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修肉身,渡船不堅,遇到風浪容易傾覆,不修靈魂,動力不足,即便壽元大限來臨也無法抵達彼岸。」

2021 年 1 月 11 日

「而修肉身和修靈魂的過渡便是後天到先天的過渡,後天之前,武者一直在修**,先天之後,武者開始修靈魂。」

「先天之後,修靈魂!」木易身子一震,似乎隱隱的抓住了什麼。無怪自己這些年一直修鍊,卻無法再進寸步!他意識到,自己似乎方向就錯了,傳說中的先天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他喃喃自語道:「到底何謂先天?」

林銘道:「師父曾說:『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人在胎兒時,口鼻不能通氣,只能靠與母體相連的臍帶,通過氣血呼吸,這就是先天內息。人出生之後,就改為口鼻呼吸,這是後天外息。先天內息可以讓靈魂進入空明寧靜的狀態,更易與天地元氣溝通,以靈魂感悟天地至理,以真元驅動天地之力,這便是真正的先天。而後天到先天的過程,其實就是去除凡根,由後天外息轉為先天內息的過程。」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木易喃喃自語,目光中流露出一份敬佩和駭然,這少年的家師只是隨口說了幾句,落到自己耳中都如晨鐘暮鼓一般振聾發聵,若是靜心教導,輔以先天功法的話,那這少年想必不需太久也會成為一名武道大師!

大宗門底蘊是他們這些靠自己摸索修鍊的武者無法想象的,想到這裡,木易感慨道:「可笑我三十六歲凝脈,五十歲後天,之後六十年時間,窮盡心思想要跨入先天境,卻始終不得其門!原來我一開始就錯了,六十年虛度!可嘆!可嘆!」

木易一臉激動和感慨交雜的複雜之色,林銘在一旁看了,心中暗嘆,沒有傳承,想踏入先天根本毫無希望,而傳承就是大宗門得以維繫的基石,哪個宗門不把傳承控制的死死的,怎麼會流傳出來?

不但如此,從後天跨入先天需要淬鍊凡體,重回胎兒時的靈體狀態,這需要極其珍貴的丹藥,這種丹藥各大宗門嚴格控制的東西,莫說是一般人,就是皇室都是買不到的。

所以林銘雖然告訴了木易一些那位前輩大能的殘缺記憶,但是想要靠這個跨入先天根本不可能。

於是林銘道:「前輩,恕我直言,師父曾說過,若是沒有宗門的支持,即便得到跨入先天境的功法傳承,也無法真正跨入先天。」

木易道:「我知道……我知道……跨入先天是我的生平夙願,即便這夙願無望達成,但至少讓我看到它的方向所在,讓我知道我錯在哪裡,這樣,我也死而無憾了。」

木易的話中含著一份蕭索之意,林銘聽了也難免感慨,自己若是不能得到那神秘的魔方,恐怕最多也只能如木易這般,跨入後天境之後,終生追尋那虛無縹緲的先天境界,最終抱著遺憾死去吧……

木易又回味了很久,對林銘道:「我與小友一見如故,若是不嫌棄我這老頭子,我們便做個忘年之交。」

林銘對這位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追求武道的木易先生也有好感,他說道:「是林銘高攀了才是。」

「哈哈,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今天就在大明軒擺上一桌酒,暢談共飲,如何?」

林銘微微一猶豫,便答應了下來,他說道:「前輩,關於銘文術一事,還請前輩為我保密。」

雖然林銘為自己捏造出了一個靠山,但是還是要避免一些利欲熏心,鋌而走險之徒對他不利,所以銘文術的事情還是低調一些為好。

木易猜到了林銘的顧慮,說道:「好,林小兄弟放心,有元帥府在,天運城小兄弟絕對安全,只要小兄弟遇到麻煩,盡可用傳音符通知我,我在天運城還是有幾分薄面的,不過……林小兄弟為何要出售銘文符,又在這大明軒做工,是為了修鍊么?」

聽木易這樣問,林銘苦笑道:「是經濟原因,我此次歷練,師父未曾給我銀兩,而我家境普通,不足以支撐我的修武開支。」

「原來這樣,修武一途,戒嗔、戒奢、戒貪、戒惰,修武者需要進入萬丈紅塵,歷練本心,令師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壞了令師的初衷,但是若林小兄弟繼續出售銘文符的話,我可以按照市價購買,如那張火焰銘文符,一張三千兩黃金你看如何?」

林銘聽到這個價格后,心臟瞬間漏跳了半拍,一張三千兩!

一張三千兩,還剩的三張就是九千兩!雖然林銘早就料到自己的銘文符該漲價了,但是他也沒想到會漲到九千兩黃金!

九千兩是什麼概念?林銘家中的酒樓也不過價值三千兩#小說而已,若是能將那酒樓買下,父母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剩下的六千兩,自己可以用來買葯修鍊,什麼練體丹,易筋丹完全可以拿來當糖豆吃!

至於血參之類的療傷葯更不用說了,吃一棵扔一棵都寬裕的,因為對林銘來說,再繪製出那種銘文符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林銘壓下心中的興奮和激動,對木易道:「那多謝前輩了。」

木易自然看出了林銘的欣喜,他只當林銘跟著他師父過慣了清貧的日子,現在驟然來到這繁華的都城,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實在很難對這些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有抵抗力。

木易道:「林小兄弟的銘文符,值這個價錢,另外,不要叫我前輩了,我複姓木易,名為木易卓,你就叫我木易好了。」

「這……」林銘稍稍猶豫,雖然不認識這個老者,但是單看秦杏軒對此人的尊敬也能猜想出他地位的超然,不過林銘也不是矯情的人,既然木易已經這樣說,他索性點頭答應下來。

木易爽朗的一笑,對秦杏軒道:「杏軒,去讓大明軒騰出個雅間來擺酒,我要跟林小兄弟共飲一番。」

秦杏軒剛才一直沉默,她也在細心的品味林銘所說的那一段關於先天的解釋,聽到木易這樣說,她忙道:「好的老師。」

當大明軒的人聽說木易要擺宴請林銘喝酒,一個個都面露古怪之色,木易什麼人?元帥府的上座客卿,秦杏軒的老師,也是當今太子太傅,日後太子登基,木易就是皇帝的老師。而且這木易不但修為深不可測,同時又精通銘文術、天文地理和卦象占卜,是一位奇人,連當今皇上見了都要禮敬三分。

可是他卻請林銘這個解骨小子吃飯,而且看兩人走出廚房的樣子,簡直像是以平輩論交,這林銘到底什麼來頭?

不過要是真的來頭不小的話,又何至於來大明軒做一個解骨手?常言道君子遠庖廚,廚房和屠戶的活兒向來被武者和讀書人所瞧不起,林銘做一個解骨手,雖然手藝被他們欽佩,但畢竟難登大雅之堂。

「這廚房裡剁排骨的小林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也不清楚呢……」

兩個負責上菜的服務員上菜之餘不禁閑聊起來,她們兩人都是貴賓包間的專用服務員,雙十年華,容貌出眾,還通曉琴棋書畫,起初看到木易和秦杏軒進大明軒都是打足了精神,畢竟這種貴客,一旦打賞起來最少也是十兩黃金,相當於她們兩個月的工錢了,可是她們卻沒想到兩人卻是來找林銘的。

一頓酒宴菜式很簡單,但是都很精緻,喝的酒更是一壺數百兩黃金的黃龍酒,這種酒通過秘方釀製,其中加入了各種藥材,武者喝下去不但能祛除暗傷,而且還能增進修為,強身健體,然而釀造工藝複雜,所用材料珍貴,別說林銘,就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也喝不起。

酒宴中,木易想要請林銘去元帥府住,不過林銘覺得住在元帥府自己練功不便,為了防止被發現什麼端倪,還是拒絕了。

木易只好作罷,與林銘就此分別,臨走前,他留下了購買銘文符的九千兩黃金,還有一張紫金貴賓卡,通過這張卡,可以在聯合商會下轄的所有大店鋪享受九折優惠,而天運城幾乎所有的大店鋪都是聯合商會的下轄產業。

拿到這九千兩黃金,看到手上厚厚的金票,林銘十分激動,總算熬出頭了!

九千兩黃金寄回去三千兩,剩下的拿來買葯輕鬆突破練體二重,若是得到珍貴丹藥再輔以增加丹藥效果的特殊銘文術,那麼以後突破凝脈期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註定了會在武道上走的很遠,如果說以前朱炎就像一座橫亘在林銘面前的大山,他要費儘力氣才能翻過去,那麼現在,朱炎只是林銘武道之路上的一塊墊腳石,林銘只要踩著它去征服更高的高峰。

林銘心情大好,用傳音符通知了林小東,「東子,走,今天我請客帶你去買東西,百寶堂門口見。」

林小東幫了林銘很多,這份情等自己富貴后要好好償還,現在能還一分是一分。

「買東西?」林小東看到傳音符后心裡嘀咕,這傢伙還有錢用傳音符? 林小東來到百寶堂后,林銘已經在等候了,「銘哥,買啥東西,你剩下的那三張銘文符不會也賣出去了吧?」

林銘笑道:「運氣好,都賣出去了。,以為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我了,非要逼著我當他徒弟,結果,我就跟著他開始學銘文術了……」

「我擦!」林小東感覺像是吃了個蒼蠅,「銘哥!咱能說點正經的么?」

林銘道:「我不騙你,真的有個師父。」

「拉倒吧,你有師父能混成這樣,你學了n年銘文術還問我銘文術是什麼?」

林銘道:「我師父只教我本領,又不給我錢,至於銘文術了,我雖然一直學,但是不知道它有什麼用,直到你告訴我,我才知道它能拿來賺錢……」

「靠!」林小東感覺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這就好像隨便撿到一隻小貓回來養,養了幾年,她變成了人,告訴你她是被施了妖法的皇族公主一樣。

「好了好,我們買東西吧。」林銘拉了拉六神無主的林小東,繼續挑選軟甲。

林小東胸無大志,也不太喜歡練武,只求能在他這一代保住嫡系的名號就行了,林銘便想著給林小東選一件軟甲保命。

「這件軟甲是什麼材料做的?」林銘問道,那掌柜不耐煩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高級店鋪的物品,介紹都在陳列台後面的便簽上,自己看就好。」

言語間,自然是嘲笑林銘沒進過高級店鋪。

這掌柜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自有一套認人的本領,以前他也遇到過一些富豪穿著一身地攤貨進店面,摸不準情況的時候他從來笑臉相迎,但是眼前的林銘,不但穿著普通,而且幾天前還拿著幾張不知什麼地方淘來的草紙銘文符到處推銷,這種小子自然不可能是什麼人物了,所以這掌柜當然不耐煩。

林銘轉到哪軟甲的後面,果然看到文字描述,這軟甲用一萬多根六尺長的天尺麻,同時又混編了數千根金木蠶的蠶絲,經過二十多道複雜工藝編製而成,標價三百九十兩黃金。

這種精良軟甲並非寶器,一般在練體四重以下的戰鬥中有很好的效果,超過了練體四重,很容易被一刀劈爛,林銘#小說自己是不需要了,可以買一件給林小東。

繼續看下去,林銘又看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鬱金鹿胎丸和聚元丹。


在此之前,林銘從來沒有吃過丹藥,因為這丹藥價格太高。

丹藥是藥草和取自凶獸的藥材煉製而成的,效果比單用藥草好了很多倍,而且因為可以根據藥方搭配,往往可以達到藥草或是凶獸藥材遠遠無法企及的效果,但是以藥草煉製丹藥的煉藥師同樣是一個燒錢的職業,煉藥師的數量不見得比銘文師多多少,所以丹藥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

這鬱金鹿胎丸十分的珍貴,以百年鬱金鹿的鹿胎主葯,輔以各種草藥練成的,這鬱金鹿本來就少,而且大多在深山森林中,懷孕也十分不易,想要取到鬱金鹿的鹿胎難度可想而知。

鬱金鹿胎丸因為是鹿胎煉製,蘊含豐富的氣血,加上沒有沾染後天的濁氣,因而可以去除身體雜質,促進真元和身體融合,增加服用者的**力量。

這種丹藥,黃豆粒大小的一粒,價值二百兩黃金。

而聚元丹同樣由各種珍貴藥材煉製,其主要聚元果的價值不啻於百年血靈芝,聚元丹主要效果是匯聚真元,加快武者的修鍊速度。

這種丹藥的價格同樣是二百兩黃金一顆,即便是世家子弟也只要十分節省著使用。

林銘沒有繼續看下去,他基本找全了要買的東西。

他對掌柜說道:「這件金木蠶軟甲給我包起來,另外,要六顆鬱金鹿胎丸,十顆聚元丹,還有這份清單上的材料,一樣來一份。」

林銘說著,拿出一份早已經準備好的清單,裡面羅列了各種材料,這些都是銘文術要用到的,他剛才大致看了一下,在百寶閣基本買的齊。 聽了林銘的話,又看到這份清單,掌柜的有些火了,這鄉巴佬以為百寶堂是可以隨便玩的地方么?這麼一大筆東西,起碼幾千兩黃金,好傢夥,這小子的語氣搞得跟大街#小說上買白菜似的,幾千兩黃金的東西,就算是世家子弟來這了,買這麼多也得仔細掂量掂量。靖安小說網

他一巴掌把清單拍在手下,不耐煩的說道:「我警告你們兩個,在百寶堂點了東西不要被認定是故意鬧事,對鬧事的人,百寶堂從不輕饒。」

「警告你媽個頭!」林小東猛地一拍桌子,這一拍正拍在那掌柜的一張肥手上,這掌柜只是一個經商的,也沒有習武天賦,功夫自然稀鬆平常,被林小東這麼一拍,頓時慘叫起來。

「你!」掌柜簡直不敢相信,這小子竟然敢在百寶堂動手打人?

「狗眼看人低說的就是你這種東西,小爺的兄弟有的是錢!」林小東說著從林銘懷裡把金票拿了出來,「啪」的一聲拍在了櫃檯上,上百斤的力氣砸上去,震的櫃檯一陣搖晃,有了金子,林小東底氣暴漲,他早就看這掌柜不順眼了,這種時候用錢砸死人的機會怎麼會錯過?

那掌柜看到這金票猛地一怔,以他的眼力,一瞬間就估計出了林小東這一沓金票的總額,一沓一千兩黃金的金票,總額不下一萬兩!而且他確定這些金票都是真貨,只要拿到聯合商會的錢莊,可以立刻兌換出真金來。

掌柜徹底愣住了,他打量了林銘,又打量了林小東,這兩個小傢伙絕不是什麼世家子弟,而且幾天前他們還窮的叮噹響,要不然不可能上門推銷符紙,怎麼這麼快就有這麼多錢?難道是那幾張符紙賣的?

不可能,學徒級的銘文符不可能賣那麼多錢。

兩個暴發戶,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淘到了寶貝,在這裡給老子囂張……那掌柜心中極度鬱悶,但是有錢就是爺,他這一巴掌只能白挨了。

他揉著幾乎腫了的肥手,賠上笑臉,接過檯子上的那張清單,掃了一眼這單子,裡面需要的材料各個價值不菲,加上之前的東西,他很快就心算出來,這筆生意恐怕將近六千兩了!

這可是相當於兩件寶器的價格啊!自己光提成就能拿到一百二十兩!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雖然心裡憋屈,但是犯不著跟錢過不去,於是這掌柜點頭哈腰的說道:「小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您二位稍等,我馬上就去準備。」

說話間,本來身體有些臃腫的掌柜像一陣風一樣跑了起來,林銘要的材料又多又雜亂,但是這掌柜的腦子特別好使,而且手腳靈敏,一會兒就把東西備齊了。而後掌柜笑容可掬的把東西奉上,說道:「兩位查查對不對,一共是五千八百兩黃金。」

看到整齊的東西,林小東問林銘道:「東西齊了沒,銘哥?」

林銘道:「沒錯了,就是這些。」

這時,林小東狡黠的一笑,說道:「不好意思,我想換個掌柜來結款。」

那掌柜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如百寶堂這樣的大店鋪自然不止一個掌柜,誰賣出去的東西,自然就算誰的業績。如此一來,他的提成就泡湯了。

林小東明白這一點,有意整人,「快點通知換個人來,還跟個木樁似的豎在這裡幹什麼?」


那掌柜知道人家故意耍自己,心中有些火了,要是世家子弟耍他,他當然要受著,可是這兩個沒什麼背景的暴發戶也在這裡頤指氣使,他怎麼能任其擺布,他聲音頓時冷了下來:「這百寶堂第一層都是我負責的,就我一個掌柜,你讓我換誰去?」

「你他媽少騙人,趕緊的,否則我投訴到你的老闆那兒!」

「請便!」掌柜心中冷笑,老闆?百寶堂的老闆是你說見就見的么?他正準備再說幾句狠話,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夾在金票當中的一張紫金色的卡片,這張卡片正是木易贈送給林銘的紫金貴賓卡,憑它可以在聯合商會下轄的所有大店鋪享受九折優惠。

元帥府和皇室的紫金貴賓卡!

一瞬間,掌柜的心跳都漏了半拍,這是聯合商會為了討好皇室和元帥府專門發行的,迄今為止,發出去的總數也不到一百張!

擁有的人要麼是皇室成員,要麼是在元帥府的風雲人物,這等級別的人物,一根手指頭都捏死自己!

完蛋了!這兩個小傢伙絕對有來頭!不會是不懂事的小皇子化妝跑出皇宮,來外面尋刺激吧。


我他媽沒這麼背運吧!那掌柜一瞬間頭都大了。


「兩位小爺,小的該死!小的該死!小的這就給你們找其他掌柜,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就當小的是一個屁,給放了吧。」那掌柜的一邊說一邊還摑了自己兩巴掌,雖然下手不重,但是拍在肥肉上也啪啪響。

一時間林小東也傻眼了,這傢伙,怎麼突然吃錯藥了?

那掌柜誠惶誠恐的,又找來了其他掌柜結賬,一個勁的賠不是,最後還指派馬車將林銘和林小東送了回去。

回到林銘的住處,林小東並不知道是那紫金貴賓卡的原因,只以為是那一萬兩金子震住了那勢利掌柜,他心情大好,「哈哈,有錢就是爽,奶奶的,想起剛才那掌柜屁滾尿流的樣子就想笑,銘哥你就是太不計較了,要是我,非投訴到他們百寶堂上層,讓這傢伙捲鋪蓋滾蛋。」

林銘卻看清楚,那掌柜當時就是看了這張紫金貴賓卡,這才面色大變,他不禁感慨元帥府在天運城積威之重,恐怕不亞於皇室了!

他說道:「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方式,見風使舵、阿諛奉承是生活逼著他們學會的東西,沒必要去斷掉他們的生路,小東,這件軟甲和這三顆鬱金鹿胎丸是給你的。」鬱金鹿胎丸可以去除體內雜質,第一顆最有效,之後效果依次減半,一般服用三顆,多了也是浪費。

至於聚元丹,服用沒有限制,不過只適用於刻苦雜糧,喝的江河湖水等等,根本無可避免,而鬱金鹿胎丸就是用鹿胎的先天之氣中和洗禮武者身上的濁氣,達到淬體的目的。

林銘一坐便是整整一夜,木桶的水面上漸漸浮起一層淡淡的油污,這是林銘體內的雜質。若是世家子弟,早在十二歲開始習武時就會經歷淬體的過程,泡葯澡也是家常便飯,體內雜質少,真元融合的更容易,所以即便同樣是三品天賦,林銘的修鍊速度也很難趕上那些世家子弟。

直到天蒙蒙亮,林銘豁然睜開眼睛,鬱金鹿胎丸的藥效已經被他完全吸收,淬體結束。

林銘再次運轉《混沌真元訣》,體內真元與**果然結合的更加緊密,而且林銘發現,因為真元和**的二次結合,真元已經擴散到全身,這是跨入練體二重的標誌!

終於練體二重了!; 林銘長出一口氣,他本來就已經達到練體一重巔峰,距離練體二重只是一步之遙,即便不服用鬱金鹿胎丸,也會順利的跨入煉體二重,只是會遲一些日子罷了。

練體一重為練力,真元主要集中在肌肉上,練體第二重練肉,真元擴散到全身,不但力量大增,而且皮肉的防禦也提升了一個檔次,雖不說刀槍不入,但若說以前容易被人一劍刺穿,那麼現在,同樣的一劍只傷筋肉,戰鬥力增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不過,朱炎半年前就已經是練體三重巔峰了,自己只是初入練體二重,即便算上《混沌真元訣》的增幅,相較朱炎還有不少差距,而且朱炎這半年來也不可能原地踏步,他本身就是四品天賦,修鍊速度極快。

雖然一夜未睡,但是林銘剛剛突破,精神清爽,絲毫感不到困意,他當即推門出去,展開身法,向大周山的林間空地掠去。

從大明軒到大周山的林間空地有十幾里路,以前林銘狂奔過去要兩炷香時間,現在突破練體二重,用時縮短了小半,這個變化,已經讓林銘欣喜異常了。

找到練拳的那顆鐵樹,林銘隨手將背包丟在地上,這些背包里是藥材和繃帶,藥材全部都是價值不菲的珍稀療傷葯,連繃帶浸泡了烏骨草的汁液,能額外增加療傷效果,有這種奢侈的藥草,完全不必擔心留下暗傷,林銘可以盡情的修鍊。

服下一粒增加真元凝聚速度的聚元丹,林銘修鍊《混沌真元訣》和《混沌罡斗經》。

在天衍大陸的練體心法中,力過千斤是練力小成,而後武者通過一系列易筋、鍛骨、凝脈,最終練體期結束,武者的力量可以達到八千斤,其中少數天生神力的修鍊者,力量可達萬斤。

這是**力量的極限,即便是後天高手,力量也不會再增長了,只是真元更加凝厚。

而後先天境界,包括先天以上的境界,都不會再修**,而是一直修真元、修靈魂,這才被認為是武道正道。

而在《混沌罡斗經》的記載中,力過千斤就是起步,力過萬斤才算入門,力過十萬斤為練體小成,至於練體大成,那就沒法估計了,開啟八門遁甲,道宮九星后,人體可以借用天地之力,腳裂乾坤,拳破蒼穹,那種力量已經不是十萬斤,百萬斤可以形容的了。

當時林銘看到這裡時,心中不敢相信,若是相差一倍兩倍甚至十幾倍他都覺得正常,畢竟神域傳承了萬萬年。

但是相差千百倍他就覺得有些離譜了,可是回憶那位大能的記憶,在他所在的練體宗門,連門口掃地的雜役弟子,丹房看火的葯童都有幾萬斤的力量,至於真正的弟子,力量都在十萬斤以上。

如此詳細的記憶景象,讓林銘不得不相信,也就是說,即便是他們天運國的鎮國大元帥秦霄,放到那個宗門中也很可能打不過一個門口掃地的雜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