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嗯,」大長老回了一聲后,依舊等著葉缺的答案,但是這態度讓媚兒更加的不爽了,眼看就要抓狂了,好在站在她身旁的孤光趕緊拉住她並且安撫了她直線上升的憤怒。

2022 年 3 月 29 日

「好吧,」葉缺也想趕快出去,所以並沒有猶豫半刻便答應了。

大長老滿意的笑了笑,並轉身對其身後的兩位長老點了個頭,隨後那兩個長老來到了葉缺的身前與大長考站到了一塊,大長老開口道:「等一下的測試就是在我們三個的氣勢之下能撐過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葉缺疑惑的想,有可能這麼簡單嗎,他不確定的問道:「就這樣?」

大長老神秘的笑了笑:「沒錯,就是這麼簡單,但是請注意,在這個空間中以我們三個的修為最高,並且有一些特殊的攻擊,你要小心,

於是所以人為他們清出了一個直徑三百公尺的圓場地,大長老三人以葉缺為中心並以三角形的樣子圍住葉缺,四人站定後幾名長老的無勢一下抖然發出,而葉缺似乎沒有什麼變化的感覺。

這個情形不由得讓大長老驚訪不已:「修為已經到了強天的頂峰了,不錯,接下來要小心了!」

果然大長老一說完,三人的氣勢增加了一倍多,葉缺微微皺起眉頭,三人的修為似乎不比他弱,而且氣勢還在往上提升,一倍不行,兩倍,兩倍不行就四倍,就這樣壓力成倍的往上增加。

此時的葉缺不得以運起天魔力奮力抵擋,臉上佈滿了汗水,表情相當的辛苦,葉缺知道三名長老的實力不過比他強上一些霸氣,不可能氣勢如此往上提升,應該三名長老所站的是一個對佈陣的人有疊加能力的陣法。

沒有錯,這是天地人三才陣,可以疊加佈陣者的修為及攻擊力和防禦力,可謂是攻防一體的陣法。

葉缺運起天魔力後果然狀況好一些,適應不少,而這時葉缺頓覺背後有東西襲來,連忙轉了過去,但是剛轉好就覺得自己精神一震,天魔力頓時被打亂了,龐大的氣勢再次壓在了葉缺身上。

後來,三位長老都是等葉缺稍微適應后才再次增加氣勢,並且不時的用上精神攻擊,而後葉缺也知道了特殊攻擊就是精神攻擊,漸漸的他也找到了應對方法,天魔訣本來就有修鍊精神的心法,所以後來葉缺都會在體外形成一層精神能量層,以抵擋三位長老的精神攻擊,而精神攻擊也一次次的往上提升。

葉缺不僅要承受龐大的氣勢還有無孔不入的精神攻擊,這使的葉缺的心志及天魔力一點一點的淬鍊著,更加的深厚的修為及更加強大的精神能量。

時間已過了許久,但是三位長老看葉缺隱隱有了突破的跡像,所以三才陣並沒有停下來,但是這樣對三位長老也承受了不少的壓力,他們三人互看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意思,他們三人有意成全葉缺,所以拼着累倒也要助葉缺提升。

在一聲仰天狂呼中,葉缺突破了強天級頂峰,進入了創天級的修為,一股無比匹敵的氣勢自陣中旋轉而起,襲卷了殿中所有的人,這股氣勢也狂沖而出頓時讓妖魔界的人都覺得這股氣勢霸絕一切,無可力敵,較為低階的妖默,魔獸都伏在地上,顫抖不已。

在片刻之後這股氣勢徒然消失,葉缺看着三位氣喘噓噓的長老,深深的對這種成全他人的大愛佩服不已。

他滿臉崇敬的看着三位汗流浹背卻面帶微笑的長者,深深的對他們行了一個大禮:「多謝長老成全,」而三位長老對於葉缺的謝禮也受之無愧,大長老以長輩對晚輩的口氣微笑道:「哈哈,果然沒讓我們失望。」

而後銀狼他們都過來和葉缺打鬧着,妖魔界第一個創天級的修鍊者,不簡單啊。

等到長老他們調息完后,走到神像下,三人的手以虛划的姿勢在空中畫出了一個不知名的法訣,等到法訣成型后,三人一起把法訣打入神像內,過了數秒,神殿一陣的震動,一陣強光刺的每人的雙眼都睜不開。

等到每一個人都恢復視力后,頓時發覺每一個人都到了殿外了,除了一個人…

葉缺現在心神整個沉浸在一陣舒服的白光中,許多畫面一個一個的流過他的眼前,整個戰族甚至是妖應與的一切,葉缺在這刻已全都了解了,最後一個畫面定格在一個有如天神般的絕世戰神面對的成千上百的高手圍殺依舊是面不改色。

絕強的氣勢,傲視天下的力量,脾睨眾生的氣度,是多麼讓人心折的高手啊,而葉缺知道此人就是神殿中的神像所代表的男子刑天,

他也知道了這個宇宙空間遠古時期的事件,宇宙形成之後各式的智慧生命相繼的出現,強大的龍族,孤傲的鳳凰族,好戰的麒麟族,血族,修羅族,獸族及人族等等,除了人族以外的各族都是生命強大的高等生命。

在當時人族相當的弱小,是各族都不屑欺負的種族,但是人族憑藉過人的智慧,創造出高深的修鍊法訣,千年萬年過後,人族也一躍成為了與各族比肩的種族。

而人族也出了三大高手,就是仙界之主軒鼓仙帝,魔界之主蚩尤魔帝,冥界之主間羅冥帝,在三帝的領導下各界的高手變成了凡間人類的保護神。

人族分為五大部族尊天,承天,戰天,逆天,順天,三帝都是逆天部族的高手,而在三帝之後的萬年之後戰天部族也出了位絕世天才刑天,短短的千年時間,修鍊達到了與各界之主比肩。

刑天對於修鍊和戰鬥實在是太有天分了,三帝害怕刑天成為了超越了他們三界主成為最高的存在,但是三人卻又不敢和他開戰,戰天部族在他的領導下族內的力量蒸蒸日上,就算不及逆天部族卻也不遠了。

而刑天到後來的力量隱隱成為了這個字宙最為強大的存在,比之天界的五大高手也不惶多讓,后他也知道了天界,第一宇宙由最為

空間的存在也了解到了滅世者的存在,所以當他率領戰天部族十大高手前往天界幫忙時,三帝密謀封住空間通道。

三帝封住空間通道的這個動作使得刑天等人在空間通道中多待了一些時間,等到他到了天界時,滅世者已完成了清洗的動作,天界諸位高手已完成了逃到各個空間的準備。

所以刑天就直接破開空間通道直接以無上能量回到了原來的第五空間界,但是被減世者順着通道找到了刑天等人,而減世者到了第五空間後知道這第五空間有不少強大的存在,至少是現在和天界戰後的他們所敵不過的,所以老計謀再次被拿出來挑撥利用了人族的分離,而大部分的減世者先到他們已佈局好第二宇宙空間進行減世行動。

三帝所領的部族向戰天開戰,刑天果然修為強大,一人戰三帝再加上各族高手,依舊鬥上了千百回合,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所以此戰最後以戰天失敗。

在刑天死前一刻,他用強大的能量把剩下來的戰天部族及一些獸族收進了一個空間中,也就是妖魔界,並且關閉了這個空間,只留是一條相當隱密的通道。

後來減世者認為時機成熟了后也清洗的第五空間,在三界合力之下,把恢復不足的減世者打退了,但是卻以慘勝收場,而且大戰過後,天界的這民也出現在大戰後的第五空間了。

繼承了戰天部族的記憶並且還得到一個廣大到不行的空間玉戒,葉缺就靜靜的立在了殿中,彷佛千萬年的雕像似是一動不動。

過了許多,葉缺輕輕的一嘆道:「唉,一代絕頂修鍊者,絕世天オ就圓落在私心上。」

葉缺的修為沒有增加,得到傳承的是經驗及記憶,戰族的功法和天界的功法有一部分上的不同,但是修鍊的大道卻是殊途同歸,所以並不相衝突。

葉缺再次把眼睛閉上,再感受着刑天神殿的一切。

「大戰過後,慘的還是蒼生啊!」低吟了一句,葉缺就沒有再開口了,依舊靜靜的站着,象是互古不變的一尊雕像。

百天之後,在戰神殿出現了一道波動,牆壁出現七彩花紋,不停的旋動,妖魔界震邊不已,銀狼他們幾個強者都覺得往遠方飛來一道道強橫的能量,往神殿上空聚集。

不多時上空聚集了一團光是感受都會頭皮發麻的能量,而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能量的下方,雙手打出一道道的法訣,能量團開始變化。

葉缺的手不停的轉動,能量團惡成一道龍捲風的形式往神殿貫去,界內的強橫存在全都在顫抖,多麼恐布的氣息。

半天過去,空間的震動停止了恐布的能量團也消失了,而葉缺也出現在了眾人的中間,

「葉小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厲嘯天看到葉缺后,急切的問。

而葉缺還沒有回答,就看到戰族的三個長老走到葉缺身邊躬身道:「參見族王。」

三個長老一說完,頓時讓孤光等人目瞪口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葉缺一下子就變成了戰族的族王了。

繼承了戰族記憶的他,知道了三個長老的辛苦,他也知道這三個長老早已心死了,所以在他們參見他后,三個長老因放下心頭大事後便解除了禁錮仙逝了。

。璇風瓑浼氬啀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七百三十二章無條件的袒護

墨錦城優雅的翹著二郎腿,居高臨下的睨了她一眼:

「老太太的病,之前是你看的對吧?」

顧兮兮點點頭,不過很快又搖搖頭:「我的確是給她把過脈,但是我沒有給她開方子啊!」

「但是你把她氣到吐血了。」墨錦城好心好意的提醒。

顧兮兮更加一頭霧水了,「所以呢?」

「所以她現在清醒過來,你必須得跟我一起過去。否則萬一有別的突髮狀況,怎麼辦?」

墨錦城這話說得理直氣壯的,壓根兒就沒有給她任何反駁和抗議的餘地。

顧兮兮一聽他要帶自己一起去老宅,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抗拒。

「我不要,我才不要去!停車,汪正你停車,我要下車!」

聽到顧兮兮的抗議,汪正卻不敢停。

他目不斜視,心裡清楚的很:「小顧醫生,對不起!我是三少的司機,您想下車,還是先經過三少的同意吧。」

「……」顧兮兮氣急敗壞,扭頭瞪著墨錦城,「墨錦城,你剛剛也說了,我把老太太氣的吐了血。雖然我劍走偏鋒這一招把她的淤血逼出來了,但是,我們Z國不是有句老話叫做……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嗎?我當時可是在詛咒她下地獄哎,你覺得就憑著你家老太太那小肚雞腸,她能放過我嗎?你把我帶去老宅,不就是純粹的羊入虎口嗎?」

噼里啪啦的說了這麼一大通,顧兮兮突然感覺到後背有絲絲的寒意涌了上來。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驚覺,整個車子裡面,氣壓已經很低了。

坐在前排的汪正跟陸行兩個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

墨錦城那張臉板著的,漆黑一片。

該死的!

顧兮兮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她剛才一時情急,就有點口不擇言了。

墨老太太可是墨家除了墨老爺子之外,最德高望重的人。

同樣也是她一手將墨錦城拉扯長大了。

平時墨錦城雖然喜歡跟她唱對台戲,但是從內心深處來說,還是很有感情的。

可她竟然當著他面,說墨老太太小肚雞腸,還說她是頭母老虎……

但凡是個正常人就沒法忍吧?

更何況,還是脾氣這麼差的墨錦城。

顧兮兮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試著想要挽救:「那個,剛才我是情急之下,口不擇言……」

「有我在。」墨錦城直接將她的話給掐斷了。

簡短無比的三個字,直接讓顧兮兮傻眼了。

「什麼?」

墨錦城眸子一眯,傾身朝著她那邊靠了過去,「年紀輕輕的,小顧醫生的耳朵就不好使了?」

顧兮兮脖子一縮,連忙後退,想要跟他保持距離:「墨錦城,你幹嘛總是這樣維護我?」

明明墨老太太才是他的親奶奶好不好?

他竟然就這樣毫無保留的站在自己這邊,難道就不怕眾叛親離嗎?

墨錦城聽到她說這話,嘴角微微一彎。

唇畔飛快的閃過一抹弧度,「總算意識到了?」

「……」

顧兮兮小小聲的開始嘀咕了起來:「什麼叫做『總算』?說的好像你從很早很早之前就一直維護著我似的……」

墨錦城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呀!」顧兮兮回嘴。

「舉個例子?」

「舉個例子?一百個我都有,誰怕誰啊!不就是那次……」

顧兮兮說到這裡,一下子語塞了。

她腦海裡面飛快的回放著,她跟墨錦城兩個人認識之後的那些場面。

好像除了最開始兩個人不是很熟,產生了一些誤會之後,墨錦城不管她做什麼,說什麼,真的都是站在她這邊的。

而且,是那種無條件的信任和支持。

顧兮兮驚呆了。

她驚愕的看向墨錦城:怎麼會這樣?明明他們也才認識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啊。

「知道自己理虧,所以啞口無言了?」墨錦城調侃她。

顧兮兮臉上有點熱,可是卻依舊嘴硬:「什麼嘛!我才沒有理虧,你會無條件的站在我這邊支持,那是因為我做的都是對的。既然是有道理了,你當然要站在我這邊啦!」

「所以,陪著你一起對小熙和小諾撒下的那些『善意的謊言』也是對的?」墨錦城毫不留情的戳穿她。

「你……」

顧兮兮被打臉了。

有點不好意思,乾脆將俏臉偏到了一邊去,「油嘴滑舌,懶得跟你說。」

她長嘆了一口氣:唉!

打也打不過。

說也說不贏。

只能乖乖的坐在這裡,跟著他去老宅了。

反正他都已經誇下海口了,說萬事有他。

到時候那個老妖婆要是敢找她的麻煩,她就一股腦兒的把所有的責任全部都推到墨錦城的身上。

就說,當初劍走偏鋒,是墨錦城讓她這麼乾的。

嗯,就這樣決定了。

看到顧兮兮那一臉不服氣,可是卻又不得不忍辱負重的樣子,墨錦城沒忍住,輕嗤了一聲。

整個車裡的氣壓瞬間就緩解了,如同春暖花開一般。

坐在前作的陸行和汪正兩個人悄無聲息的對視了一眼,鬆了一口氣。

看到了吧?

每次只要有小顧醫生在,三少的心情就算再差也能夠瞬間恢復。

有了顧兮兮,他們兩個都輕鬆了不少。

畢竟,天天頂著三少散發出來的低氣壓,也是一件很鍛煉心理承受力的事情啊!

車子一路平穩前行,很快就到了墨家老宅。

墨錦城率先下車,顧兮兮很抗拒到這邊來,窩在車裡磨磨蹭蹭的,半天也沒有下來。

墨錦城正準備開口叫她,冷不丁後面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錦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