恐懼。

「老實點,等哥哥我忙完,自然給你解穴。」慕容凡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淡然說道:「再煩我,讓你啞一輩子。」

只是這一手,就讓滿屋子的人目瞪口呆。即便是和慕容凡並肩作戰過的蘇小雨,心中也是一驚。

「曼姐,你是肝氣鬱結,導致胸肋悶滯,血氣不暢,因而,濁氣凝滯成疾。氣若不散,推擠過重,身體無法承受,自然形成病灶。說穿了,也就是經脈不暢,只要我用『觀音手』推拿絕技,一點點打通你的肝經鬱結,自然痊癒。不需要向西醫那樣,又是外敷藥,又是手術。若不斷根,時機一到,必然複發。」慕容凡轉身看著劉柏軍,不無譏諷的說道。

劉柏軍支支吾吾,顯然要拚命地反駁,無奈卻絲毫髮不出半點聲音,急的差點沒暈過去。

黑客媽咪帶我飛 ,說道:「當然,還是需要一瓶玉露膏,讓你的皮膚重拾光滑。」

聞言,司徒曼的身子也不由的一顫,這病她都沒有奢望能治好,何況是讓皮膚光潔如初?

「請閑雜人等暫時出去,我這就為司徒小姐推拿。」慕容凡吩咐道。

「我也要出去?」蘇小雨問道。

「你隨便,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出去,把玉露膏留下就行。」慕容凡壞壞一笑,對著蘇小雨小聲說道:「很限制級的,小女孩不適合看的。

「哼,誰稀罕看!」蘇小雨氣呼呼的哼了一聲,和其他一起走了出去,帶上房門。

屋裡,此刻只剩下慕容凡和司徒曼兩人。

「曼姐,到床上正面躺下!」慕容凡挽起袖口,吩咐道。

「要脫衣服嗎?」司徒曼一邊向床鋪走去,一邊看似不在意的問道。

「最好不要!」慕容凡微微一笑,卻滿含關切的說道:「雖然你身體的病變不眼中,但是,你肯定也不希望被我這麼一個男的看見吧。」

司徒曼腳步一頓,沒想到慕容凡給出的竟是這樣的答案,自己的玉體,哪個男人不想一探究竟?眼前這小男人,竟然說出如此一番為自己考慮的話。

不由得,司徒曼認真的看了一眼慕容凡,卻驚訝的發現,眼前的「小醫生」,雖面容稚嫩,眼睛里卻有一副成熟老練的樣子,,深邃的目光,似乎能洞察一切。

「還真是特別!」司徒曼心裡暗嘆,卻也和衣躺在自己的秀床上。

既然慕容凡覺得穿上衣服更好,司徒曼自然不可能自己寬衣解帶。

只是,即便穿著衣服,司徒曼這一躺下,玲瓏有致的身段也驟然呈現在慕容凡眼前。

尤其是領口處,露出的一抹白皙,和著淡紫色的蕾絲邊胸衣。

在這麼一間雍容華貴的房間里,伴著一位散發著如此嬌媚氣息的女子,那是何等的極致誘惑。

慕容凡這童男之身,哪裡經得住這些,瞬間躁動了起來。

深吸一口氣,默運心法,慕容凡勉強壓下了身體的躁動,對滄月說道:「快開始吧!」

照著滄月的指導,慕容凡伸出雙手,扶上了司徒曼精緻白皙的小腳。從腳步開始,一路向上,按摩開去。

被慕容凡摸到玉足的那一刻,司徒曼就渾身一陣輕顫,自己的身體時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但也確確實實是男人的禁地,從來沒有人碰過自己的叫。

偷眼看了一眼慕容凡,小男人此刻卻是目不斜視、心無旁騖,溫熱的雙手,或推、或揉、或點、或按,似乎有神奇的魔力一般,帶起了司徒曼身體最深處的一種悸動,彷彿有兩股熱流,隨著慕容凡的手,漸漸地向腿上蔓延,一會兒就過了小腿,竟到了大腿根部。

… 感覺著慕容凡手心的溫柔,那敏感地帶被熱流刺激,司徒曼登時打了一個顫,一聲呻吟就要脫口而出,閉上眼,司徒曼勉力忍著。

可那股熱流卻激起了身體深處的悸動與燥熱,舒爽的感覺,令司徒曼根本無法抗拒。

隨著對滄月是示範的技法越發熟練,慕容凡雙手越來越熱,也愈發把「觀音手」的推拿絕技發揮到了極致,令司徒曼嬌軀微顫的同時,出了一身的汗。

終於,慕容凡炙熱的雙手擦著司徒曼的乳肉,揉過了肋下期門穴,司徒曼如觸電一般劇顫一下,大汗淋漓,滿面潮紅,一聲嬌喘,癱軟在床上。

昏暗的房間里,曖昧的氣氛濃重的化不開一般。

「沒想到,你的推拿是這樣的!」司徒門面帶幾分嬌羞的虛弱,卻用一種玩味的眼神看著慕容凡。

「去洗一下,把隨汗水排出的髒東西都洗凈,再有個兩三次,也就差不多痊癒了。」慕容凡坐在椅子上說道。

司徒門面色潮紅,氣喘吁吁的坐了起來。

這才發現,自己的汗液竟然是暗紫色的,黏糊糊的滿身都是。

「啊?」但凡女人那個不愛乾淨。司徒門乍見自己這樣,吃了一驚,急忙起身下床。


走過慕容凡身邊的時候,卻似乎腳步不穩,竟向慕容凡歪倒了過來。

慕容凡一伸手,扶住了司徒曼柔若無骨的嬌軀。可司徒門的一隻小手,卻有意無意的按到了慕容凡的兩腿之間。

那火熱的觸感,讓慕容凡嘴角勾起一抹壞笑,小聲附在慕容凡耳邊,吐氣如蘭,柔聲道:「還真以為我的美麗退步了呢!」

說完,一扭纖腰,進了浴室。

我……你……

慕容凡挨了司徒曼一抓,渾身一顫,心裡一陣愕然,沒想到司徒曼竟能做出這樣的舉動。

弄的慕容凡好不尷尬,心裡卻也是血氣翻騰。

這女人真是有趣,似憂鬱、似狐媚,又自有著一種果斷和大膽。更是有一種讓人琢磨不透的神秘。

「這真是秦曉月的曼姐?」慕容凡心裡不由的暗咐。

一會兒功夫,浴室的門一動,一身紅色長裙的司徒曼撥動著半濕的長發走了出來。

卻在第一時間走到窗邊,一把拉開了那厚重的窗帘,陽光一下子傾瀉進了屋子。

司徒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轉身過來,對慕容凡說道:「還是沐浴在陽光下舒服。」

再一看,司徒曼手臂上的潰爛幾乎痊癒,只有一些淺淺的傷口還殘留在她嬌嫩的皮膚上。

如此神效,甚至連慕容凡自己都始料未及。

「經脈通,鬱結除,你只要和以前一樣了。」慕容凡淡淡一笑,把滄月的話重複了一遍。

司徒曼深深的點頭,笑道:「沒想到,我還真的會有好的一天。」

慕容凡卻是笑而不語。

司徒曼腳步輕挪,快步走到了房門前,一下子開了房門。

門外卻是幾個趴在門上側耳傾聽的人,剛才屋子裡司徒曼那聲嬌滴滴的嬌喘,讓人臉紅心跳,又令人猜測不已,不知道慕容凡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能然司徒曼發出那種聲音。

尤其是蘇小雨,一臉的驚詫,卻是滿眼的八卦。

「進來吧,別在那偷聽了!」司徒曼淡淡一笑,身上自由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度。

「姐,你,你竟然拉開窗帘了?」蘇小雨第一個發現屋子裡的異常,她知道司徒曼至從患病以來,這間屋子就再沒有見過陽光。

對於司徒曼這樣的一個女人,一身嬌嫩如雪的肌膚,慢慢的潰爛,如此可怕的打擊,哪裡還有心情在沐浴陽光。

「是啊,感覺舒服多了。」司徒曼看著慕容凡,又深深的出了口氣,有意無意的抬起玉臂,輕撩秀髮。入眼處,卻是吹彈可破的肌膚。

「姐,你的手……」蘇小雨難以置信的看著司徒曼的手臂。司徒曼的病情有多嚴重,她是非常清楚的。沒想到,慕容凡竟真的只用了短短半小時的時間,就令司徒曼的病情有如此大的變化。

蘇小雨心裡的震驚排山倒海般襲來,幾次她都親見慕容凡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火場里是如此,面對自己的師兄也是如此!天!慕容凡,你到底是一個何等神秘的人物!

一旁的劉柏軍此刻也忘記了支吾,司徒曼瞬間的變化,在他所知的醫學領域,已經可以稱得上顛覆性的奇迹了。

「小雨,事情我是辦完了,那上次你給我承諾的那個未來呢?」慕容凡笑著看向蘇小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