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出售商品?那他們還邀什麼客呢?」庄邪疑惑地看向小鬼,但見他微微一笑道:「那是因為鬼魂的執念。你看那披麻戴孝,臉色發青的男鬼,他是父親去世后,送葬那天遭逢泥流被淹沒在山底死去的,所以他死後還是沒日沒夜的淚流滿面。」

2021 年 1 月 6 日

聽得小鬼的話,庄邪微微點了點頭,目光朝著那身披鎧甲,走起路來步步生風的戰士:「我看他手持一把斷劍,想必是死在戰場上的將軍吧。」

「對嘍,他們執念比較強,除非在冥界中待得久,陰氣吸得多,逐漸提升自己的修為,等有了魂環之後啊,他們就能擺脫這種執念的束縛嘍。」

穿過了幾個燈紅酒綠的小巷,小鬼很快領著庄邪來到了中央地帶一處高大的噴泉旁。

此處噴泉,乃是一尊巨大的女神雕像,女神的高舉一個圓盤,圓盤之處,有著活水涌淌而出,如瀑布一般傾瀉而下,很是絢麗。

此時,有著不少的年輕情侶,圍坐在噴泉邊上,感受著靜靜的甜蜜。

就在這時,西側面的一處小巷之中,忽然有著一頭身披綠色烈火的高大野牛踏蹄而出,在他身旁,沉默的走著一個身披黑袍的鬼魂。

庄邪眉頭一皺,怎麼看著野牛都如此的眼熟,不禁也是問向小鬼,道:「這是妖獸吧?」

小鬼朝那野牛看了看,忽然笑著點了點頭,道:「是的,但在冥界它可不叫妖獸,叫鬼獸。不過通常來說,妖和妖獸不同,妖是沒有靈魂的,所以死後只會化作塵埃,但妖獸本為獸類,擁有著靈魂,所以死後自然可以進入冥界,只不過現如今,妖獸死後都會被人奪取晶核。無法變成魂魄降落冥界的。所以這些年鬼獸也是越來越少見了。」

聽著小鬼的解釋,庄邪也是暗暗點了點頭,看來這隻身披綠火的野牛,應該是白符三等靈獸烈焰牛不假。只是不知道,成為鬼魂之後的烈焰牛是何實力。(未完待續。) 「對了小鬼,那這些城中心的鬼魂應該都不是惡鬼了吧?」庄邪好奇的問道。

「嗯嗯,他們都是善良的鬼魂。其實這個很好辨認的,惡鬼一般是由怨念形成的。所以樣子看過去都是極為兇惡的。」

「那這些鬼魂難道不怕那些惡鬼來抓他們?」庄邪不解道。

「怕呀,但這噴泉所在方圓百米內都是由審判軍隊長級庇佑的。所以那些惡鬼也是不敢擅自闖進來。像這座雕像,就是冥界九個隊長之一喔」小鬼指著那高大的女神像道。

「隊長級?是審判軍的頭嗎?不過說來也是奇怪,你不是說審判軍不敢來這裡嗎?」

「是啊,平日里惡鬼作惡多端,審判軍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若是觸犯到居住在這個範圍內的善鬼,惹怒到隊長級的降臨,這些惡鬼可就要遭殃咯,所以這裡自然形成了一個平衡,只要不越界,還是可以正常的生活。」

「審判軍隊長級…看來是冥界首屈一指的強悍存在了…」庄邪眉頭蹙著,暗自沉吟了起來。

就在庄邪沉思間,小鬼拉了拉他的衣袖,指著噴泉後方一處打著「黑風山」招牌的店家,高喊道:「大哥哥,就是這裡了。去這裡交了錢,就可以進山了。」

「喔?」庄邪望著那老舊的店鋪,微微眯著眼睛,心下也是擔憂起自己的身上可是連一冥幣都沒有啊。

心下不安著,身子已經被小鬼強拉硬拽到了那老式店鋪的門前。

「大叔大叔,快出來呀~我們要進山!」小鬼扯著嗓子朝空蕩蕩的店門內喊道。他雖然個頭矮小,可叫起身來,卻是聲勢洪亮。

小鬼高亢叫喊著,庄邪這眯著眼,細細觀察起眼前這個店門窄小,走道狹長的詭異店鋪。他隱約能夠感受到,這個店鋪,似乎有著某種神秘的氣息。

小鬼似吆喝一般賣力的叫了幾聲,漆黑的店鋪之中,便是傳出了咳嗽之聲。隨後便是有著一道蒼老而有力的聲音淡淡傳出:「又是你啊小鬼頭,這次又要進山,爺爺我可不想再搭上性命救你嘍。」

伴隨這道聲音傳出,一個身著白袍的弓背老者,便是杵著拐杖,漫步蹣跚的走了出來。當他一腳邁過門角上略微高點的木板時,顯得格外的吃力。顯是風燭殘年,弱不經風。

蒼老的身形緩緩邁了出來,渾濁的老眼沒有耽擱半刻,便是停滯在了小鬼的身上。布滿皺紋的嘴角吃力的咧出笑容,一臉親切的道:「小傢伙,上次爺爺為了救你,差點搭上老命。你這會來,又要折騰我這把老骨頭了不成?」

庄邪凝望著老者,也是能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

佝僂的老者老眼微微一眯,視線緩慢的移動到庄邪的身上,淡淡的精芒自老者的眼眸中射出。半刻之後,扯著沙啞的喉嚨,道:「這位少年,剛來冥界不久吧,可還習慣?」

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旋即微笑著道:「年輕人,老頭我見你的魂魄不一般啊。」

「我的魂魄,不一般?」庄邪聽著老者的話,腦海中不禁回想起初入此地之後經歷的幾幕。的確,他如今的魂魄之身,亦是可以戰勝黃魂級的惡鬼,這顯然說明了自己的魂魄似乎比一般的新鬼起步要高得多。

「每個人生來就有魂魄,為人之時,隨著修為的提升,魂魄也會跟著升華。想必年輕人你生前也是個修鍊者吧,而且修為似乎還不低。在冥界之中有著不少強者隕落,我們故稱他們為神魄者。因為他們即便成了鬼魂,依舊有著無法超越的強大魂力。」

「原來是這樣…」庄邪恍然大悟,聽得老者這一番話來,他才算是明白了過來,一切也都能理得順了。他雖然修為算不上強者,但在靈王朝中,也排得上前列,畢竟能夠進階到靈王中期境界的,可沒有多少人。

就在這時,小鬼就二人交談來去,也是嘟了嘟嘴,旋即拉住庄邪的衣袖,朗聲道:「老伯,這次有大哥哥陪我進山,他可厲害了呢。」

「喔?」老眼一亮,目光再次望向庄邪的時候,隱約間多了一層意味。庄邪急忙擺手,示意自己功力還尚淺。

老者目光炯炯的注視了庄邪半刻后,便是笑著道:「好了,既然如此,那你們即刻進山去好了。」

「費用呢?」

老者再次一笑,道:「若你能活著回來。到時再給我,也不遲。」說著,老者便沉默下來,轉身進了店裡。良久的時辰過去,他才緩緩邁步而出。這次,他褶皺的手掌上,多了一個銀色的玉盤。

庄邪帶著好奇的目光朝那玉盤望去,就見老者神秘一笑,旋即將其平放在地,口中念念有詞,似是一種咒語一般。

突然之間,老者手指輕微變化一番,那玉盤之上忽然射出一道光束,在面前形成一個足有成年人高度的屏幕。

「好了,你們穿過這個靈門,便能到達黑風山了。」

眉頭微微一皺,庄邪盯看著被老者稱為靈門的光影許久,便不再多想,欲要跨步而入之餘,忽然側過頭來,看向老者,道:「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呵呵,老夫名為青山,一個要死不死的糟老頭子。」老者謙和的道著,然後挑了挑眉毛,示意庄邪快點進去。

「青山…」略微的沉吟半刻,庄邪便不再多想,即刻邁步而入,消失在光影之中。小鬼頭見著庄邪進入之後,也是沖青山老者揮了揮手,便如鯉魚躍龍門一般,箭步躍入。

待得兩人皆數消失之後,光影也是轉瞬消逝。青山老者緩緩俯下身子,將玉盤拾起。而就在這時,他的老眼忽然湧現出一抹濃烈的殺氣,目光旋即向東首面的方向看去。

月光之下,幾道黑影來回穿梭,像是黑色的流星一般,朝青山老者的方向暴射而來。

「鬼駝佬!把靈門玉盤交出來!」

安定數十年載的七環里城,終於在今日打破了這份和諧。

靜謐的叢林之間,有著一條蜿蜒的小道。泥濘的路面上蓋著一層又一層枯黃的落葉,使得那些在林中鬼獸,行動的聲音沙沙作響。

此時此刻,那山道中央的位子,一道光芒轉瞬即逝,旋即化作兩個滿面慌張的面孔顯現而出,一個腳步沒站穩,也是摔倒在地。

庄邪撓了撓頭,定睛朝四下看去,就見自己以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另一個境地。而這裡,沒有了先前的繁華,滿眼儘是草木花叢。

斜靠在右臂上的小鬼揉了揉朦朧的眼眶,細看了周遭一圈,嘴角便是高高揚起,呼道:「大哥哥,我們已經到黑風山了。」

「喔?這麼快?」庄邪站起身來,拍了拍衣袍上的塵土。

對於第一次來到黑風山的庄邪而言,眼前的事物雖然與人間一般無二,可這裡的地勢卻是天差地別。無論在樹林的密度,各路的分叉小道,都令庄邪一時大了腦袋。

可相較初來乍到的庄邪而言,小鬼則顯得輕車熟路。畢竟這黑風山的路,他可走了不下十次。雖然每一次,他都忌憚黑風寨的存在,而小心翼翼的打探家人的下落。但對這裡九曲十八彎的山路,他可是再熟悉也不過了。

甩著手臂,小鬼頭很自然的在前面帶路。一面走著,一面介紹道:「大哥哥,那個黑風寨是這個黑風山的大王,其他勢力都無法侵犯的。」

「那照你這麼說,這黑風寨還有些厲害啊。」庄邪若有似無地答了一句,目光始終觀察著四周。

「嗯~厲害嘛..倒也還好,主要黑風寨是血皇的勢力範圍,我想再厲害的惡鬼,也不敢打這裡的注意。」小鬼說起這些,語氣倒是格外的老成起來。 一寵成癮:老婆你好甜 顯見他對於這些事情,始終保持著極為認真的態度。

「血皇?那又是什麼?」庄邪眉頭一挑,心下也是讚歎這浩瀚的冥界之中,勢力倒是分配得極為清楚。正義勢力有所謂的「審判軍」,這些邪惡勢力,則分各路團體。其實想來,不論冥界還是人間,這似乎已成為定律。

聽得庄邪的疑問,小鬼便是停下了腳步,挪了挪嘴,道:「冥界之中,最大的實力是鬼王府,就好像人間的朝廷一樣,下設審判軍,分九隊。但即便審判軍再強也無法管控遼闊無邊的冥界,所以他們也會包容一些地方的惡鬼勢力。而這些惡勢力在冥界之中足有上百個。統領者的代號,便是稱為「皇」。」

「上百個?!然後每個所謂的皇又支配著像黑風寨這樣的小勢力?那冥界之中的邪惡勢力還真是猖獗啊!」庄邪深吸了一口寒氣。如此算來,那冥界之中的惡勢力,很有可能比正面勢力還要龐大。看來這裡的鬼魂,終年都得活在提心弔膽的日子裡。

見著庄邪一臉的吃驚,小鬼則是不以為然,對於這些,他早已習慣…….(未完待續。) 腳尖在土地上畫著拳,小鬼撅起了嘴,無奈道:「就是因為鬼王府和審判軍的包容,才使得血皇麾下的勢力越來越大,也越發猖獗,我的父母也就是這樣被抓去的。他們太橫行霸道,胡作非為了!」

庄邪從小鬼的語氣中聽到了一絲無可奈何,又強忍著憤怒,心頭一沉,也是安慰道:「沒事的小鬼,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有邪惡的勢力。但你要相信,正義永遠是戰勝邪惡的。」

小鬼抬頭,滿眼炙熱的望著庄邪,點頭道:「所以大哥哥,你要代表正義消滅他們!」

庄邪一時啞然。望著一臉天真的小鬼,他的心裡也是沒有半點底氣。雖然在之前的幾次交手,自己都能碾壓式的佔上風。但這可不代表,自己就能和如此龐大的勢力抗衡,畢竟冥界對於他而言還是個太過陌生的世界,即便此刻不在冥界,論靈王朝中,也不敢憑著靈王中期的修為去抗衡大家族的勢力。

就在庄邪沉默之時,密林之中,忽然有著一抹不安的騷動傳來,庄邪耳朵一豎,便能聽清這乃是四五人左右的腳步聲。

「是黑風寨的鬼么?」暗暗沉吟著,庄邪急忙抱起小鬼,退到一旁,靜靜的觀察朝自己這番急速逼近的動靜。

「黑風寨有多少人馬?」庄邪輕聲的問道。

「應該有數千個惡鬼吧。」小鬼掐指算著。算到後頭,竟是連他自己都暗暗發怵。

故作鎮定的點了點頭,庄邪握緊的拳頭,細細觀望那從對面樹叢中陸續躍出的黑影。

月光移動之際,白光揮灑而下。這幾個黑影的樣貌顯露無疑。這裡足有五個鬼魂,皆是庄邪在入境之時,見到的那種惡鬼。他們的手中套著鋼爪,臉上帶著銀色的面具,黑色的勁裝之下,顯露出他們精鍊的體魄。

庄邪心神一定,試圖試探一下對方的實力。可是,這裡畢竟是冥界,根本探測步出對手的真實的修為。

正在這時,其中一個惡鬼忽然側過頭來,朝庄邪和小鬼掩蔽的方向看去。

面具之中,那雙陰寒的眼眸忽然透著出一道詭異的綠光。而伴隨著道綠光的透出,庄邪和小鬼的身形也是顯露無疑。

速度一快,那惡鬼即刻朝庄邪方向暴射而出,手中鋼爪一揮,在空氣中形成三道肉眼可見的氣刃,斬向庄邪。

庄邪一怔,旋即將小鬼擁入懷中,朝一側滾去。

急速喘息之餘,庄邪兩手結印,一掌黑色火焰隔空打出,速度之快,也是令那惡鬼猝不及防。頃刻之間,便是被這一掌的火焰吞噬殆盡。沒有半點的叫喊,便轉眼化為灰燼。

赤色的精芒細細飄入庄邪的體內,一陣清涼的爽意頓然充斥全身。但這一次,庄邪卻是無暇顧及這一種奇特的感受。眉頭一緊間也是萬分的不解:「他們是怎麼發現的?」

「那是通明眼,可以穿透所有的遮蔽物。」小鬼喘著粗氣道。

「什麼?!鬼也會這靈訣?!」庄邪略微吃驚,不過想來鬼神宗的靈訣多半與靈異鬼屍相關聯,心下也是猜測,莫非鬼神宗的鬼道真是從冥界鬼術衍化而來的?但此刻,他無暇過多來你想,轉眼間,剩餘的四個惡鬼自不同方向,暴掠而來,手中鋼爪揮起,氣息逼人。

鋼爪暴掠而過,在周遭的空氣中劃出三道森然的氣刃,庄邪側躍而出,抱著小鬼閃避一旁。

身後的大樹攔腰劈斷,庄邪大呼一聲,左手黑火早已凝聚已久,順勢斗轉擊出。黑色的光芒轉瞬即逝,滾滾熱氣噴霧而出,竟是將那惡鬼瀰漫其中。半刻之後,只留一具被燒成焦炭的骨骸,一陣風吹過,碎成了數不清的粉末。

另外三名惡鬼面面相覷,獠牙一咧,如獵豹一般四腳著地,快奔而來,與此同時,他們頭頂之處,已有赤色轉橙色的魂環顯露而出。

見著三名惡鬼撲來,庄邪劍眉一豎,手勢一起,一道劍氣衝天而出,輾轉直下。

鏘!

劍音吟吟作響,劍氣掃蕩而出。這三名惡鬼前後排列,魂力一處,試圖將這劍氣抵擋下來。可不料靈力幻化的的劍鋒雖然勉強抵抗,可轉瞬之間,庄邪已經飛身而出,靈力、妖氣分別環聚於雙掌之間。不同屬性的氣息的衝擊在下一刻一觸即發,朝那三個惡鬼暴轟而出。

嗙!

光芒交融一處,將那三個惡鬼整個吞噬其中,瞬息之間,只能聽到凄厲的叫喊之聲,卻再也見不著那幾個充滿戾氣的身影。

半刻之後,光芒散盡,天地間歸於平息。大地之上,只有點點黑屑飄渺。

幾個精芒陸續從黑屑中漂浮而起,徐徐落入庄邪的體內。一股怪異的清涼席捲全身,讓得先前戰鬥的疲倦驟然全消。

緊皺的眉頭緩緩鬆開,庄邪沉沉的吐了一口氣,旋即看向小鬼。就見他滿眼的崇拜之情,就要爆發而出。

「小鬼,這些莫非都是黑風寨的鬼嘍啰?」庄邪凝視著地面之上的黑色粉末,沉聲問道。

稍稍收斂了下自己的崇拜之意,小鬼正色的點了點頭,道:「這個黑風山的惡鬼,大多都是黑風寨的。」

「嗯。」庄邪點了點頭,雖說這些惡鬼的實力對他而言構不成威脅,但不可否認,他們攻擊方式和身手的速度都是超乎他想象的,看來接下來也是不能掉以輕心了。想著,他旋即拉起小鬼的手,繼續往黑風寨的山路行進。

月光逐漸變得明亮,讓得前方的道路,變得亮堂起來。庄邪與小鬼很快便是穿過了那片叢林,逐漸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處懸空斷崖。斷崖的對岸,乃是一尊如山一般,威嚴的石像。

庄邪木訥的望著足有山高的石像,深咽了一口唾沫。這尊龐大無比的石像,乃是用整座山作為胚體,一處細小的紋路,都可能耗費千噸萬噸的山石。如此浩瀚的工程,堪稱鬼斧神工。

這尊石像,雕刻的並不是何方的神聖,乃是一個巨大的鬼頭。怒目猙獰,獠牙如彎月,大鼻如牛鑲有鼻環,遠遠一看,當真恐怖。

「鬼王像!大哥哥,這裡就是黑風寨了。」小鬼興奮的喊道。一蹦一跳間,絲毫沒有察覺,腳下的岩層已經開始隱約的鬆動起來。

「鬼王像…..」庄邪深咽著唾沫,沒有想到這區區一個黑風寨門面竟然如此的霸氣。看來冥界之中的惡勢力,地位絕不簡單。

無心多想,庄邪視線環顧一周,一手托起下巴,微微沉思起來:「這裡沒有索橋,要如何去到對岸呢?」

思索之餘,就見小鬼縱身躍下斷崖,庄邪一慌,急忙上前阻止,卻不料那小鬼的腳步分明懸空,卻是絲毫沒有下墜,彷彿腳底下,踩著一個肉眼無法察覺的透明橋體。

眉心緊鎖,庄邪飛躍而出,跟上了小鬼。腳步輕點之餘,也是突感腳下平坦踏實,如履平地一般。劍眉一展,這種奇異的感覺,令他頓然有趣。

小心翼翼的穿過了懸空的透明之路,庄邪與小鬼很快便是來到了鬼頭石像之前。

腳一落地,小鬼便是雙膝跪下,朝著那鬼頭石像三跪九叩了起來。摸樣甚是虔誠。

庄邪見狀,一頭的霧水,但心下也是猜測這鬼王石像,想必是這冥界之中的信仰,小鬼會如此虔誠的參拜,自己也就不要干涉了。

就在小鬼跪拜之餘,庄邪的目光開始凌厲的朝四周一掃,這座有鬼王神像的山脈,皆是禿壁峭岩,無樹無花,很是一片蒼涼之地。唯一的點綴,就是山脈每個步道之上,大大小小的石碑。

「大哥哥,我們走吧。」小鬼起身,拉著庄邪的手,笑嘻嘻的道。

將女難求:督主請下榻 聳了聳肩,庄邪將落在石碑上的目光收了回來,沖著小鬼笑了笑,便是順著他的帶領,往山脈深處走去。

「大哥哥,黑風寨本部的惡鬼,可是和之前見到的都不一樣喔。」行走在平坦荒涼的石道上,小鬼忽然低頭說道。

庄邪眉頭一皺,小鬼忽然的話,讓得他有些不寒而慄。看來小鬼口中所說的黑風寨,似乎要比先前遇到的那些惡鬼,還要強悍許多。

一路穿過了幾個密集的石碑山道,下一刻拐角,眼前便是另外一副景象。

整潔的街道,林立的房屋,大大小小的商鋪。眼前的景象,赫然是一個中型的城鎮!

只是此時此刻,被青石整齊鋪陳的街道上,沒有半個人影。白沙飄渺間,除了幾個高聳的建築物,冰冷冷的矗立在那裡,周圍的一切,也是沒有半點氣息。

「大哥哥,我們已經來到黑風寨的境地了。」小鬼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一臉肅然的道。

庄邪默默的點了點頭,視線不著痕迹的在周遭一掃而過,口中喃喃念叨:「這裡竟是惡鬼黑風寨的領地,又有什麼鬼敢住在這裡。」

庄邪的聲音雖然很輕,但身旁的小鬼卻是聽得一清二楚。微微哽咽了一聲,便是低聲道:「我..這是我的家鄉…」(未完待續。) 「喔?!」庄邪眼睛瞪圓,望向小鬼。見他稍稍抽泣的一聲,便接著道:「這裡本來是善良鬼魂等待輪迴轉世的居住地。可是有一天….黑風寨的惡鬼屠殺全鎮,佔領了這個地方..」帶著哭腔著說道,情到深處之時,小鬼整個都幾乎痙攣了起來,天真的眼眸里早已布滿了恨意。

稚嫩的拳頭緊握著,強忍著眼淚流下。半刻之後,他堅毅的抹去了眼角的淚花,懇求的望向庄邪,道:「大哥哥,雖然我不能確定我的家人是否還安全。但請你,一定要替我報仇!替我們鎮上的亡魂報仇!」

淡淡的望著小鬼,庄邪的眼框之中,逐漸也是瀰漫起一抹正氣。鼻息沉重的交換著,庄邪鄭重的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言,放眼朝這片荒涼的城鎮看去,眼中已是多了一分罕見的堅韌。

目光在環顧城鎮,最後停在了道路盡頭,一片與眾不同的建築之上。

這片建築群挺立在距離城鎮不到一里之外的平地之上,青瓦灰牆,陰氣逼人。建築群最高不過二層,可放眼望去,憑庄邪的眼力,也是估摸的看出,這片建築群足足佔地十畝有餘。而在這片建築的中央地帶,一片黑旗高昂飄揚,其中,綉著肉眼清晰可見的「黑風」二字。

「這裡,應該就是黑風寨的本部吧。」庄邪咬牙道著,掌心中小鬼的手,也是在這一刻牢牢緊握。

「是的大哥哥,就是這裡!」小鬼咬肌顫動,氣憤不已。

庄邪點了點頭,目光忽然冷冽起來,一個箭步而出,朝著那黑風寨的本部暴沖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