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19 日

清俊的外表,緊抿的薄唇,加上禁慾白大褂。

呦!還真的是!葉筱沐又驚艷了。

……

直到上了車,葉筱沐還是有點不相信,不時偷瞄一眼旁邊的男人。

她自以為的小心翼翼,其實早已經被發覺,唐棠一邊望著前面的路,一邊攥緊了方向盤,覺得有點好笑。

「剛才你遠遠的和我對上了怎麼轉身就跑了?怕我?」

「沒,怎麼會!我剛才是沒有看到你,沒認出來。」

唐棠半天沒哼哼。

葉筱沐心虛了,雖然她說的確實是實話。

只是朱顏改 ,以後的長期飯票不保,她往男人身邊使勁靠了靠,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

「我真的沒有騙你,你說我要是看到的話我還能犯傻寧願淋著雨也不等等你嗎?」

「當時雨下的大,我就那麼一看也沒看明白誰是誰……當然我不是說你大眾臉,主要是我眼神不好。」

「吱聲一下行不行,你這樣不說話我自言自語怪無聊的。」

一寸一寸的往他那裡靠,抓著袖子的手也輕輕的動了動。

或無賴,或認真,或示弱的話從那張紅唇中說出,精緻的小臉上笑靨如花,用出了渾身解數。

唐棠身子一僵,這個時候正好前面有個紅燈,猛地剎車。

——「嘭!」

——「啊!」

葉筱沐本來就是半個身子傾了出去,突然一剎車,身子完全不受控制,愣直的就倒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臉正對著一個無比尷尬的地方。

「我不是故意的。」葉筱沐慌不迭的想要撐起身子,但是越急越坐不起來。

身子一次又一次爬起,一次又一次跌落,反反覆復,幾次三番。

葉筱沐欲哭無淚,不說別人,就是她本人都要不相信了。

頭頂上發出一聲悶哼,一隻大掌像拎小雞似得把她從大腿上拎了起來。

「乖乖坐好,別動!」

得了!

剛才還只是面無表情的臉現在完全是陰沉沉的一片。

------題外話------

你們火辣辣的二更來了,求收藏,點擊,~(>_<)~,人家辣么萌 葉筱沐也被剛才的事情尷尬到了,靜靜地坐在旁邊,筆直筆直。

像棵小松樹。

唐棠把身體裡面的那股不對勁壓了下去,見車內恢復了安靜,以為她這次轉性了。

沒多久,那邊輕輕的動了動,自己的袖子又被她小心翼翼的扯了扯。

又在搞什麼幺蛾子?

「那個……能不能借我你的衣服用一下,我冷……」

「哈秋——」

還沒等她說完,一個巨大的聲響就突然迸發打斷了她所有的話,她的眼眶迅速變紅,杏眼泛著水珠兒。

唐棠先是一驚,這才發現葉筱沐的衣服大部分都是濕漉漉的,緊貼在肌膚上,蔫巴巴的。

這能不冷嘛!

皺起眉毛,在路邊麻溜的剎車,二話不說就把自己的大白褂脫了下來,他裡面還穿了一件襯衫。

「你要不要把衣服脫一下,冷衣服緊貼著身子會著涼。」

要不要脫衣服?

葉筱沐剛拿過那件白大褂,聽到了這句話手都僵在了那裡,抬起頭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身邊的男人。

她今天只穿了一件連衣裙,裡面也只有小內內,就算濕透了也不能脫衣服啊!

而男人的神色和他的語氣卻告訴她,他並沒有開玩笑。

要是別人的話葉筱沐鐵定認為他是在耍流氓了。

但是這是唐棠啊!

訕訕笑了笑,把殘留著男人溫度的衣服罩在了身上:「沒事,沒事,我從小皮躁肉厚不會生病的。」

「哈秋!」

又是一個大大的噴嚏,葉筱沐低下了頭,只覺得自己「啪啪啪」的在打臉。

「坐穩了!」

唐棠只是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堅持,一句話撂下就發動了車子。

原本足足十五分鐘的車程讓他硬生生的縮短到10分鐘。

車開的簡直是在玩漂移,看的葉筱沐頻頻驚呼。

這是要貼多少張傳單,罰多少錢啊!

……

雨越下越大,伴著雨的還有閃電。

漆黑的夜空中,電閃雷鳴,銀色的光在天際劈過,伴隨著極大的動靜,彷彿要讓天地毀滅。

紫色的窗帘被風吹得呼呼作響,唐棠卻失眠了。

他穿著睡袍,翻著一本法文醫學原著。


只是在今晚,他並不能像往日那樣安安靜靜的看下去,手指一直停留在某一頁。

眼睛看過去了,腦中卻沒有留下一點印象。

「嗚嗚……」

伴著雷雨的呼嘯他居然聽到了細微的哭泣聲,小小的纏繞在他的耳邊。

誰在哭?

唐棠對鬼神論嗤之以鼻,自然沒有覺得害怕,他方下書就推門往外走。

走廊靜悄悄的,他步子停了停,最後目光鎖定了一間房間。

那裡住著這個房子里除了他唯一一個活物。

哭了?

唐棠微微有些詫異,隨著裡面哭泣聲音的加大,他最後才猶豫的摸上了門把手。

門沒有鎖,一推就開了。

一股不屬於自己的甜膩香氣撲面而來,哭泣的聲音就是床上傳來的。

「啪!」

打開燈,屋子驀然明亮,唐棠眯了眯眼睛。

寬大的雙人床上,被子被揉成了一團,那裡有一點凸起,輕輕的的顫抖著。

唐棠走上前,拉開被子。

葉筱沐像小貓一樣蜷縮在一起,雙手緊抱著膝蓋,黑長的頭髮像海藻一樣凌亂的鋪著,一張小臉滿滿的都是淚痕,紅著鼻子哭的讓人簡直是心疼。

「沐沐。」

唐棠下意識的放柔了聲音,輕輕的拍了拍女孩的後背。


「媽媽——」

睫毛微微一動,葉筱沐抖著唇瓣無意識的呢喃著。

她做了一個夢,一個噩夢——

雨夜,電閃雷鳴,小女孩在別墅裡面等著父母的歸來。

別墅裡面暖洋洋的,鮮花蛋糕和氣球,簡直和外面的環境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女孩穿著白色的紗裙,漂亮的就像是一個公主,今天是她的生日,父母都從國外飛了回來,現在在趕回來的路上。

「阿姨,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啊!」

小女孩的父母是有名的畫家,常年都出去參加一些頒獎一些活動,但是這並不妨礙小女孩那樣的愛著他們。

她還小,但是她相信以後也會成為最出色的畫家。

「沐沐,別急啊,先生夫人一會兒就回來了。」

保姆微笑的安慰著女孩,卻沒想到幾個小時后就收到了兩人的死亡通知書。

濃稠的鮮血被雨水沖刷,然後又接著匯聚,地上零零散散的留下些碎片,觸目驚心。

——「爸爸,媽媽……」

床上的葉筱沐尖叫了一聲,然後猛地睜開了眼睛。

她平躺在床上,胸脯上下劇烈的起伏,眼睛就像是失去了焦距一樣,渙散的盯著天花板。

淚從她的眼眶中大滴大滴的掉落……

「沐沐都是夢,醒一醒……」

葉筱沐眼睛滿滿的開始焦距,她愣愣的轉過頭,似夢囈又似嘀咕:「媽媽?」

「……」唐棠眼皮一跳。

沒有答案似乎就是最好的答案,她就像是得到了證實一樣,挨過來,伸出手臂環住他的腰,頭更往他的身上蹭了蹭,半醒半睡。

「媽媽,沐沐好想你,媽媽別走……」

酷爸辣媽:惡魔寶寶六歲半 ,她的臉上恐懼不在,掛著眼淚的眼角洋溢著濃濃的幸福,一張小臉緋紅緋紅的,居然多了幾分嫵媚的純真。

唐棠本來在女孩一貼上來就像遇到了燙手芋頭急忙甩掉,卻在她說話后停下了動作。

雖然眉頭緊鎖,但是也任由女孩上下其手。

只是睡夢中的女孩也是乖極了,除了小聲抽泣在打雷的時候喊聲媽媽,倒也沒有什麼大動靜。

不對……

當唐棠目光投向女孩緋紅的有些嫵媚的面容時,他原本緩和下來的俊臉登時嚴肅了起來。

他伸出手背往她額頭上一貼,叫了一聲糟糕。

發燒了!

------題外話------

下午有二更,收藏動一動給桃花動力撒 白色牆壁,白色床單,泛著消毒水兒的冷冽味道。

葉筱沐睜開眼之後,不禁感嘆了一聲還真是和醫院有緣。

只是這緣分不要也罷……

「醒了?」

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推門而入,他臉上還帶著口罩,一副剛剛下手術的模樣,看著女孩面色如常暗暗鬆了一口氣。


「我怎麼來醫院了?」

葉筱沐笑得純良,睜眼說瞎話信手拈來。

昨天雖然迷迷糊糊的,但是大體的經過還是有點印象。

「淋雨,作的。」

唐棠淡淡的開口,撂下這兩個高度概括的詞。

你作!你才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