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10 日

我其實不會告訴他,我曉得他是一萬歲榮登仙位的,再加上他在我父神身邊的日子,就是他的年歲。

現在他告訴我不知道呆了多少年。

就打破了我的企圖。

我這人別的不會什麼,但是執著的很。

一聽他這般說,我乾脆就開門見山,道:「夫君,你能告我你到底多少歲了么?」

這個問題很嚴重。

他想了想,道:「雪之認為,年歲很重要嗎?」

我嘴角抽搐,這是什麼話?我總不能嫁給一個比我父神好老的人吧?

點點頭,道:「很重要,但跟夫君在一起,好像又沒那麼重要了。」

我說的是實話,從成親后,我基本連筷子都沒怎麼動過,都是夫君喂我吃。

愛妻如愛女兒一般,為若是還計較年歲的問題,顯的我有些不滿足。

「恩,雪之能這麼想自然是好的。」

他摸摸我的頭髮,但我已經聽出來了。

他比我大,好像大的還不是一星半點,總之不是幾十萬歲就是幾萬歲。 他比我大,好像大的還不是一星半點,總之不是幾十萬歲就是幾萬歲。

仙人都是不長皺紋的,那些有皺紋的都是那些神仙覺得那樣好看,故意整的。

要麼就是修仙后就是個老人了,故此榮登仙班的時候自然那皺紋也是去不掉的。

之前父神說讓我嫁給撫西的時候我就很反對。

傳說撫西是六界最美的男人,但那年歲大的嚇破我的小心肝。

都大我幾十萬歲,我原本是說什麼也不會嫁給他,可父神那時候防我防的太厲害。

故此我就在無限的無奈之下,就這麼嫁了。

可我沒想到嫁給了自己的未婚夫君。

但這就更奇妙了,因為我不曉得他的年歲。

比嫁給撫西還讓人哇抓。

……

「微臣見過大皇子,見過皇子妃。」

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將我拉回思緒。

不知道面前什麼時候出現一個白鬍子斑斑的老人。

夫君點點頭,道:「長老有禮了。」

原來是狐族的長老,怪不得夫君對他如此客氣。

我保持沉默,這種長老級的人物我還是少說話的好。

「長老最近煉藥可好好?」

夫君的語氣不似跟我在一起的溫潤。

有這個認知后,我突然感覺有點小小的幸福,好像他的溫潤只是屬於我一個人。

「多寫大皇子關心,一直都比較順利,最近還練出了新的丹藥,大皇子可要去觀賞?不是老夫吹噓,這六界恐怕也找不出如此好色澤的丹藥了。」

看著他鬍子一甩一甩的在那說自己連的丹藥好。

尤其是說到色澤的時候,竟還有臉說自己的丹藥六界都找不到。

我自認為,此話說的忒不要臉。

我就算失憶都曉得全六界丹藥練的最好的是太上老君。

據說他的駐顏丹六界都找不到。

那才叫六界難尋的葯,這九音宮竟有敢和太上老君相提並論的長老。

我瞬間就將這長老的分數打的低了不少。

真真是倚老賣老,就算是長老也不該如此吹噓自己才對。

夫君是個關心下屬的好皇子,人家都邀請了,他自然不會推脫。

拉著我的手就跟那長老去觀賞丹藥了。

其實我也真的很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丹藥,竟讓他說出連六界都沒有的話來。

如此催牛逼的人,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九音宮真的很大很大,去那長老的丹藥房走了很久。

才那長老笑眯眯的眼神下,夫君拉我一起進去了他煉丹的地方。

一進到裡面就傳來濃濃的藥味。

我是本能的捂住鼻子,倒不是說這藥味不好聞,只是一時間我好像有些不習慣這味道。

比起中藥味,我還是更加喜歡夫君身上的雙生花味道。

屋子裡有很多水晶櫃,透明的櫃里有白色的軟毛,看上去有些像狐狸皮。

但我知道那不可能,在這裡絕對不可能見到狐狸皮的。

可是看到那些亮晶晶的柜子都是用水晶做的。

我蹙了蹙眉,水晶這麼可耐的東東。

為甚有人這麼殘忍的拿來做成柜子?

那感覺就如是我自己被人劈成柜子般的沉重。

我的本體是水晶,且還是顆圓不溜秋的水晶。

我看那長老的眼神都不好了,瞬間帶上了敵意,

白色毛兒上有序的分好了丹藥。

各種顏色的丹藥都有,這下我終於明白。

這老傢伙不僅吹牛有兩把刷子,就是這煉藥其實也有兩把刷子。

只不過,就這丹藥也要和老君比,我這不曉得他是哪裡來的自信。

不過下一刻,我覺得他真有這自信的種子。

他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

盒子看山去很是普通,不過打開后,我傻眼了。

我不是那沒見識的人,可眼下我還是看到了了不得的東西。

裡面躺了七顆丹藥,分為其中顏色。

色澤看上去很像糖果,就這麼干看著我都覺得很好吃的樣子。

夫君看著也連連稱讚,「長老的煉藥技術果然長了不少,這顏色看上去是上品,就是老君的恐怕也無法匹及。」

夫君如此有見識的都說他的丹藥比老君的好,我自然也不說什麼。

眼下這麼看,確實是非常不錯。

我很喜歡,好像吃一口看看到底什麼味道。

「大皇子過獎了。」


說著客氣的話,眉眼都笑彎彎,若不是炫耀,也不會拉我夫君來。

典型的就是心口不一。

然後他們兩在一起又談了稍許。

沒多久夫君就出來了。

「雪之,我們走吧。」

他拉過我的手,一起出了這葯閣。

一路上,我都有些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今天看到的實在讓我無法平靜。

「夫君,這醉月山,我們要一直住下去嗎?」


我好像想到了什麼嚴重的事兒,歪著腦袋問。

夫君很柔和的看了我一眼,道:「怎麼?不喜歡這裡?」

看他那笑意我就知道是誤會了。


忙道:「不是,我很喜歡這裡。」

「只是,我好像沒見過這裡的王和王后,夫君只是他們的皇子,我來了這一個多月,都沒見著他們。」

醜媳婦自然應該要見公婆。

可我來了醉月山這麼久,夫君都沒說帶我去見父母。

不禁然我有些懷疑,是不是夫君壓根就沒想讓我認識他的家人。

若是這樣,那一定是不在意我。

可這也說不過去,連飯都喂著吃的人,不在意那是假的。

「他們在閉關,你自然見不著他們。」

好吧,我承認我真的是小肚雞腸的很,懷疑誰也不能懷疑夫君。

…………

帶我在醉月山玩了一圈后,我總算是滿足了。

夫君帶我回到房間已經天黑,侍女送來了各種食物。

這九音宮的飯很好吃,我以來就虜獲了我的舌頭。

夫君要是不忙的時候,也會給我做好吃的。

不過就算他不做,我也不會餓肚子,因為這飯好吃,我也不那麼挑食。

「夫君,我要吃那個。」

現在基本上是每頓飯都是他喂我,我有試圖自己吃東西。

我不是小孩子,所以這些我還是能自理的。

可夫君死活不讓,要不然不吃,要不然就是他喂我吃。

在這樣兩種極端的選擇下,我自然是選擇後者比較划得來。 在這樣兩種極端的選擇下,我自然是選擇後者比較划得來。

見我手指指向雞肉,他很淡然的夾來喂我。

看著那塊牛肉也燒的不錯,我的手指又指向那裡。

不過,這次夫君好像並沒有滿足我的打算。

只聽他道:「雪之,每噸飯的葷素都要搭配適宜,你吃了這麼多肉,吃點素菜。」

我一聽素的,嘴就要撅起來。

可夫君的菜已經遞來嘴邊,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我。

似乎我不吃大有跟我這麼耗下去的節奏。

他的毅力我可是見識過。

故此在他的溫柔攻勢下,我乖乖的吃了青菜。

這魔宮的廚子手藝不是一般好,就是青菜也能炒的如此美味。

只是不管怎麼好吃的青菜,我都還是比較喜歡吃肉一點。

…………

「夫君,你不跟我一起睡嗎?」


將我洗漱好后直接塞進被窩裡,他自己則沒有睡的意思,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