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對……」

2021 年 1 月 4 日

林輕凡眸光一沉,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雙目璀璨,他在極力眺望,很快,便發現,那墜落的不過是一道虛影,完全是由法力凝聚而出的法身。

「轟!」

就在林輕凡察覺時,突然,一道身影從虛空走出,直接出現在玄一身後,芊芊玉手一揮,天地變幻,宛如乾坤倒轉,蒙濛霧靄涌動,擠壓向前。

「這是……」

林輕凡心臟猛地一顫,露出一臉震驚的表情。

「咦,這丫頭真是不簡單啊,居然掌握了空間之力,看來,她跟你一樣,也是一個有著大氣運的人。」

金蛋一眼便認出寒月仙子所施展出來的力量,感到非常意外。

然而此時,林輕凡眼眸子里則閃過一道不為人所察覺到的炙熱!

三大禁忌之力他如今已經掌握了其中兩種,目前所欠缺的正是那空間之力。

「小子,是不是心動了?」

聞言,林輕凡連忙穩定心緒,平靜的道:「沒有!」

「裝,你給我繼續裝!」金蛋鄙夷道。

林輕凡沒有回答,但他思緒飛躍,一瞬間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念頭。

從金蛋口中得知,萬千大世界中,唯獨仙界的法則是完整的,而其他大世界則必有所缺,想要讓自身圓滿,就必須進入仙界。

然而,金蛋又明言,現在所生活的這個世界有些特殊,由於距離仙界較近,會有一些仙界的人物下界,其中一些人從此再也沒有返回仙界,因此會在這裡留下道統。

其中,很有可能有人傳承下來了禁忌之力。

就在林輕凡皺眉思索時,金蛋突然傳來一道驚呼聲:「不好,這小丫頭修為不夠,縱使掌握了空間之力,也困不住那個金毛小子。」

果然,就在金蛋話音剛剛落下,一道璀璨的金光從那片禁錮的時空內迸發而出,劈開了這片天地。

與此同時,在那破滅的小天地中,有著一道神武的身影走出,他手持長槍,金髮披散,身體周圍環繞著一團團金色的火焰,猶如一尊神邸降臨。

「沒想到,你居然掌握了禁忌之力,如果就這樣將你殺掉,那豈不是太可惜……」

玄一真的很強大,猶如一尊神王,散發出一種氣吞山河的氣勢,令人心神戰慄,忍不住的想要膜拜!

遠方數里之外,不少在關注戰場的修士,此時,目光剛一接觸到那道神武的身影,整個人的身體便不受控制的『噗咚』一聲,直接跪倒在地。

「我……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像是在面對一尊神靈?」

一些人不知道身體是怎麼回事,跪倒在地,但是他們神智還是清醒的,能夠思考,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也說不出話來。

此時,林輕凡臉色非常難看,心中再一次被震撼到,他很難想象,那個叫做玄一的青年,究竟有多麼的強大。



… ?遠方虛空中,兩人分別靜立一方,沒有再出手,但氣氛卻變得更加令人壓抑。

玄一的氣息比起之前變的更加強勢,金色的火焰在跳動,散發出一種恐怖的威壓,似要焚毀天地間的一切。

反觀寒月仙子,她的氣息非但沒有增強,反而還越來越弱,就連那繚繞在身體周圍的光雨也變得暗淡,不再那般晶瑩。

見到這裡,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戰的結果已經毫無懸念,寒月仙子想要逆轉局勢,那幾乎不可能,除非有奇迹出現。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寒月仙子實力不濟,反而更加突出了她的強大,畢竟她是跨越了一道天坎在對戰,若是將兩人修為壓制到同一境界,那誰輸誰贏,還是一個未知數。

但是現在,人們已經看不到一絲希望了,因為那個叫做玄一的人實在是太強大了,猶如一座巨山壓在那裡,令人窒息。

「他不會真的要殺了寒月仙子吧?」有人顫聲問道。

這是許多人心中的疑惑,他們都在為寒月仙子擔心,不知那個叫做玄一的傢伙接下來將要如何處置仙子?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主動隨我回去,第二,我親自出手,將你抓回去。」

玄一的聲音並不大,神色平靜,像是在與熟人交談,但是在不經意間,卻流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如一尊神靈在宣讀法旨。

「特娘的,為毛我一看到那小金毛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我心裡就有團火在燃燒呢?」

林輕凡自語,心中憤怒,對玄一這個人非常不感冒,恨不得要衝上去狠狠的賞他幾個大耳光子。

「嫉妒了唄!」金蛋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弄得林輕凡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一臉不爽的道:「他有什麼好讓我嫉妒的?真是莫名其妙!」

「他比你帥唄!」金蛋絲毫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打擊到林輕凡的機會,說完之後,還怕林輕凡不承認,不由得補充道:「看看你左側五百米外!」

林輕凡側目望去,很意外的發現,那個小蘿莉居然也逃出來了,還有那位青衣少女。

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了林輕凡的目光,那位青衣少女轉過頭,對著林輕凡微微一笑。

林輕凡自然也是微笑回禮,不過,這時卻那小蘿莉也轉過臉,一臉好奇的看了過來,當發現是林輕凡時,那小臉上原本還帶著一絲花痴的表情瞬間消失,換作了一臉鄙視的鄙視。

「卧槽,那小丫頭片子是什麼表情?」

林輕凡一陣肺腑,心中非常不爽。

而這時,天空中又發生了大戰,但戰局卻向一邊倒,玄一強勢出手,抬手一撒,一張燦爛的大網從天而降,將寒月仙子籠罩在下方,將周圍虛空禁錮,困住了她。

這張網非常可怕,金光閃閃,猶如一道又一道天河交織而成,散發出恐怖的威壓,讓人靈魂都在顫動。

「聖器!」

林輕凡眸光閃爍,死死的盯著那面金色的大網,心中無比震驚,雖然早就有所猜測,但真正看到之後,心情依舊難以保持平靜。

一件聖器代表了什麼?

放眼中域十八大洲,門派林立,修士過億,在這樣繁華的一片地域,卻也沒聽說過,何人拿出過聖器。

縱使是中域最強大的十八個聖地,也不一定能夠拿得出一件聖器。

聖器代表了無敵,代表了不朽!

也就是說,在這玄一的身後,有著一個不朽的大教在支持他。

見到這裡,許多人面面相覬,縱使一些老修士,此時也都收回了不善的目光,悄悄退去。

「小子,走吧,這傢伙你暫時對付不了!」此時,金蛋也妥協了,凝聲說道。

但林輕凡卻沒有離開,他死死的盯著那被大網罩住的身影,緊鎖著眉頭,心中有著一種不甘。

就在剛才,就在金蛋聲音落下的前一秒,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一道聲音,是來自於寒月仙子的神念傳音。

對方不是在求救,更加不是在責備,而是短短的兩個字:「快走!」

這一刻,林輕凡的心難以再保持平靜,雖然很不想承認寒月仙子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與玄一發生大戰,但事實就是事實,縱使想逃避,也無法改變。

「小子,你在發什麼愣啊,趕緊走啊,那傢伙一會肯定還要對你出手,對方有聖器,縱使那破燈出手,估計也殺不了對方。」金蛋催促道。

但這時,林輕凡則陷入一種矛盾的處境。

他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出手救人,不管怎麼說,跟寒月仙子也算是舊識,而且對方還幫過自己幾次。

如今,她陷入困境,被玄一鎮壓,也都是因為要保護自己才會這樣。

「小子,快走啊!」金蛋繼續催促道。

林輕凡沒有理會,神色平靜的向前望去,過了許久,那由原本有些猶豫的眼神,在這一刻突然變的無比清澈。

「今天我要是逃走了,這輩子將會永遠活在他的陰影之下,我林輕凡天生不弱於任何人,縱使他天資卓越,神勇蓋世那又如何?」

此時,林輕凡神色非常平靜,心神空靈,再也感受不到絲毫的恐懼。

「燈來!」

他一聲輕喝,左手光芒一閃,一盞半尺長的古燈出現,銅銹斑斑,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出它有什麼不凡。

林輕凡踏著虛空而行,一步一步向上走去,彷彿在登臨一座天梯,有著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出現,讓許多人震驚!

就連你一直對林輕凡非常不感冒的小蘿莉,此時也破天荒的第一次收起臉上那種不屑的神色,大眼透亮,帶著一種好奇的神色注意著林輕凡。

「姐,他要去幹什麼?」

青衣少女搖沒有立刻回應,她緊緊的盯著林輕凡,那雙漂亮的眸子里,閃過一道異色,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多想也能猜得到,這個少年將會面臨玄一強勢的鎮殺。

玄一對寒月仙子下不了手,可不代表他對林輕凡也下不了手。

青衣少女輕輕的搖了搖頭,精緻的臉頰上,閃過了一道惋惜,她拉起小蘿莉的手,嘆息道:「我們走吧!」



… ?這一刻,許多人都感到疑惑,不明白林輕凡想要做什麼,一道道目光從四面八方投來,皆都匯聚在那道略顯消瘦的背影上。

林輕凡左手托著古燈,在虛空中前行,周圍那肆虐而狂暴的時空之力在這一刻,卻像是乖寶寶似得,紛紛退避,不敢靠近。

許多人驚詫,瞪大了眼睛,就連那原本準備離去的小蘿莉,此時也瞪大了眼睛,小嘴都呈「o」形。

「姐,你快看啊,那裡……快看那裡……」

小蘿莉抬起手,瞪大了眼睛,指著林輕凡所在的那片虛空,在那裡激動的大叫。

而那青衣少女也抬起頭,本能的望去,而下一刻,她神色微變,精緻而瑩白的臉頰上露出一道震撼之色。

「那盞燈……」

青衣少女一眼便察覺到林輕凡手中托著的燈不凡,美眸流轉,有著一道青色的電光跳動,非常詭異。

眼見著林輕凡一步一步走來,寒月仙子眼眸里有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流出,這一刻,她心情再也難以再平靜,做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讓林輕凡離開嗎?

現在倒好,他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寒月仙子心中無比的氣惱,幾乎用吼的道:「不是讓你走嗎?」

聽到這裡,林輕凡很平靜的轉過目光,當看到寒月仙子那無比憤怒的眼神時,林輕凡微微一怔,一秒鐘過後,他莞爾一笑,柔聲道:「我怕我真的走了,就再也見不到你!」

這一瞬間,寒詩情神色一怔,腦海中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過了好一會,才恢復過來,思緒變的無比複雜,顯得有些驚慌失措,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真是一個讓人意外的小子,原本還以為你會逃走,卻沒想到,在這種請看下,你居然還敢回來!」

玄一微蹙著眉頭,俊美的近乎有些妖邪的臉頰上,有著一道殺意閃過。

就在這時,寒月仙子連忙提醒道:「他很強,先前與我戰鬥時,根本就沒有施展全力。」

聽到這裡,林輕凡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而後,轉過目光,望向那猶如神一般的青年,平靜的道:「放了她,對我們大家都好!」

聽到這話,玄一表情先是一愣,而後大笑,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你是故意逗我笑嗎?」玄一一臉輕蔑的道,眼眸子里,有金色的火焰在跳動,凌厲而懾人!

林輕凡神色很平靜,靜立在虛空,有著一種莫名的氣息散發而出,天地大道都在嗡鳴。

玄一臉色驟變,蹙著眉頭,目光落在林輕凡手上,不斷的打量著那盞看上去很普通的古燈。

越看心越驚,最終,他變了顏色,身子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露出驚容!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那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中域?」

玄一心中大駭,他不相信,心中質疑,為了確定自己的猜測,他抬手一揮,原本籠罩住寒月仙子的金色的大網飛起,而後朝著林輕凡籠罩而去。

「轟隆隆!」

金色大網張開,猶如一道有一道天河在交織,散發出恐怖的威能,似要將天地都遮籠在內,無比恐怖。

「收!」

玄一輕喝。

頓時間,一股龐大的壓力籠罩而來,猶如成千上萬座上古神山墜落下來,威勢滔天。

林輕凡不懼,神色平靜,舉起神燈,將其置於身前,而後,輕輕一吹,一團赤焰騰起,化作一條火龍,衝上九霄!

「嘶嘶……」

火龍龐大無比,巨大的龍尾,輕輕一震,那張大網瞬間崩斷,形體迅速縮小,而後化作一個只有巴掌大的像是手帕一樣的東西,被火龍銜了回來。

「什麼,這……」

見到聖器被人如此輕易的破掉,玄一臉色陡然大變,連忙促動打出催動法訣,欲要將聖器收回,卻發現自己失去了聯繫。

這一刻,玄一真的嚇到了,臉色發白,最後再看了一眼林輕凡手裡的那盞青銅古燈,心神突然一震,他什麼話也沒說,抬手一揮,一座玄玉台出現,直接開啟域門,消失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許多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戰鬥便結束了,而那猶如神一般的玄一居然直接開啟域門離去。

「那裡發生了什麼?」

遠處,不少人露出疑惑之色,修為不夠的人,看不了太遠,只能隱約間看到一些模糊之色。

至於,那些修為足夠,有能看的清楚的人,則是一臉的震撼,因為他們都情緒的看到那盞被林輕凡托在手中的古燈里突然衝出了一條火龍。

這條火龍非常霸道與直接,一個神龍擺尾,便破開了那面大網的攻勢,緊接著,更是直接將其銜了回來。

火龍回來之後,直接沒入古燈里,只有一張金色的只有手巴掌大的金色小網落在林輕凡手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